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早上醒來聽到一樁320億美元的收購案,誰還需要喝咖啡提神?我想,我們真是在這兩年看盡了半導體整併風潮中的大浪…而我們需要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事情。

軟銀(Softbank)收購ARM對兩家公司來說似乎是雙贏局面,後者能加速成長,前者的大手筆投資則應該可以在長期取得可觀回報;而我想知道的,則是ARM將在接下來五年新增的至少1,500位工程師要做什麼工作?──根據兩家公司表示,將鎖定於物聯網(IoT)以及自動駕駛車輛等高成長性技術領域。

在物聯網市場,ARM已經成為既有的微控制器核心選項,幾乎獲得各家大廠選用;Microchip原本是少數例外之一,但是因為收購Atmel也加入了ARM核心陣營。而ARM也藉由Mali與Cordio等IP產品進軍繪圖處理與無線領域,蠶食了不少曾是Imagination Technologies主導的市場;ARM甚至藉由在兩年前推出mbed平台,建立了自己的物聯網軟體服務層。

誠然,做為嵌入式市場的延伸,物聯網將成為半導體產業中一個最分散發展也最廣泛的新浪潮;因此該領域有大範圍的客戶基礎,不過ARM看來已經押注了幾個主要應用。

ARM顯然會拓展Cordio在Wi-Fi、蜂巢式與其他新興無線市場的版圖,進軍高通(Qualcomm)不是客戶的領域;ARM也應該會把Mali的觸角伸向高階領域,也就是目前Nvidia與AMD爭搶的市場。以上是非常重要的商機。

在利基型半導體IP部份,ARM已將把規模較小的USB、PCI Express核心等市場讓給Synopsys等同業;這給我的理解是,有些相對較小的商機需要大量精細工作來吸納低利潤小碎屑,但這樣的工作還是得做。

在最底層技術面,晶片製造商例如台積電(TSMC)與Globalfoundries直到與ARM合作完成了投片,才會開始嚴肅討論一個新製程節點;而Cortex的設計工程師已經擴展實體層IP庫與工具,讓該系列核心對下一代技術扮演越來越關鍵的角色。

隨著摩爾定律(Moore’s law)的技術越來越複雜、昂貴,這個領域變得更晦暗不明;因此ARM的工程師有很多工作要做,儘管最後發現客戶變少了、成長機會也平平。ARM可以最大幅度擴展的是更往上的技術層面,例如物聯網面臨的安全性問題。

ARM是開發以硬體為基礎之身分驗證技術TrustZone的可信任運算組織(Trusted Computing Group)創始成員之一;但安全性會是一個不斷變動且多方面的目標,我期待ARM能在這個領域有更多嘗試,比英特爾(Intel)收購McAfee之後所做的更好。

最後我想到,最近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Berkeley)開發了自有開放性RISC處理器晶片的技術研究人員聲稱,能提供更容易、更低成本的客製化晶片設計方案,而一旦這個尚未被開發的市場商機崛起,ARM將不得不尋找開放性硬體解決方案。

至於在自動駕駛車輛技術方面,我的同事Junko Yoshida應該能有更精闢的見解;在此同時,你對於未來ARM將擴充的1,500位工程師人力該做哪些工作有什麼看法?或者是你認為這對於半導體產業有什麼意義?──還有,你要準備寄履歷了嗎?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ARM, Softbank and 1,500 Engineers,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