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拜讀了《EETimes》記者Junko Yoshida的文章——「它會是生活好助理還是...竊聽器?」(Alexa: Secret Agent or Double-Agent?),Junko的專欄特別具有先見之明,而且還即時反映了《衛報》(The Guardian)中的一篇文章提到,德國的父母被要求禁止使用或銷毁一個可能用於非法監視兒童的智慧娃娃。

但這並不是我想在這裡討論的重點。Junko在她的專欄中發表了這樣的評論:「我最近才知道,新生代的孩子們在學校不必再背乘法表了。如果你只需要Google一下『5 x 7 = ?』就有答案的事,為什麼還要麻煩地去背九九乘法表?如果我現在是7歲小孩,很可能會把Google Home當成最要好的朋友。」

就算這只是提議也夠令我驚恐了。在我開始使用計算機、電腦或其他機器執行計算以前,我通常會先約略在腦海中想過,四捨五入一些數值直至取得一個概括的數字,讓我能用來比較機器算出來的結果。

20170224 timetable NT02P1 (來源:pixabay.com)

我甚至沒辦法想像,如果我的腦海中沒有九九乘法表的話,還能不能算出答案來。當然,用機器讓事情變得更容易固然不錯,只要在沒機器的情況下也知道怎麼做即可,但是,如果我們連最基本的技能都交給機器,而當有一天發生像E. M. Forrester在1909年所寫的故事《機器停擺》(The Machine Stops)一樣,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我還想到了Isaac Asimov的短篇小說《權力感》(A Feeling of Power)。首篇是出現在1958年2月的「科幻世界」(Worlds of Science Fiction),故事講述在一個遙遠的未來,人們由於過度依賴電腦而忘記了數學的基礎。

20170224 timetable NT02P2 (來源:pixabay.com)

在這個有些荒涼的社會中,人類與外星種族展開漫長的戰爭。一位低階技術人員發現如何為計算機進行反向工程,以及用鉛筆和紙執行簡單的數學運算,如加法、減法、乘法和除法。一旦他的發現被公開後,軍方將這些想法應用於創造人為控制的大量導彈,而非現有、更昂貴且由電腦控制的其他應用(點此深入瞭解這個故事)。

我明白,所有的這一切似乎不太可能發生,但在不久以前,幾乎地球上的每個人(除了我父親以外)都知道怎麼看地圖找路。而令我感覺備受打擊的是,我發現現在有一堆20餘歲的人都不會看地圖,但生活中卻又少不了它。他們甚至不知怎麼形容(以「開上72號高速公路往東,再走431公路往南」的描述方式)如何到達城市的另一邊。而且,如果你試著以這種方式口語引導他們行駛方向時,他們的眼睛可能會瞪得更大。因為他們只會把地址輸入GPS,然後希望導航系統不會帶錯路。

你曾聽說過,小學或附近的學校不再教小學生背九九乘法表了嗎?天啊!請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Are Kids No Longer Learning Multiplication Tables in School?,by Max Max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