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事情比親手創立並且經營一家公司更令人滿足,事實上,我如此熱愛這件工作,而且持續了將近四十年;每一天,我精力充沛地去上班,腦子裡充滿了要做什麼、該怎麼把事情做得更好的想法,也迫不及待要與我的同事們討論他們的想法。

我的整體目標是設計與打造最棒、最先進、最聰明的產品,並嘗試將焦點集中在能定義其才華的一個主要功能;我與客戶、銷售團隊、工程師們開會,針對資料擷取世界需要什麼的問題「壓榨」他們的意見──我們要如何才能讓市場大吃一驚?

我從未把焦點集中在價格或是最低的成本;當然。我們的產品必須要有競爭力,但設計才是關鍵;我們如何滿足下一代的需求,讓我們能引以自豪、也能讓客戶對於他們採購的東西感到驕傲?畢竟我們的產品會整合在他們的終端產品中,他們需要知道他們的產品採用的是最好的;例如我們的早期產品,為IBM個人電腦開發之DT2801板卡。

但是,所有在生意以及人生中的好事都會有盡頭,無論是經濟、技術變化或是人的年紀,都暗示著自然的終點已經到來,而且所有的跡象都在最近一起出現;但我不糾結於此,我一直想著的是:「下一步是什麼?」就在我們出售了業務的此刻(編按:作者的公司Data Translation已經於2015年被收購),我很清楚地有了要規劃下一步行動的想法。

我將自己視為一個市場行銷/技術專家,也許這個名詞聽起來有點心高氣傲,但一個人總得要釐清自己的定位,而且它結合了我的工作-人生中兩個我最喜歡的角度;行銷是針對某一群特定用戶推廣新產品概念,技術專家則是利用技術來讓使用者驚豔。你必須要從某個地方開始,或許「自我評估(self-assessment)」是一個不錯的起點。

其實我不曾需要搞清楚「自我評估」,在一個有歷史的企業中,你只需要不停開發下一個產品──定義它、設計它、打造它,然後最重要的,銷售它;舉例來說,我們曾經是第一家開發PCI匯流排資料擷取板卡的廠商;下圖是1995年刊登在《測試與量測世界(Test & Measurement World)》的報導。

一家公司有人、有設備,以及銷售通路,所需要的就只剩想法以及定義下一個偉大的挑戰;我們都喜歡並期待那樣的挑戰。實際上,企業的成功與成就是有方程式的,工程、軟體與機械專家等每個人各司其職,我們每週開會一次、討論每個產品的各個方面,那曾是我最期待的場合,也是一整個星期的亮點。

但也有些人並不很認同這樣的評估;我們的會議也會有財務人員出席,但不知為何他們從未融入,我確信是我們的技術討論對他們來說太枯燥。但他們還是很在意成本,偶爾會有一些現實意見例如「那成本呢?」戳破我們的泡泡。

聽起來太理想化了嗎?是有點,但現實是並非所有的「好點子」都會成功,有些就是失敗了,而且失敗的比成功的多;其他有的花了很長時間才開花結果,而且投資的錢甚至在產品站穩腳跟之前就已經用完。

我在幾年前最大的投資是一款配備優異運算能力的產品;我們有一組最棒的工程師,不眠不休地審議產品規格並投入最嚴苛的開發過程。該產品後來及時上市,我們將它以密集的高規格宣傳推向全世界,預期它將會大賣,而且我們不停地等待再等待。

有一些小規模訂單來了,但真的很小;隨著時間一拖再拖,我的同事們都很沮桑而且失望。原本以為會是大獲成功的產品,卻是雷聲大雨點小;我們有一些頂尖工程師因為幻滅而離開公司,我們也因此停止了對該技術領域的更多投資。我們將之視為一個錯誤。

但在五年之後曙光出現了,有一家大型製造商採購了其中一款產品,並決定將應用在他們的某一款產品中;雖然花了五年多的時間,只是一家客戶就讓一個錯誤轉變成巨大成功。這個故事的啟示是叫我們永遠不該放棄,如果你認為某件事情是正確的,而且你有能力繼續下去,就不要放手。

有機會能做出投資決策──可能會成功也可能會失敗──是我經營一家公司最享受的事情之一;我並不是說一個人該獨自陶醉於這種事,因為要對客戶、員工以及所有股東負責,是很大的負擔。那樣的決策並不是簡單的決定,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經過深入的研究來判斷該前進還是不該前進。

企業的最高領導人不只要做那樣的決策,還必須滿腔熱情地推動、勸進所有人;一個領袖需要了解並且願意支持公司的最大成功機會,同時也需要承擔可能失敗的風險。

所以,曾經歷過如此令人滿足的職業生涯,我的下一步該是什麼?這是個好問題;有很多人接著創辦另一家公司,有人則是成為其他公司的投資者、分享他們的經驗,那些都是不錯的途徑,還有很多其他的,我也還在找我自己的。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he Second Act: Life After Running a Company,by Fred Molinari;本文作者為Data Translation前任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