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el創辦人暨前任執行長Ray Zinn是眾多在史無前例半導體產業整併風潮下感到不愉快的人之一;Micrel在2015年8月以8.39億美元被Microchip收購。

Zinn是在看到EE Times先前一篇關於Microchip收購Atmel之後因遣散費問題與後者員工產生齟齬(參考閱讀)的新聞之後主動聯絡本刊爆料,表示他以為他Microchip執行長Steve Sanghi之間已經達成君子協議,當時Sanghi對他說他有一間很棒的公司,收購之後的裁員會是很輕微的而且兩家公司會是平等的,但結果根本不是那樣。

「當時他拜訪公司,非常熱情且讚賞不已,說我做了偉大的工作,擁有值得表揚的、很棒的員工;」Zinn表示:「當我試著跟他協商裁員的問題,他對我保證他的人跟我依樣擔心這件事,而如果他裁了我這裡一個人,他那裡也會裁掉一個人。」但是Zinn也指出:「當我問他能不能提供書面保證,他說不能有存檔紀錄,不過可以口頭保證。」

「就在收購交易完成之後,他卻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說我的公司很可怕、員工是他看過最糟的,而我不認為他有裁掉他那邊任何一個人;」Zinn表示 :「當我跟他談這件事,他稍後就寫來一封讓人難受的信…說了一些非常不客氣的話。」

Zinn表示,他認為公司是精實且有獲利的、整併應該會是在主管階層,因此了解他本人以及董事會成員都將離開;但他並沒有預期Sanghi會關閉Micrel的晶圓廠,而且裁了很多人──這真的太令他驚訝:「他做了很多口頭上的承諾卻沒有實現,因為我沒有要求他寫下白紙黑字;而沒有逐項條列,他根本不用遵守。」

「我甚至沒有想過評估這個人,因為他的態度真的很好──這真是我的恥辱;」Zinn表示,他的公司37年來幾乎年年獲利,但Sanghi可能根本不在乎、只看到某一年虧損了5萬美元。根據來自公司前員工的訊息,Zinn猜測Microchip的裁員數量只有Micrel裁員人數的一半,而如果原屬Micrel的晶圓廠關閉,還會有幾百人被裁員。

Zinn指出,位於美國矽谷的原Micrel旗下6吋晶圓廠,採用BCD (bipolar-CMOS-DMOS)製程,產能利用率約35%,其庫存水位比起同業確實比較低,但設備已經全部攤銷,該廠並同時扮演研發與製造的角色:「因此不能讓它產能滿載;」他表示該晶圓廠負責生產Micrel的85%產品。

「我們可能在幾年內將產能利用率提升到50~55%,但恐怕永遠回不到80~90%;」Zinn表示,客戶尋求更低價格而轉向亞洲的晶圓代工廠,要在矽谷經營一座晶圓廠並不容易,因為成本為世界數一數二的高,但Micrel的晶圓廠仍然具競爭力、毛利率超過50%。

Sanghi 的辯白…

不過針對以上來自Micrel前任執行長的控訴,Sanghi有完全不同的說法,他在接受EE Times訪問時表示,Zinn只是想要在經營了一家走下坡的公司之後挽回顏面,而且他表示他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口頭承諾。

Sanghi表示,Micrel的營運不佳,只有6%的利潤率(operating profit),而且營收十年內都沒有增加、過去四年呈現連續衰退;而Microchip的利潤率是30%。他並指出,在2015年2月Microchip與Micrel開始洽談收購時,後者預期該年度營收可達2.65億美元,但收購案完成的8月時,預估數字又掉到了2.3億美元,迫使Microchip重新評估交易金額。

而且Sanghi表示,在激進投資者收購了12%的Micrel 股份並要求交換,Microchip只能硬著頭皮接受:「那家公司已經表現不佳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非常努力地讓它轉型,在截止於12月的那一季將利潤率提升到18%,未來還將進一步提升到30%。」

Sanghi也指出,在Microchip收購當時,Micrel有689名員工,現在則是只少於600人一點點,在今年稍晚晶圓廠關閉後還會有數量不確定的裁員:「我們留住的是最好的人…裁員是公平的。」他並強調,Micrel的激進投資者以及幾乎所有的員工,很久以前就認為晶圓廠應該關閉,但Zinn就是留戀那座成本高昂的工廠;該晶圓廠的產能利用率只有30%,經營並不符成本效益。

Microchip在去年8月宣布將把Micrel晶圓廠的生產轉往位於亞歷桑納州與奧勒岡州的8吋晶圓廠,有部分Micrel晶圓廠的員工也將轉移至那些據點;但Sanghi婉拒提供實際的員工人數:「矽谷真的很難再叫做矽谷,成本實在太高。」Sanghi表示,他在一個叫做Glass Door的網站上,獲得的員工「滿意」評價達到80%以上,但Zinn在擔任Micrel執行長時獲得的滿意評價只有50%。

而Zinn詬病Microchip自2010年以來一直大舉收購、買了數量前所未有之多的公司,部分原因只是為了拉抬營收成長數字;他指出,Microchip的本業產品營收成長(organic growth)並不是很好,因此需要藉由收購來讓公司擴展:「到某種程度你會撞牆,無法再繼續收購公司,因為負債比太高,後來仍不得不依靠本業成長。」

對此Sanghi表示,過去六年Microchip 的本業年成長率為8.3%,而整體(包括來自收購公司的產品)年成長率則達到17.3%;反觀Micrel,該公司的成長率則六年來都是0%。

「企業會被表現更強的企業收購、重整,以達到更高的獲利能力──這就是做生意;」Sanghi表示:「如果我們不讓投資者開心,下場就是像Zinn的生意那樣。」

他並指出,我們正朝著像是安華高(Avago;編按:已收購Broadcom)、恩智浦(NXP;編按:已收購Freescale)等等的企業合併結果前進,被預期帶來數億美元的成本節省,因此裁員是不可避免的:「一家破碎的企業無法擁有帶來繁榮的強度。」

好消息是,「有部分Micrel 的員工表現非常好;」Sanghi表示:「很多表現不佳的企業因為長期失血而無法公平對待員工、客戶或投資者。」而他認為Micrel帶來的教訓是,如果你必須承諾特定的員工遣散方案:「那應該要文件化並且獲得董事會的批准;」缺乏這道程序就是Micrel前任執行長得自己吞下的苦果。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Microchip, Micrel CEOs Duel Over Deal,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