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我們知道這款產品遲早都得接受「停產」通知,因為數位錄影已經取而代之,使用VCR的人也越來越少了。但我承認自己還擁有一台VCR,而且還在用它連接傳統映像管(CRT)電視以及數位電視OTA轉換器進行播放。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在感歎VCR的逝去,畢竟它確實有過大好時光,如今也已遠去;但這就是進步。我也不是要說VCR的影像品質或壽命更優於當今的數位錄影媒體,因為,坦白說,事實並非如此。最後,我也不會評論VCR帶來什麼社會意義,以及它如何讓電視觀眾從預先設定時間錄製節目的過程中擺脫束縛;甚至一些會議與社區活動經常必須重新安排,以避免與一些熱門的節目播放時間衝突,現在想想這些情況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社會學家」(我並不想用社會科學家,因為大部份的情況並不科學)已經針對VCR的社會與個人影響進行過無數的研究了, 不勞我再對此加油添醋。

但從工程的角度來看,VCR代表著電子和機械工程領域的驚人勝利。如果你曾經拆解或看過VCR的內部(什麼?你沒看過?),尤其是當它載入磁帶時;纏繞在絞盤、拉伸滾輪和磁頭周圍;以及開始執行任務時,你一定會對這款消費裝置的電子機械如此複雜深感訝異。

錄影機一開始上市時的價格大約為1,000美元,很快地在隨後的幾十年由於半導體的進展而使價格持續下跌至不到100美元。雖然我能瞭解價格為什麼會隨著IC而下滑,但令我訝異的是供應商們竟能在機械方面達到如此的精密與複雜組裝,以及先進的機械聯動與限位開關等等。

一方面,VCR的故事是工程與製造領域的驕傲,畢竟它發明與精鍊了如此一款驚人的裝置,並將其帶給市場大眾。另一方面,這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因為永無止境的價格壓力導致成本和品質同時降低了。我最後購買的幾台VCR更早出現故障,而且接二連三幾台都取消了一些曾經很有幫助的基本功能,例如人性化的前面板。

更糟的是,他們在設計與製造方面都存在一些所謂的「邊際」品質。令人遺憾的是看到曾經是機電技術成就的象徵,日後竟淪落至如此窘境,就像是一棟曾經羨煞不少人眼光的迷人宅第,卻在家族新一代繼承人疏於照料後變成令人觸景傷情的殘破景象。

20161107 VCR NT03P1 VCR不可或缺的良伴:神奇的遙控器

最令人難堪的是,我目前擁有的Funai製VCR/DVD二合一播放器,這可說是我所見過最不友善用戶的遙控器——事實上,我真的看過許多遙控器。我想設計這款產品的開發人員可能是在最後一天被要求立即完成設計,因此,不但按鍵的排列沒什麼邏輯順序可言,標籤也小到幾乎無法讀取。它幾乎就像是供應商想以某種方式對愚蠢的買家說「誰叫你要買這種過時的產品?扔了換一台最新且更先進的技術吧!」

你家中還保存著一台VCR嗎?你能想到大眾市場上還有其他低成本的消費產品也具有同樣的機械與移動元件複雜度,而且能以低成本實現如此的成功嗎?也許只有硬碟驅動器(HDD)吧!你能想像整合機電工程與生產所需的複雜度,以及其背後複雜的供應鏈支援嗎?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VCR era ends due to lack of chips – and demand,by Bill Schw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