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加速全球化擴展,中國政府近十年來積極鼓勵國內企業在海外收購資源、先進技術與經銷通路;而今,這一趨勢開始逐漸減緩。

根據美國顧問公司Rhodium Group的統計,2016年,中資對美國的直接投資金額達到了456億美元的新高紀錄,這一數字幾乎是2015年的3倍,其中包括由私人投資者投資的360億美元。平均交易價值從2015年的9千萬美元驟升至2016年的3.21億美元。不過,由中資完整投資的交易總數卻從169件減少至142件。

20170125 China NT01P1 中國去年投資美國的金額達到456億美元,寫下新高紀錄 (來源:Rhodium Group)

其中一些較引人注目的交易包括海爾(Haier)以54億美元收購通用電氣(GE)的家電業務、艾派克科技(Apex Technology)和太盟投資集團(PAG Asia Capital)支持的投資財團以36億美元收購Lexmark,以及樂視(LeEco)以20億美元收購Vizio。有些交易甚至達到了中國買家前所未有的財務槓桿程度。

中國對於美國資產的投資興趣急劇增加,也在美國引起高度的政治關切,特別是對於半導體產業。在2016年,由於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CFIUS)的壓力,有好幾項海外收購交易到頭來不是受阻就是被迫放棄。

例如,CFIUS由於擔心中國可能控制製造LED的雙重用途半導體技術,在2016年1月駁回中國私募股權財團收購飛利浦(Royal Philips NV)公司Lumileds 照明業務80.1%股權的提議。快捷半導體(Fairchild Semiconductor)也同樣由於CFIUS的關切,拒絕了由華潤微電子(China Resources Microelectronics)與中國私募股權公司華創投資(Hua Capital Management)組成投資聯盟所提出的收購邀約。美國前總統歐巴馬(Obama)甚至否決了中國福建宏芯投資基金(Fujian Grand Chip Investment Fund)打算以7.52億美元收購德國半導體公司Aixtron在美國地區業務的計劃,最終使得整件收購交易泡湯。

中國本身在海外投資的強勁成長也不是沒有政治風險。由於對外收購造成大量的外匯急劇外流,對於中國的外匯存底帶來了一定的壓力,因此,中國政府正謹慎嚴密地監控中。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中國政府顯然準備好緊縮其對外投資力度。許多投資人開始收到面試要求,而取得外幣的申請過程也明顯趨緩了。

中國官方在2016年11月下旬發佈的聲明中指出,海外併購交易必須受到更多的政府監管。其中包括限制合作夥伴(中國知名私募股權與創投公司)的對外投資,以及最近收到資本贊助的新創公司所進行的投資。

各地方政府機構也施行相關規則,限制經由海外收購的資本外流。最近在地方層級的行動顯示,未來所有的海外收購都必須符合新的規定。例如,投資必須被視為策略性行動,而且必須與中國投資者的核心業務一致。

預計不久即將公佈正式的規定,將為逐案審查提供法規支持。中國官方還宣佈對超過5百萬元人民幣的外匯交易進行額外的審查,而過去的這項審查標準要求是5,000萬美元。自2017年7月1日起,中國所有的金融機構也必須申報超過5萬人民幣(約7,200美元)的現金交易或超過20萬人民幣( 約29,500美元)的海外轉帳。

許多美國企業近來在與潛在中資交涉併購(M&A)交易的過程中也歷經相同的挫折。例如,在經過幾個月的電話會議洽談後,一筆看來似乎進展順利的交易很可能就在突然間,由於外匯設下了一些新的限制或來自CFIUS的臨時通知,中方投資者就得在電話中表示先前所承諾的簽署或成交等行動都必須暫緩了。

有鑑於近來的種種不確定性,潛在的賣家或目標應採取一些措施。例如,他們可以對潛在買家進行快速的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以及談判具有約束力的協議,並要求在與法律顧問或投資銀行聯繫之前提出小額的保證金,從而保護自家公司。

大多數的分析師認為,目前的限制都只是暫時的,其目的僅在於保留中國的外匯存底,並根據當前的經濟不確定性阻止缺乏商業實質的投機交易。從長遠來看,當中國的外匯存底或人民幣匯率穩定時,很可能就會調整或取消這些限制。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China Goes on an M&A Diet,by Ning Zhang,MagStone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