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台灣準備駛向全球汽車市場(上) 

那麼台灣若要成為車用系統市場上的主力軍,面臨的最大障礙是什麼?汽車產業分析師們都同意一點:台灣需要鎖定安全關鍵零組件。Strategy Analytics的Riches表示:「特別是在安全相關的自動駕駛功能,相關解決方案的品質與可靠度至關重要。」

Magney則指出,台灣需要建立:「安全關鍵零組件以及嚴苛功能安全實踐的整合方案;當然,台灣業者或許能提升價值鏈,並具備能處理獨立安全單元(safety elements out of context,SEooC)的產能,但完整的系統是另一回事。」

台灣可能建立一個汽車產業生態系統,包含許多服務一線汽車零組件大廠的二線廠商,此外還有少數直接與車廠合作的一線業者。周宗保指出,台灣業者包括怡利電子(E-Lead Electronics)、鼎天國際(RoyalTek Company)、輝創電子(Whetron Electronics)、車王電子(Mobiletron)、鈺創(Etron)、峰鼎電子(Photic Electronics)已經投入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市場。

Synopsys的De Geus觀察,利用「行動迅速」的能力,台灣的企業家們能實驗、嘗試錯誤,快速學習並設計新的子系統;在高度自動化的駕駛平台中,技術發展仍然在變化,台灣的企業家或許擁有能快速設計一線汽車零組件供應商可使用之子系統的理想性格。

周宗保列出了三個關鍵因素,強調台灣很適合為高度自動化駕駛車輛產業打造一個新生態系統:1. 台灣已經為ICT產業製造高品質關鍵零組件,這也適用於汽車產業;2. 台灣是一個小島,能成為模組供應商的「一日供應生態系統」;3. 台灣在半導體產業的實力是奠基於晶圓代工廠,以及在材料與生物化學領域的專長。

Synopsys台灣總經理李明哲(Robert Li)則認為,台灣晶片業者可以從已經具備豐富經驗、表現亦十分出色的乙太網路、監視攝影機(行車紀錄器使用的攝影機)與固態硬碟(SSD)控制器等三個應用領域切入車用電子市場。

而周宗保相信,台灣的「小」能發揮重要功能,當模組供應商需要很快把各種零組件結合在一起,只需要三到四天就能從預產到大量生產,這在ICT產業行得通,也能對服務車廠的第一線零組件供應商帶來優勢。

台灣的國家基礎建設

台灣的第一條高速公路是在四十年前(1978年)全線通車,而高鐵則是在十年前(2007年)才開始營運;今日的台灣政府承諾將車輛以及交通基礎建設變得更智慧化,並將協助本土產業建立一個智慧車輛生態系統。

大約在十年前,台灣政府在當時仍名為「台灣車載資通訊產業協會」(編按:2016年更名為台灣車聯網協會)的建議下,推出了一個大型計畫,讓卡車、長途客運車、公車以及計程車都能配備一個具備共通標準的車載資通訊系統,這種裝置包括與蜂巢式網路的連結性、GPS、攝影機以及行車紀錄器(DVR),用以處理到路上發生的意外狀況。

20170425_Automotive_NT01P1

台灣的計程車上配備了統一的車載資通訊系統
(來源:EE Times)

藉由政府提供的補助,台灣已經站在推動「車聯網」的前線;周宗保表示,一台標準車載資通訊娛樂系統的成本大約1,300美元,如果大客車業者政府符合有關當局的標準,政府會補助一半費用。目前在台灣已經有九成營運中的大客車配備了連網車載資通訊系統。

根據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觀察,車內資通訊娛樂系統是台灣半導體進軍汽車應用領域的切入點之一:「這是多媒體處理器業者如聯發科(MediaTek)之業務的自然延伸;」還有台灣晶片廠商生產攝影機感測器、微控制器(MCU)以及其他零組件,因應汽車電子市場需求。

Demler指出,大多數車用半導體是離散元件以及低解析度MCU:「技術門檻並不高;但如果提到ADAS,在被動系統(例如盲點偵測攝影機)以外的任何東西,都需要更複雜的處理器技術,而我們還沒有看到台灣處理器業者提供這類方案。」

而這正是如Synopsys等公司可發揮功能之處:「透過採用可授權核心(就像是智慧型手機處理器那樣),台灣業者能毫無阻礙地開發ADAS晶片;」Demler指出:「最大的挑戰在於開發軟體堆疊,但他們能與一些ADAS軟體新創公司合作打造相關解決方案。」

不過對於想進入車用市場的智慧型手機IC設計業者來說,還有更多需要學習的;Synopsys的De Geus表示:「首先你需要學會將所有東西建檔,」以符合安全標準並驗證晶片;此外,要打造一輛可以自我測試的車子,其中的晶片必須要被設計成能診斷出本身的錯誤。

但De Geus也指出,就算是最有經驗的車用晶片設計工程師,仍有艱難的挑戰在眼前:「你不再是於65奈米製程節點設計晶片,隨著你將數位智慧帶到SoC,你需要採用先進的工具,並學習設計FinFET製程的晶片。」

心態需要改變

而根據華創車電先進工程部門總經理陳正夫的看法,業者們的心態也是個問題──通常,要讓一款車用晶片放進量產車款中,需要經過幾年的「孕期」,因此智慧型手機晶片業者需要去習慣車用市場更長時間的設計週期。

也就是說,以快速的每季財報結果來評估業務價值的企業管理階層,必須要學著更有耐心;陳正夫表示:「我太常看到一個新成立的、鎖定車用市場的IC設計團隊半途放棄。」

Strategy Analytics的Riches則指出,台灣業者想在汽車市場成功,需要從目前專注的車用資通訊娛樂系統以及售後市場(aftermarket),轉向安全相關領域:「這可能會是一個需要與國際車廠合作才能達成的挑戰。」

特別是因為台灣只有一家車廠,以及幾乎沒有任何一家本土一線汽車零組件供應商,那幾乎是唐吉軻德的夢想;但Riches認為:「也許隨著越來越多不依循傳統汽車產業規則的小型、新創公司出現,一切會變得容易許多,」例如那些在中國出現的新創EV製造商就值得關注。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aiwan Eyes Automotive Market,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