在半導體領域的傳統風險投資者已經跑去別的地方了;他們認為,如果拿出1億美元成立一家有意義的半導體公司,可能得等上七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取得營收,而其他地方會有更好的投資機會。

儘管如此,現在仍是成立半導體公司的好時機,也有大量的資金正在尋找傑出的新創公司;不過這些錢並非來自傳統風險投資業者,例如群眾募資平台AngelList就有3,780位對半導體領域特別有興趣的投資者。

對已經準備好投入創業冒險的工程師,以下是筆者過去幾年為眾多半導體企業家們提供的建言摘要:

第一,不要製造半導體!客戶與投資者正在尋找的是解決方案,如果你的創新是另一種處理器、IP功能區塊甚至創新的類比電路,你就是在爬坡。

說的簡單一點,只有晶片的方法是死的,最成功的企業會參考產業顧問Bill Davidow的書《高科技行銷:來自內行人的觀點(High Tech Marketing: An Insider’s View)》,依循「所有產品需要有被良好定義以及可守住的市場領域。」

換句話說,該開發晶片解決方案、結合IC與軟體或服務;這種方法能以較快的時間取得營收,並有機會取得更大的利潤、提供差異化以及經常性收入的可能性。

第二,任何通用的東西都不會有人覺得特別;甚至就算你的產品用途廣泛,找到一個特別有價值的領導市場也是一樣。這不僅是會讓你簡化你的挑戰,更重要的是你會很快發現,當你在目標市場領域能與客戶有更深層次的交流,能更快學到東西。

第三,盡快把你的簡報檔轉換成產品原型;無論是SPICE模擬、FPGA仿真,或是你終極方案的離散式版本,都能展現信譽並幫助你與其他競爭對手做出區隔。

現在你有眾多資源可以利用,例如全球至少有2,000個的育成中心與加速器(包括筆者共同創立的半導體產業專門育成中心Silicon Catalyst);此外,世界各國政府也為獨立創業的企業家們提供大量的財務贊助。

舉例來說,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每年會從超過5萬個提案中,選出1萬1,000個提供贊助;這比尋求傳統風險投資只有不到1%的機會高出許多。其他政府機構也針對特定領域提供贊助創新計畫,像是ARPA-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Energy)的交換器計畫徵求寬頻半導體元件。

大多數傳統投資人放棄半導體產業的原因之一,是因為這個領域與其他商機比較有太多的風險,因此盡可能降低每一個創業步驟的風險,將為你帶來最大利益。

除了初期產品原型,你還能藉由盡早與潛在領導客戶接觸來降低風險;還有在你比較欠缺的領域例如行銷或是募資方面,尋求經驗豐富的顧問

正確估量你的野心規模也是很重要;舉例來說,你能藉由鎖定「超越摩爾定律(more-than-Moore)」應用來維持對資本需求的低水位,並藉由鎖定一個清楚定義的終端市場來更快取得營收;對所有的參與者來說,如果能在3~4年之後能有一場潛在的收購交易,那會是很不錯的成果。

我們在近期內看到半導體產業出現前所未見的大量併購案,許多業者因為這些收購案而對創新分心,傾向於尋找新創公司來填補他們的創新動能;在早期就保持對這些公司的注意,你會獲得一些內線消息。

最後,現金為王(cash is king);這在20年前筆者與美光(Micron)創辦人Joe Parkinson 合作時就是事實,在今日亦然。這些日子以來,有很多新方法能同時節約成本並尋求創新。

例如以晶片級封裝技術的演進實現之整合度,成本會比單顆IC製程技術發展低得多,上市時程也更短,而且在性能或是銷售成本上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此外筆者正在合作的許多新創公司,其團隊是跨了四個或五個時區,而且往往是在成本非常低的區域。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Advice for Silicon Startups,by Mike Noonen;本文作者為半導體產業資深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