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位記者,我發現撰寫有關於「熱門」公司、技術與人物的報導,要比我通常負責的技術主題容易得多;一旦我寫了那些「時髦」的標題,我會確實感受到人氣飆漲。

因為幾乎每家媒體都窮追不捨,我不需要向讀者解釋為何我要寫那些,以及那些新聞為何對他們重要;我馬上想到的是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蘋果(Apple)還有FinFET。而相反的,要寫冷門題材、比較少人討論的話題,挑戰性就高得多;部分讀者會有先入為主的看法,認為那些題目不關他們的事。簡而言之,這是一種強迫推銷。

在EE Times,半導體產業領域,我發現全空乏絕緣上覆矽(fully depleted silicon on insulator,FD-SOI)就是這類冷門題材,被低估、輕視、忽略,而且引發地域性不同的意見、評論以及譏諷;這是可預期的,因為FD-SOI是晶片產業眾多工程師很少經歷過的。身為一位記者,我不做評判;而且我並沒有參與投資。

但既然我追蹤了在美國矽谷以外的人、企業與技術,我觀察到FD-SOI故事的曲折與轉變,非常有趣。事實證明,中國是FD-SOI最新進展正悄悄上演的舞台。

上個月,法國半導體材料開發製造商Soitec造訪中國,其高層與當地媒體暢談中國應該知道的FD-SOI技術相關事宜;該公司在一份40頁的Power-Point簡報檔中,簡短提及了Soitec與上海矽產業投資有限公司(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NSIG)的財務合作──NSIG打算在今年稍後取得Soitec的14.5%股權。

顯然,中國當地媒體抓住了這一點揭示,並引發了有關於FD-SOI在中國的未來發展潛力的話題;現在要預測FD-SOI是否會在中國被接受還太早,但這樣的投資是Soitec以及那些同在FD-SOI產業生態系統的廠商們期待已久的,亟需在中國跨出的第一步。

NSIG不應與中國為扶植本土IC產業而建立的「大基金」混為一談;該機構是一個中國投資平台,是由「大基金」在五年前成立,有五個主要股東,包括華芯投資(Sino IC Capital)、上海國勝集團(Shanghai Guosheng Group)、五岳峰資本(Summit View Capita)、上海新微電子(Shanghai SIMIC),以及嘉定工業區開發集團(Jiading Industry Development Group)。

在成立時,NSIG表示其關注焦點為「半導體材料業務與其生態系發展」,我不認為我是唯一在NSIG的成立新聞稿中看到FD-SOI線索的人;中國科學院上海微系統與信息技術研究所所長王曦在新聞稿中提到了「超越摩爾定律(more than Moore)」。

雖然NSIG的宣言在美國並未掀起波瀾(因為Soitec在美國市場能見度不高),Soitec在今年2月宣佈今年將有兩次增資,總金額在1.3億~1.8億歐元之間。根據Euroinvestor網站的訊息,Soitec將利用新收益投資FD-SOI製造產能,並強化公司的資產負債能力。

言外之意很明確,Soitec必須儘可能提升其法國據點的12吋FD-SOI晶圓產能,以因應Globalfoundries與Samsung轉向採用FD-SOI晶圓片的量產。在更大的架構下,中國對Soitec的投資不會改變世界,但可能會移動指針。

畢竟──特別在那些深入參與以FinFET技術為中心之世界的人們眼中──FD-SOI通常被形容為一種能見度太低、來得太遲的製程技術,這種觀念仍然存在。值得注意的是,FD-SOI的支持者不會說該技術將取代FinFET,他們只簡單地說技術藍圖發展不會是單一直線,技術可以是分歧的,FD-SOI 能提供在不同市場、針對不同應用的晶片設計。

雖然直到現在,中國對FD-SOI的興趣還不明確,特別是當地最大的晶圓代工業者中芯國際(SMIC)顯然正積極追趕FinFET技術。但NSIG對Soitec的投資訊息已經浮上檯面,這確定了中國對FD-SOI技術確實有一些興趣,而下一個大問題激起我的好奇心──哪一家中國的晶圓代工廠將押注該技術?讓我們翹首以待。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China's Interest in FD-SOI: Is It for Real?,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