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人工智慧(AI)技術讓各種職業變得多餘的速度,比我們所想像要快得多,我們之中有更多人得思考當AI接手世界上大多數(並非全部)工作時帶來的衝擊。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最近接受《Wired》雜誌專訪時表示,所得分配需要有新的模式;這個論點顯然會挑起社會達爾文主義者(social Darwinist)與利他主義者(altruists)之間的對立。歐巴馬在訪談中表示:「無論全民基本所得(universal income)是不是正確模式──它能被廣大群眾接受嗎?這會是個我們在接下來十年或二十年繼續爭議的話題。」

歐巴馬追隨科技業鉅子Elon Musk、物理學家Stephen Hawking以及Google工程總監Ray Kurzweil的腳步,每個人都對AI打造的未來有不同願景,但並不一定都是烏托邦。

有很多變化可能是我們並未察覺的。如晶圓代工大廠台積電(TSMC)日前表示,該公司預期高性能運算(也就是AI)市場在接下來五年可達到150億美元的規模,有越來越多應用於醫療、媒體、消費性與汽車領域的設備,將擁有能看、能聽以及預測的能力;台積電預期,高性能運算應用會在接下來五年取代行動裝置,佔據該公司業務的最大宗。

在一個理想的世界,AI將允許我們能做更多真正有興趣的事情;但我們應該對所希望的未來謹慎規劃,因為當我們擁有做任何想做的事之自由時,可能意味著有更多人因為失業而迷失自我、喪失人生目標。

AI仍在起步階段;在亞洲,電子製造商如富士康(Foxconn)、三星(Samsung)多年來積極將精密的機器人送上工廠生產線,取代人工來組裝智慧型手機以及其他電子產品,最終所導致的上百萬個工作機會消失,可能會對亞洲帶來的社會衝擊,恐怕會類似於美國的重工業與汽車產業衰退的蕭條情況。

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AI專家Sebastian Thurm表示,沒有任何一種職業是安全的;管理顧問機構麥肯錫(McKinsey)最近發表的一篇報告則指出,AI將會衝擊所有類型的工作:「就算是最高薪的職業,例如金融業經理人、醫師以及企業高層主管──包括CEO們,工作內容的很大部分都可以被自動化技術取代。」

麥肯錫的報告寫道:「至少有45%的職業活動能被已經證實的技術自動化,如果那些技術處理與“理解”自然語言的能力能達到人類表現的中等水準,美國經濟體系中就會再有13%的職業活動能被自動化。」

目前我們可以暫時撇開科幻電影所描述的、機器人對人類生存可能帶來的威脅;但我們需要預測,當AI技術被更廣泛的採用之後可能帶來的利益與風險。麥肯錫指出,相關的顧慮包括隨著自動化技術擴大了收集與散布之巨量資料規模而衍生的隱私權問題,以及在很大程度上並未被確認的自動化程序品質與安全風險,這些對法規與政府主管機關可能帶來巨大衝擊。

在AI浪潮席捲我們之前,廣泛的政府機構、學術單位,以及社會、商業領袖們需要走在前面引領方向;在過去,像是太空人登陸月球這樣的計畫大多數是由政府所贊助,今日大多數的科技突破則是由Google、Facebook等大企業促成。

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多媒體實驗室主任Joi Ito接受《Wired》訪問時表示,:「現今大多數造價數十億美元的實驗室都是在企業內部。」

歐巴馬表示:「我們知道那些投資實驗室的人是誰,而如果你跟Larry Page (Google共同創辦人)等人談話,可以理解他們通常會有的態度是“我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當我們在追逐獨角獸時,有一堆官僚主義拖累我們的腳步”。」

但是當這些大公司追逐如獨角獸般罕見的科技創新時,也別忘了,我們所有人都需要能更多地參與AI技術的發展,因為它總有一天將會對人類的生活帶來難以想像的影響。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When the Bots Take Over,by Alan Patt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