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全球電子產業在快速發展之後,進入快速調整期。傳統電器產品的智慧化(連網、APP手機操控、增加OS、巨量資料和雲端儲存)、個性化(外觀、功能)等,在過去幾年中,幾乎是所有的電器產品都「被創新」了。甚至眾多的非電子類產品的傳統商品,例如衣服、鞋帽、茶杯、滑板……也都加入了電子零組件,實現了所謂的智慧化。

如此大規模的電子產品革新,以及眾多人才加入智慧產品創新的過程,在過去很多年來都不曾出現過。是人類使用產品的需求一夜之間發生了這麼多的變化,還是其他的原因,促使過去兩三年內的產品智慧化如此激進?我想很多人都會有不同的答案。

一是95後甚至是「蛋蛋後」(一個零零後的朋友告訴我,他們不願意遵循傳統的叫法稱自己是零零後,而更喜歡自稱蛋蛋後)的新興人類,他們對於家電、消費電子、甚至是衣服鞋帽,都有著跟傳統產品不同的見解。尤其是「蛋蛋後」,他們不再算是做著手抄作業、在家看著電視的獨生子女成長的一代。這些人群有著比上一代或兩代人,在同樣年齡時更為開闊的視野、有著更寬鬆的成長環境、更多的交際溝通的時間。對於新產品新生事物的傳播,他們更能接受,也更能提出自己的見解。舉個例子,你能找到不會用iPad、iPhone的「蛋蛋後」小朋友嗎?

尊重「蛋蛋後」對新事物的看法,也許您的產品能夠先一步取得成功。在研發體系上處於位高權重的70後或85前的「老」工程師們,在創新方面,請千萬不要太專制。

二是傳統消費品領域出現了嚴重的產能過剩,各大品牌之間都進入了殘酷的價格白刃戰階段。無論是電子類、還是非電子類產品,只要是由中國製造、非行政壟斷性產業,大都出現了產能過剩、供過於求、同質化競爭,最後降價。殊途同歸。

為了讓自己的產品有新的賣點,有獨特之處,在嚴重產能過剩的今天,誰家都在絞盡腦汁,挖空心思來做新產品。從整機研發、到晶片研發、軟體研發,上下游都在想著同一件事:創新。至此,大家就明白了為什麼「創新事業」在過去一兩年間如此的興旺發達。這些廠商為傳統產品增加無線連接、資料上雲端、以及利用APP開發用戶等,都按著同樣的步調走了過來。

如果三十年前我們的大學和科研機構,掌握了像日本、德國、美國等科技發達國家所擁有的更先進的基礎科學,能把材料、設備和製程等基礎性的科學做得更好,也許製造業不會出現今天這樣的全產業同質化競爭。

三是資本的進入。在過去兩年,筆者接觸過很多投資人。他們驚訝的發現,電子產業的利潤遠比服裝、鞋襪、印刷等領域要高,市場需求也遠未像這些傳統產品飽和。總之就是各行各業的資本,在看到了小米的成功之後,大量地投向電子產業。在資本的興風作浪(VC、群眾募資、上市後的股民資金)推動下,大企業、小企業都紛紛上馬一些智慧專案。即使是在產品的需求只是主觀設想,未曾作大量的使用者需求調查的情況下,依然堅持上馬。

四是國家政策、各種創業育成中心的支持。國家政策、創業育成中心對於個人創業的支持,讓很多原來技術與經驗不足的年輕人,開始了創業。其中不少還拿到了創投,媒體為這類年輕人還樹立了榜樣,讓更多人跟風。可穿戴產品、智慧家庭和智慧生活類的產品,成為創業的絕對主題。然而並沒有用。

2017年,半導體企業和研發型企業,仍然會是創新的主力。在資本逐漸離場的情況下,個人創業會隨著大潮消退。創新會回歸本質,尋找客戶們(個人、企業、政府)的真正需求,?明客戶解決問題,獲得應有的利潤,然不再是「羊毛出在豬身上」、硬體不需要賺錢的神秘方式,回歸到商業真正的本質。

2017年是《電子工程專輯》雜誌創刊24週年。同時,值此新年之際,編輯部全體成員謹向所有讀者致以祝賀,感恩所有讀者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