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0年代初,當時我才剛開始成為科技業的記者,整個技術產業的樣貌看起來很不一樣。那時是一個以486個人電腦(PC)為主導的世界,對於未來的模糊願景則是一種我們後來稱之為「個人數位助理」(PDA)的袖珍型小玩意兒,它將成為實現智慧代理(IA)的工具之一。

General Magic是在1990年從蘋果(Apple)獨立而出的新創公司,可說是當時最熱門的未來「代言人」之一。它所推出的裝置對於最大的PDA而言又太大了,而其Telescript網路編程語言則成為當今Web及其許多腳本語言的基礎版本。

20161011 1984 NT01P1

時間快轉來到2016年。比486 PC性能更強大的超薄智慧型手機隨處可見,每個人也都可輕鬆地連接到擁有全世界各種資訊的更大規模網路中。這是相當驚人的,而且還帶點令人害怕的感覺。

時至今日,事實證明,人們談論的那些智慧代理(裝置)至少是幾家擁有大規模資料中心集合的公司旗下產物。這些資料中心巨擘包括Apple、亞馬遜(Amazon)、Facebook、Google以及世界上最大的政府機關。

大多數的智慧代理都是間諜小說中所謂的「雙重代理」。他們為兩個主人提供服務——其一是像你我一樣的消費者,另一個則是那些擁有大型資料中心的企業主人。

表面上,這些智慧代理透過iPhone、Facebook帳戶或Amazon Echo,為你提供了免費的服務。但事實上,消費者必須付出的實際代價是和他們的供應商分享所收集的資料,並將資料轉賣給他們的付費客戶。正如我在歐洲版《EE Times》的同事Peter Clarke所說的,「現在的情況是你如果不賣就是被賣掉。」

很少有人預期到情況會如此發展。具有遠見的夢想家們從來不曾預期到「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大規模平行的分佈式運算,將會成為執行於那些分佈式資料中心上的新興神經網路演算法系列。

當今的智慧代理仍處於起步階段。卷積與回饋演算法及其驅動的訓練與推理操作還不成熟。半導體設計人員正等待更穩定成熟的進展,使其得以找到如何在矽晶加速器中雕琢出可實現較目前更強大性能的方法。

因此,在2016年,科技業的景象似乎正為幾家準備成為業界巨擘的智慧代理之間設定了一場戰爭。消費者與OEM必須仔細決定他們將與誰結盟合作以及依據什麼樣的條件。

就像科幻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早在PC出現以前就看到了這一點。甚至讓美國中情局前雇員、電腦專家史諾登(Edward Snowden)等人明確地指出2016年就像受到1984年時一樣的監控。

從現在起的未來十年或二十年內,科技業的景像看起來將會大不相同。或許我們將會回味Siri、Alexa與Cortana等早期智慧代理帶來的樂趣,就像我們現在看到PDA一樣。但我希望在這會心一笑的背後仍潛藏著無比勇氣。

20161011 1984 NT01P2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Why 2016 Is a Little Like 1984,by Rick Merritt, SiliconValley Bureau Chi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