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 :國安考量 美政府對中資提高警覺(上) 

誰是幕後金主?

為Canyon Bridge創辦人暨管理合夥人(managing general partner)的周斌,早期曾擔任半導體設備業者應材(Applied Materials)的全球產品經理,以及在飛機製造商波音旗下專門開發國防專案的波音幻影工廠(Boeing Phantom Works)擔任研發工程師。

在成立Canyon Bridge之前,他曾擔任中國國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hina Reform Fund Management Ltd.)的管理總監,以及北京力鼎資本(Beijing Leading Capital)的合夥人、SIG China的管理總監;並曾在華平投資集團(Warburg Pincus Asia)負責北美的半導體產業投資,還曾任職聚焦於TMT (電信、媒體與科技)產業的美國洛杉磯風險投資基金Rustic Canyon Partners。

Canyon Bridge的共同創辦人暨普通合夥人Bingham則是美國矽谷名人,他目前擔任Cypress Semiconductor的執行董事長、緯創力(Flextronics International Ltd.)董事長、Trinet董事長,以及甲骨文(Oracle Corporation.)獨立董事;他也曾任職於益華電腦(Cadence Design Systems),曾擔任過不同管理職位,包括執行董事長、總裁暨執行長與財務長。

而Canyon Bridge還將王寧國(David Wang)列為資深顧問,他曾在應材任職25年擔任不同管理職,並曾任中國晶圓代工大廠中芯國際(SMIC)的執行長;總之這家新成立收購基金的核心高層,可說是過去幾十年來為美國半導體與產業與中國搭起橋樑的重要人物──雖然其資金來自中國國新基金,那些人名是否足以證明它是一家美國私募股權業者?

雙重用途技術

另一個Lattice收購案的問題,在於該公司的技術是否可能被應用於中國的軍事領域?對此市場研究機構IC Insights的資深分析師Rob Lineback在接受EE Times採訪時表示,Lattice在較早期(至少直到2010~2012年)曾經為國防與航太契約業者供應可程式化邏輯元件(PLD)。

Lineback提到了一個在2012年發生的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案件,當時有兩名中國籍人士在紐約被逮捕,被指控涉及非法採購軍用級PLD;在FBI的起訴書中指出,那兩名中國籍人士涉嫌違反美國出口法律走私貨物、從事洗錢等多項罪名,並嘗試取得由Lattice生產的雙重用途PLD,該元件可支援軍用規格。

「在2010年的舊版公司簡介中,Lattice曾顯示該公司能支援汽車/軍事應用的雷達/聲納,以及安全通訊、導航系統,車用資通訊娛樂系統…等等市場;」不過Lineback表示,到了2012年1月,Lattice宣佈將標準軍事繪圖(standard military drawing,SMD )產品線轉讓給Arrow Electronics:「該產品線包括複雜與簡易型PLD,Lattice是在2011年就通告停產軍用PLD。」

現在Lattice據說已經不再供應軍事/國防市場,但這並不一定能證明該公司不具備雙重用途技術;Lineback指出:「Lattice這些日子以來跨足不少可程式化邏輯元件以外的領域,特別是在2015年以6億美元收購Silicon Image之後;該收購案讓Lattice取得了無線與通訊技術/IC,包括Silicon Image專長毫米波(millimeter wave)技術的子公司SiBEAM。

「從Lattice目前進軍先進高速通訊與毫米波技術領域的情況來看,該公司是具備擁有敏感性技術的可能性,包括5G蜂巢式技術以及物聯網(IoT)技術;」Lineback認為:「美國可能將這些領域的技術視為國家利益保護的範圍,特別是考量到各種駭客威脅以及網際網路安全風險。」

當然,任何一件涉及外國廠商與政府的收購案都可能出現「外卡」;Lineback指出,那就是:「看即將上任的川普(Trump)政府將如何看待半導體產業M&A案件,我們肯定會看到在未來有更多因素讓這類案件的不確定性升高。」

仍在等待審查的收購案

CFIUS是由美國財政部、國防部等政府部門聯合組成,任何可能對美國國家安全有害的投資案件都必須經過該單位審查並取得批准。

涉及外商投資的各方沒有強制規定必須對CFIUS遞交任何通知文件,但根據國際律師事務所Baker Botts L.L.P.表示:「如果你沒有遞交相關文件歸檔,CFIUS就會因此判定該交易對美國國防或關鍵基礎設施安全有疑慮,並有權解除交易。」

還不確定Lattice與Canyon Bridge是否已經將收購案相關文件遞交CFIUS,對此Lattice婉拒發表意見;但檢視收購案公佈時的新聞稿,指出交易預期在2017年初完成,還有待主管機關與Lattice股東會的批准,並表示Lattice將與Canyon Bridge積極配合有關單位的審查程序。

同時間有自稱熟悉Lattice內情的匿名消息來源對EE Times表示,Lattice與Canyon Bridge在遞交美國主管機關的文件中,會詳列所有Canyon Bridge的資金來源;該消息來源表示,檢視Lattice交易的委託聲明書(proxy statement)也將看到更多細節,但目前該聲明書尚未遞交。EE Times也嘗試聯繫Canyon Bridge,但在截稿前都未能取得回應。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Lattice Deal May Hit A Snag,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