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開啟自動駕駛功能的Tesla電動車在5月發生死亡事故,目前美國國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局(NHTSA)以及國家交通安全委員會(NTSB)仍在針對導致這樁意外的原因進行調查。

但以色列車用處理器晶片供應商Mobileye共同創辦人暨技術長Amnon Shashua在近日該公司第二季財報發布會上所發表的評論,不只透露兩家自尊心都很強的科技公司之間「感情破裂」,也讓人看到了科技業者為了在即將來臨的自動駕駛車輛時代追求安全性所需的一切。

無論是Tesla或Mobileye,都無法獨自在自動駕駛技術領域取得領導地位;這需要一群廠商進行實質性的合作,決定每種將結合在一個系統中的技術總量,而且讓它們安全運作。只是汽車產業是否已經準備好,仍有待觀察。Shashua在財報發布會上表示:「Mobileye與Tesla之間的合作不會延伸到EyeQ3之後的產品。」

有鑑於晶片供應商們通常不可能自己斬斷與客戶的合作關係,Shashua的說法讓不少人側目:「…在我們看來,更進一步、更複雜的自主性(autonomy),是在功能複雜性與確保超高度安全性的需求這兩方面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對Mobileye與這個產業的大多數廠商聲譽來說,事關重大。」

他表示:「Mobileye相信,要達成這個目標需要超越典型原廠-供應商的夥伴關係,例如我們最近與BMW及Intel的合作;Mobileye將繼續尋求類似的關係建立。」

對此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車用半導體首席分析師Luca De Ambroggi的觀察是,Shashua的說法明顯暗示Mobileye極力撇清自己與上述Tesla電動車事故的關聯性;他指出,自動駕駛以及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與「安全性」這個詞息息相關,因此這種做法是合理的,特別是對Mobileye這樣一家在專長技術領域佔據領導地位的公司。

Shashua也呼籲晶片供應商與車廠之間應該改變合作模式:「我認為在夥伴關係中,我們需要從全方面參與技術應用,而不只是僅提供技術、無法掌控技術是如何被應用。」

他所提出的觀點是在平等的基礎上建立一個實質的聯盟,對眾多半導體供應商來說應該感覺耳目一新;但是要實現那樣的目標,恐怕還要等待一個世代,特別是對那些習於傳統客戶-供應商關係──也就是原廠總是壓迫晶片供應商提供更好價格──的人來說。

Mobileye明確表示,該公司偏好並提倡與BMW、Intel建立的聯盟模式──Mobileye在本月稍早時宣佈與這兩家公司在自動駕駛平台進行合作(參考閱讀),Shashua在記者會上表示,Mobileye目前有三個聯盟正在形成:「一個是與BMW-Intel,還有另外兩個;」不過他對另兩個聯盟的細節暫時保密,但承諾會在今年底有另一項宣佈。

兩種不同觀點

Tesla與Mobileye之間的分裂是在Tesla於上個月披露死亡事故後被公眾所知──在意外事件公開後,Mobileye與Tesla是分別發表聲明,而且出乎意料的是,兩家公司的聲明對於Model S 電動車內的Mobileye EyeQ3視覺處理器應用,有讓人驚訝的兩種不同觀點。

Mobileye的觀點是,Tesla以一種他們沒有設計過的方式運用該公司的晶片;但Tesla這廂則表示該公司電動車的自動駕駛系統是「自家設計(designed in-house)」,而且Mobileye的視覺處理晶片是Tesla所融合的數十種外部開發零組件之一。

而The Linley Group資深分析師Mike Demler表示,這個問題的核心在於:「Tesla是怎麼將EyeQ3整進其自動緊急剎車(AEB)系統?」

在財報發布會上,Mobileye表示該公司會繼續支援並維持目前的Tesla自動駕駛產品計畫;此外Shushua補充指出:「這包括數種功能的大幅升級,不但影響我們對防碰撞的反應能力,也將最佳化自動轉向功能,在近期內無需進行任何硬體更新。」

接下來Tesla該怎麼做?

如果Mobileye 真的「掰」了,Tesla的未來車款將往哪裡找視覺處理器?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表示:「有聽過一些傳言說Tesla正在開發自己的嵌入式視覺處理器,但我認為那如果要到量產階段,會花太多時間;」他表示:「Tesla與Nvidia也有合作關係,因為在座艙顯示器採用了Tegra處理器,Tesla可能會轉向找Nvidia。」

不過他也指出,這種發展的缺點是需要完全不同的系統設計:「因為Tegra處理器對後視鏡的應用來說功耗太高,他們可能會找NXP、用以前的Freescale晶片;雖然那功耗也高了點,但沒有Tegra那麼高。」

IHS Markit的資深車用半導體分析師Akhilesh Kona也認為有其他替代的視覺處理SoC供應商,例如NXP與TI,但缺少的是Mobileye額外的影像處理軟體:「有EyeQ3,Tesla可以自己扮演自己的第一線供應商,如果Tesla轉向與其他SoC供應商合作,要自己開發影像處理軟體會是一個挑戰。」

De Ambroggi認為,Mobileye與Tesla之間的關係也許還沒到真正結束:「對Tesla來說,這部是一個找替代SoC的問題,而Mobileye也沒有將Tesla拒於門外;」他解釋:「Mobileye只是對合作設定了一些底線,未來如果相關條件相契合,也可能重新展開合作。」

而Shushua確實表示,Mobileye與Tesla的關係可能會隨著時間再度變化:「Well…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說過,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利益關係;世事無絕對,如果未來情況有改變,我們也會改變我們的決定。」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esla-Mobileye Rift: Divorce or Lovers' Spat?,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