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如果你是個高中輟學生,沒有錢、沒有一技之長、沒有工作經驗,也沒有家人的經濟支援,有什麼能讓你在下半輩子從社會底層翻身?

答案就是教育。

最好是免學費的大學教育,而若那樣的學校能讓你成為擁有專業技能的人甚至更好,如此不但能在社會上生存,還可能在這個快速變化的科技世界成為領先者。

來見見你的校長…他名叫Xavier Niel,人稱「法國的賈伯斯(Steve Jobs)」,總是穿著白T恤牛仔褲;他是外表溫和的網際網路巨擘,已經建立了產業界地位以及財富,大多數是來自於顛覆了刻板的法國社會規則以及逆勢而為。

不久前Niel對海外媒體公開了他在法國的程式設計學校,這所學校的名稱為「42」,在2013年於巴黎成立;目前該校的營運是由法國一所理工學院學院Epitech的前任校長(general director) Nicolas Sadirac負責。

20160527 42school NT03P1

Sadirac表示,42教授學生的技能是軟體開發(包括實務以及理論);不使用教科書或是傳統課程,而是著重在「同儕學習(peer-to-peer learning)」、「遊戲化(gamification)」,以及教導學生「以不死記的方式活用知識」。

總之這是一所非正統學校──在各方面都是,而且從世界上所有標準來看;它對任何人都是開放的,每個學生不需要有高中畢業證書,就算是那些未能進入傳統教育體系的人也歡迎申請入學。只要接受四個星期被稱為「Piscine (游泳池)」的嚴格「現場測試」,倖存者就能留在學校,並於就讀三年後取得學位,而且完全免費。

在2015年,42收到了8萬份入學申請書,而有1,000名學生被錄取。Sadirac表示,學生一旦在該校達到了21級──也就是最高技能等級──就意味著已經學會使用Linux、開發人工智慧,或是可設計擴增實境(AR)/虛擬實境(VR)的動畫環境;端看你所選修的課程。

著重「街頭智慧」

更重要的是,42傾向於希望學生能具備「街頭智慧(street smarts)」,擁有靈活的態度與思考;學校會訓練他們從表面著手、解決真正的問題所在,並能在開發案中與其他人合作。

而且這所學校還會出其不意地突然把電源全部切斷,因此所有在教室裡的學生(他們使用超過1,000台相互連線的頂級iMac電腦),必須要找出解決現實世界最糟狀況的方法;他們會分成小組來工作,而且必須要自己來組織團隊。

20160527 42school NT03P3


42學校的學生使用頂級iMac電腦,相互學習、合作

從那為期四週的「Piscine」現場測試,或許最能看出42這所學校的特色所在。

每個學生會領到一台黑螢幕電腦,沒有規則,但他們需要在規定時間內從無到有完成一個遊戲;原則上,申請入學者需要熱愛電腦,不過42不要求那些學生得具備最好的電腦技能。Niel指出,在四週測試中有一個由兩個女生、一個男生組成的小組,那個男生的電腦技巧比起另外兩個女生好很多,但最後:「我們沒有錄取那個男生,因為他太死板了,不肯改變。」

42是Niel的最新投資,而且在對於社會的潛在影響方面,或許他最大的賭注。

橫越大西洋

而42的眼界並不只侷限在法國本地,該所學校有美國矽谷的文化大熔爐精神,Niel還準備在今年11月到美國加州的Fremont開設42的分校,佔地面積達20萬平方英呎(約5,600坪),比42巴黎校區大四倍。

20160527 42school NT03P2


將於美國加州設立的42學校分校

在美國,許多矽谷產業界大老都在憂心美國本土缺乏理工(STEM;科學、技術、工程與數學)教育的問題,矽谷的軟體人才短缺,而且大學院校的學費飆漲,已經成為美國當地的嚴重社會問題。而Niel這樣一位來自法國的億萬富翁提出了「未來學校」的規劃藍圖,雖然這個概念仍在證實階段,42這所學校已經吸引各界關注。

