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證明軟銀(SoftBank)並不是等閒日本企業集團,從最新宣佈的ARM收購案就可以看得出來;而孫正義(Masayoshi Son)這位聰明果決、行動積極的軟銀執行長,又一次以大膽決策讓財經分析師們跌破眼鏡。

沒錯,軟銀是一家日本公司,但卻挑戰刻板印象,不依循日本傳統企業的官僚體系決策過程以及無止盡的內部討論、狹隘的思維,還有最終導致企業癱瘓的猶豫不決。不過在外人看來,軟銀收購ARM最令人頭痛的問題,在於軟銀本身。

是誰做了這樣的決策、對他們來說意義何在?更直接地說,為何軟銀願意砸320億美元收購ARM?有部分產業分析師認為,這樁交易有更多是來自孫正義個人的因素,而非著眼於ARM的市場前景或是考量到未來物聯網(IoT)發展的現實。

市場研究機構The Linley Group資深分析師Mike Demler在接受EE Times訪問時即表示:「這樁交易看來更偏向是軟銀執行長孫正義本人想擁有一家市場領導廠商,而非出於財務考量;」他表示,孫正義在收購案新聞稿中提及,軟銀到目前為止旗下還沒有一家在所屬領域排名第一的公司,而ARM有良好的成長潛力,對他來說是非常好的收購對象:「但是,花320億美元的價格實在是沒有意義。」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軟銀到底是哪來的…這家公司在1995年首次被美國科技產業社群注意,當時孫正義花了8億美元買下當時規模龐大的電腦展Comdex;這樁交易引起很大助益,主要是因為軟銀在日本以外的市場幾乎沒有知名度,至於在日本已經是傳奇人物的孫正義,在海外也很少有人知道。

在當時,孫正義被稱為是「日本的比爾蓋茲(Bill Gates)」,而軟銀則被形容是日本的軟體通路與出版公司;或許從二十年前那時候開始,孫正義的個人形象就一直凌駕於軟銀之上,在很多方面,軟銀就是孫正義、孫正義就是軟銀。

而多年來,孫正義已經證明他自己在科技產業幾度轉型中,能靈活引領公司朝著不同方向發展;現在軟銀已經不再被視為軟體通路商,而是電信業與網際網路產業巨擘,其業務涵蓋寬頻、固網、電子商務、網際網路、技術服務、金融以及媒體。

透過收購不斷壯大的軟銀

軟銀的轉型有大部分是源自孫正義主導的多場大型收購案,有些已見成效、有些不然;Demler指出:「孫正義自豪於軟銀對雅虎(Yahoo)、阿里巴巴(Alibaba)的投資紀錄,但卻對Sprint的投資避而不談。」軟銀是景況不佳的美國電信業者Sprint的大股東之一。

2000年,軟銀對電子商務業者阿里巴巴投資了2,000萬美元,現在後者是市價650億美元的公司;在2006年,軟銀以150億美元收購Vodafone的日本市場業務,並因此成為市場排名第三大的電信業者。

最近幾個月,軟銀透過出售阿里巴巴持股、日本智慧型手機遊戲開發商GungHo Online Entertainment以及芬蘭手機遊戲供應商Supercell,取得了180億美元(2兆日圓)的現金;毫無疑問,孫正義如此大膽舉措以及獲得的大筆現金,就是為了收購ARM。

在收購ARM的聲明中,孫正義表示,物聯網與人工智慧(AI)將是軟銀的下一波成長動力;但問題來了:軟銀並非ARM的競爭對手、也不是客戶,因此究竟孫正義為何想要ARM仍是個謎──除非只是要擴大他個人的投資版圖。

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推測,軟銀發動這樁收購案的最大因素,是孫正義「對物聯網的非理性狂熱」;他指出:「孫正義過去成功投資網際網路,物聯網大概對他來說是差不多的東西;不過並沒有證據顯示他是不是了解硬體業務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一切順利,讓一家電信服務業者投資物聯網市場硬體或許也是不錯;有人說,軟銀做為一家行動通訊業者,對於推進物聯網市場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20160719 Softbank NT02P1

在AI領域可能也是相同的情況──儘管這也被視為孫正義的非理性狂熱之一,就是他個人對機器人的熱愛。軟銀在兩年前與法國機器人新創公司Aldebaran Robotics合作,打造了號稱第一個能理解人類感情的機器人Pepper;Pepper被宣傳為「情感機器人」,其設計目標就是要與人交談互動,可扮演多種角色如護士、褓姆以及娛樂表演者。

最近才辭職的軟銀前任總經理Nikesh Arora在接受《財富(Fortune)》專訪時,形容孫正義是個擁有「驚人熱情」的人,他也說孫正義:「超級積極,一旦他感覺樂觀,我覺得他有時候會忘乎所以;一起做事有部份有時候要靠這樣的熱情。」

Arora也提到孫正義對機器人的熱愛,表示他「每分鐘都會有個點子」,並將他的獨特想法向軟銀董事會提出;孫正義想打造有「心」的機器人,在理性的部份是華生超級電腦(Watson),但他想賦予機器人情感:「這對我來說實在夠瘋狂,但他動手去做了,而且每個月賣出1,000個這樣的機器人。」

對ARM與ARM授權客戶的影響

至於軟銀收購ARM對後者授權客戶所帶來的衝擊,市場研究機構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師Jim McGregor認為無需擔心:「因為軟銀的集團架構以及並不屬於半導體業者,它主要是一家中性的第三方機構,就像ARM一樣。」

他進一步指出:「如果有任何影響,期望這樁投資會為市場帶來創新以及更低的產品價格,例如在物聯網、網通以及通訊領域,就像是ARM在手機以及消費性電子領域所做的。我被問過這是否意味著ARM授權費用會提高,但我並不認為;軟銀看來不會搞亂一個成功的商業模式,而降價是半導體產業的基礎經濟模式。」

但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有一些憂慮,對於軟銀可能為ARM帶來的改變,他認為:「首先很遺憾的,我預期ARM的開放性會減少;」以他的觀點,至少ARM做為一家上市公司,與分析師社群以及半導體產業生態系統一直溝通良好:「我希望我的看法是錯的,我們會看到接下來的發展。」

其次他指出:「另一個變化來自於公司所有權,看來軟銀是把ARM純粹視為其多元化旗下公司之一;其財務方面的動機可能是以王牌策略(trump strategy)帶動企業集團進展,而以70美元貸款促成這樁交易的舉措不容忽視。」

實際上,軟銀將以每股17英鎊(22.54美元)現金收購ARM股權,是後者上周收盤價的43%溢價;軟銀與瑞穗銀行(Mizuho Bank)達成臨時貸款協議(bridge loan agreement),籌措了1兆日圓來促成此收購案。。

至於收購案對ARM的授權客戶是否會有正面優勢,Demler坦言應該是沒有:「ARM與軟銀的其他業務協同效應很小,收購案純粹是財務策略;」他進一步指出:「孫正義表示,他準備把ARM的人力擴充一倍,但我不認為人力缺乏是阻礙ARM成長的因素,或是有影響對客戶的支援;但不利的發展是ARM的關鍵人物可能會因為收購而離職,這總是需要考量的因素。」

(參考原文: ARM Acquisition: What's In It for SoftBank?,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