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花了一週的時間參訪中國的公司,試著儘量學習這個國家的數位轉型與趨勢。我猜想中國和西方觀察數位化的方式之間應該存在許多差異。確實如此。

我參觀了像滴滴出行(Didi Chuxing)這樣的大企業(它是Uber在中國的競爭對手,上週還獲得了Apple在中國的第一筆投資——10億美元),以及一些中等規模的公司與新創業者,我發現對於中國數位企業高層主管來說,只有兩件事是重要的:規模與速度。除此以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簡言之,他們想要真的做大、真的求快。

從文化方面來看,我們可以把它比喻為中國的「圍棋」比賽。相較於西方世界複雜的西洋棋,圍棋是一種直接攻佔領域的遊戲,最終控制大多數地盤的玩家獲勝。當今中國的數位疆域就像是一盤圍棋比賽一樣。

規模和速度讓中國的這場競賽更生動有趣。然而,在攻佔空間的競賽過程中,許多傳統的業務項目卻被犧牲了,如營收、利潤以及謹慎營運等。低廉的資金、大量的有機成長以及友善的政府政策,都隱藏著各種營運問題。

遺憾的是,這不僅發生在中國的企業。許多西方「獨角獸」(指市值10億美元以上未上市的私人企業)也採取了類似的策略:優先擴展規模,營收與利潤放兩旁。Facebook與Google都已驚人地展現如何進行這樣的業務途徑。

但是,這也會發生例外。例如Snapchat、Twitter和LinkedIn等公司都擴張了規模,但還在為建立穩定的業務苦苦掙扎中。其他還有許多公司都以失敗告終,有的則是即將失敗。

事實上,西方數位企業記取了失敗的教訓。大家應該都還記得19世紀末的達康公司(dot.com)及其後的泡沬化。即使沒法記得那麼久遠的事,那麼發生在2007-2009年間的金融危機應該還記憶猶新吧!如今,西方科技投資業者已經開始更密切地關注可持續性的業務模式了(感謝老天!)。

相形之下,中國企業只知道成長和成功。中國不曾經歷過dot.com泡沫化以及金融危機,中國的經濟成長態勢有增無減。因此,中國企業並不害怕失敗,因為他們從來不曾遭受過那種痛。這對創新來說是絕無僅有的好機會,而且,無疑地,大規模的創新將來自今日的中國;然而,這卻可能招致經濟魯莽行事的風險。

「角色典範」(role model)一點也幫不上忙。在中國,成功的數位巨擘帶來了深遠影響。例如,阿里巴巴(Alibaba)及其創辦人馬雲(Jack Ma)在中國備受尊崇,這從我拜訪該公司位於杭州總部時更是顯而易見。

無疑地,阿里巴巴著實令人印象深刻。它完全彰顯了中國企業渴望達到的速度和規模。該公司透過提供幾乎是免費的優質服務而實現成長。它讓買家或賣家在其淘寶網(Taobao)上免費進行交易或展開業務,順利打敗了eBay。畢竟,免費的服務讓人難以競爭。即使時至今日,阿里巴巴仍然只賺很少的錢——以其各不同市場所銷售的貨物與服務等整體交易量來看,最近一季銷售額達到了1,130億美元,但營收僅約37億美元,而亞馬遜(Amazon)與Google的營收分別達到了290億美元與180億美元。

我所接觸到的中國企業與企業家都以阿里巴巴作為成功的典範。阿里巴巴規模大、速度快,也具有獲利能力。但問題是,它是唯一因為規模大而獲利的企業。阿里巴巴、騰訊(Tencent)和百度(Baidu)這所謂「B-A-T」的中國三大數位巨擘都是圍棋比賽中的贏家。規模效益至關重要,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大。BAT之所以成功,主要是因為他們能承擔龐大交易量而微薄的利潤,或是由於他們能以某項付費服務來補貼免費的服務項目。然而,隨著中國消費者越來越習於極低的價格、免費的服務以及大量的折扣,讓其他的業者越來越難以與其競爭。

但這種情況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是不是?

我想在此呼籲西方數位市場扭轉這種情況,並期待中國也能同樣逐漸改變。然而,相較於西方世界,中國最大的不同點在於政府正毫不掩飾地直接斥資投入商業領域。

在我最近參訪中國期間,我聽到許多有關當地、地區和中央政府補貼勞動力、租金以及提供低廉貸款業務的案例。但我所參訪的公司中卻很少有獲利的。這一點可能會讓人感到十分困惑。但只要政府持續扶植這些公司,他們就會一直生存下去。

然而,這種無憂無慮的商業氛圍,加上吸引人的補貼制度,以及漫不經心的業務基礎,其實是一種十分危險的組合。確實,中國數位化成長的故事令人印象深刻,然而,如果沒有源源不絕的政府投入,似乎也就無法持續生存。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The only two things that matter for digital companies in China,by Michael Wade,Cisco Chair in Digital Business Transformation, and Professor of Innovation and Strategic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t I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