眼睛閃閃發亮的Niel透露,有許多跨國公司例如矽谷的Google與Facebook:「對我們正在做的事情非常感興趣;」在法國,42則是與18家法國企業與機構建立了夥伴關係,包括法國的「Grandes Ecoles」高等學院,以及來自不同產業領域的知名公司,這些夥伴都願意與42的學生進行特殊專案的合作,或是提供實習機會…等等。

Niel表示:「許多法國的知名學校與企業這麼做,是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體系需要改變,」才能在數位化經濟時代生存;而他認為,美國矽谷的企業與大學院校也是一樣。

為了建立在巴黎的42學校,Niel砸下2,000萬歐元(約7.2億台幣),而學校每年營運成本高達700萬歐元(約2億台幣);至於將在加州Fremont建立的學校,Niel 表示花費大概是4,000萬歐元(14.5億台幣),每年營運成本同樣是約需700萬歐元。

他為何要做這些?Niel的答案是:「因為我想要回饋。」

Niel期望以自己的財富來改善社會經濟的做法,也勾起了其他年輕法國企業家的興趣;例如Younited 的共同創辦人暨營運長Geoffroy Guigou就曾表示Niel是他的偶像,而在法國很少人會做這樣的公益事業:「例如LVMH (編按:擁有名牌LV)集團的執行長Bernard Arnault,他是法國第二大富豪,但他大多數的財富都是花在買藝術品上。」

Niel 的財富如何累積?

42可能是一所讓Niel本人十分驕傲的學校;其實他沒有拿過大學文憑,也不是「富二代」,純粹是白手起家;他49歲的時候已經是全法國第七大富豪,身價估計有86億美元。

在法國,一切講求規則而且人們看重做「正確」的事,但Niel卻有反叛的人生──他曾是首個為法國電信(France Telecom)旗下的Minitel開發風行一時的色情聊天服務應用程式的工程師;在1993年他離開了Minitel,創立首家法國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World-NET,而法國電信在那個時候仍在抗拒、認為網際網路只是一時潮流。

Niel在1999年出售World-NET之後創辦了Iliad Group,也就是法國ISP──Free的母公司,並成為該集團的最大股東;接著Niel又開發了能在單一裝置提供上網、電視以及電話服務的ADSL數據機Freebox,以法國的寬頻網路為基礎提供三網合一服務。

2012年,他在法國推出Free Mobile,以超低價手機方案以及通話、簡訊與上網「吃到飽」(包括3G/4G),給予競爭對手重重一擊。

成功的衡量標準

因為身為軟體工程師,通常會為了完善其開發案而持續對程式碼修修補補,Niel與Sadirac自豪於能以靈活、勇於改變的方法來經營學校。

舉例來說,42學校將原本需要持續3年的課程改成更具靈活性的方案,允許學生能離開學校一段時間,如果有必要的話,幾個月也沒關係,然後再回來學校;Sadirac表示:「我們有一個學生是西藏喇嘛,他一年需要回去西藏六個月,其餘的時間就會在這裡學習。」

Niel與Sadirac都強調,42學校裡沒有老師(教授);那麼,是誰負責「督導」學生?他們兩個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相視而笑,回答:「是軟體。」

對此Neil進一步解釋,在42學校到處都有攝影機,學生們也都知道自己被「監視」;學校電腦內的人工智慧演算法會持續追蹤學生的行為、選擇以及學習進度。當然,學校還是有行政人員,大約30個人左右,包括Sadirac在內,他們到處走動、在學生需要時與他們一起解決問題;此外他指出,學校還有另一個約15人的工程維護團隊。

在被問到42學校這個計畫將會維持多久(以及Niel打算投資多長時間)時,Niel的回答是「十年」;但該所學校的未來──也就是十年後42將如何?他表示將在學校經營前七年的時間內進行評估:「屆時我們將會做最後決定。」

Niel與Sadirac都不擔心42學校畢業生的就業問題,因為已經有很多公司排隊等著提供該校學生們工作機會;Sadirac預期其中有一些學生將會成為「領導者」,而其他人則是「建設者(builder)」:「有一些人想成為藝術家,而其他人將會變成技術人員;這很好,因為每個學生都是不同的。」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French Steve Jobs' & His Teacherless School,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