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高通-恩智浦合併案面臨雙重阻礙?(上)  

光是在過去兩個月,高通就面臨三樁分別來自於韓國與美國政府之貿易委員會、還有大客戶蘋果(Apple)的法律訴訟案;高通被指控的罪名是壟斷蜂巢式通訊技術,蘋果在美國與中國分別尋求10億美元與1.45億美元左右的損失賠償。而高通在不久前與中國在反壟斷案件達成和解,支付了9.75億美元罰款並針對中國市場銷售的手機調降授權費用。

儘管高通在全球各地面臨龐大壓力與法律訴訟,產業觀察家仍懷疑該公司是否會願意剝離任何核心晶片或授權業務部門,特別是高通的授權業務QTL,可說是其靈魂與心臟,必然是被持續保衛的資產。

其他選項──那些企業的合併案付出了什麼代價?

第三個問題是,如果什麼方法都行不通,還有選項嗎?高通與恩智浦也許最終能與中國商務部達成協議,而詳情不會完整公之於眾?

對此Capitol Forum報告作者Chang的觀察是:「雖然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司法部(還有歐盟的審查機關)傾向於強烈支持結構性補救方案(structural remedies;編按:要求企業分拆業務),中國商務部已知也會採取行為性補救方案(behavioral remedies)。」通常涉及反壟斷訴訟的各方可能會同意接受行為性補救方案,而非直接將公司分割。

Chang解釋,所謂的行為性補救方案,是有單獨的條款要求企業額外保留某些資產,然後獨立營運合併的業務,這樣的規定能阻礙企業享受效益,至少在中國境內;此外,該種補救方案還能涵蓋投資要求,通常包括產品線、研發與行銷,還有對專利銷售與授權費用之限制,或是對漲價的人為約束。

台灣晶片設計大廠聯發科技(MediaTek)與晨星(MStar)在2012年提出的合併案就是中國出手阻撓的企業M&A案例之一,這樁聯姻直到2013年才獲得中國商務部的「祝福」。

Chang表示,聯發科-晨星合併案的審查程序拖了一年多,儘管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與歐盟都拒絕調查,中國商務部還是與其額外簽署了一份為期三年的協議(設計一個特定業務部門);兩家公司無法在不經過商務部的批准下合併營運或是在行動上協作,並得同意接受商務部進行每一季的監測。

此外Seagate/Samsung、WD/Hitachi的合併案(分別於2011年12月與2012年3月獲得批准),也是與中國商務部各自簽署了額外的協議才獲得最終批准,要求個案維持獨立業務營運,包括研發、製造、銷售、行銷與採購等等,而且這些協議並非過期自動失效,涉及企業必須申請解除補救方案;Seagate/Samsung被允許在一年後申請,WD/Hitachi則是得等兩年。

上述合併案在中國經歷了漫長的審查程序,才在2015年10月獲得商務部放行;恩智浦也有與中國商務部交手的經驗,為了完成合併飛思卡爾,首先在2015年將RF功率半導體業務以18億美元出售給中國業者北京建廣資產管理(JAC Capital),2016年又將標準產品業務出售給JAC與智路資本(Wise Road Capital),後者成立了名為Nexperia的新公司。

恩智浦與中國商務部的協商細節無從得知,但顯然中國商務部藉由延長特定企業合併案的審查程序,以迫使申請者撤回申請案並重新提案的情況並不罕見;這讓合併案中的企業能有更多的時間與中國商務部協商有效的補救措施,而不是只空等提案被駁回。

美國開始向中國學習?

而Chang表示,中國商務部以政策介入反壟斷調查的作法很容易受到詬病,諷刺的是,美國的新政府似乎有著越來越朝向「學習」中國商務部審查風格的趨勢,司法部與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反壟斷審查感覺受到越來越多政治壓力。

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強調創造本土就業機會,甚至是為消費者帶來福利,這些一直都是美國反壟斷政策的終極目標;但Chang認為,美國對企業合併案的審查程序將會越來越不可預測。

東西中心的Ernst也同意以上說法,他認為一切都變得越來越不可預測,中國與美國目前看來都越來越朝向採取神秘以及操控的政策:「在中國商務部與其他機構的一些可信任消息來源現在都不願意多談,顯示相關議題已經變得越來越敏感;」簡而言之:「我們將進入開放貿易戰爭的時期。」

最後一個問題是,美國CFIUS審查程序會有什麼風險?會變得更嚴格嗎?到什麼程度?Chang的回答是:「每個人現在都在猜,」因為美國新總統才剛上任,讓整個情況變得非常難以解讀。

CFIUS的委員涵蓋美國政府多個部門(財政部、商務部、國防部、能源部、國土安全部、司法部、州政府、美國貿易代表處、科技辦公室),還會有一些非委員(例如國會的預算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等等)、無投票權委員(情報局、勞工部…等)也會參與審查;這些機關的新任首長人選大多數都已經提名,但尚未完全確認。

20170207 QualcommNXP NT02P1

CFIUS審查流程
(來源:Compass Point Analytics)

讓情況更進一步複雜化的是,如Chang所言,參與CFIUS審查的並不會是各政府部門的首長,而會是較低層級的公務員,例如副首長或是助理秘書;此外行政命令可以改變CFIUS審查的輪廓,總統也可以任命審查委員。有鑑於種種因素,CFIUS審查會往哪個方向搖擺,顯然是不可能預測的。

EE Times編輯在截稿前也聯繫了恩智浦,詢問與高通之間合併案的現況,該公司發言人僅表示:「我們維持預期交易能在今年底完成,但對於主管機關審查程序不提供任何引導意見。」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Q'comm-NXP Faces Trump, China Hurdles,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