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程知識是以一種非常傳統的方法被教授:老師站在教室前面的講台滔滔不絕,台下的學生努力在筆記本上用潦草的字跡試著去記下所有的重點;這並不是效益最高的過程,但是我們在1980年代只能這麼做。

當我畢業離開校園,我知道我還沒準備好面對現實世界;事實上,我的學習之路才剛剛開始。我在1989年取得第一個電子工程學士學位之後又回到校園,在1995年到2013年之間,在包括英國、約旦以及美國等不同國家的4所不同理工大學進修。

在每一所我進修的學校,教室環境與教學過程大部分都與80年代相同,讓我感覺就像是回到過去的時光旅行──老師在講台前像上了發條般滔滔不絕、台下每個學生努力振筆疾書紀錄;只不過這些學生之中有人是用筆記型電腦做筆記,而老師背後的傳統黑板也不見了,被白板或是投影螢幕所取代。除此之外,其中的相似性實在不可思議也很不幸。

今日的工程教育被困在過去,這也是為什麼有那麼多公司抱怨在招募新的高科技職缺時,求職者的實作意識與技術性知識水準低落;工程師人才斷層的狀況比你想像得嚴重,缺工的情況也阻礙了創新。

與出生在50、60甚至80年代的前輩們相比較,現在的理工科系學生面臨非常不同的社會與經濟挑戰;科學家與研究人員表示,就在接下來5~10年,我們將會看到一個與我們現在所見、所互動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全新世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技術創新的快速頻率。要與時俱進,理工科系課程以及教學環境需要大幅度的改變,才能培養下一代工程師人才。

為了滿足未來工程師的需求以及工程實作,我們需要思考學習其他專業學科的教育方法,例如醫學與法律;例如醫學系學生除了像理工科系學生需要接受在學校的課程,還需要有2~3年額外的臨床實習經驗,才能真正取得醫師資格。

高等教育體系應該要提供專案導向的課程,讓學生在進入職場之前有實習經驗,如此就能在傳統教育方法與實作知識之間取得平衡或是建立橋樑;此外,我建議資深的工程師們能多多參加研討會、工作坊並主動尋找能指導後進的機會,同時保持閱讀技術性報導習慣,以了解產業界最新的趨勢,例如機器學習、物聯網(IoT)等等。

IEEE的最新互動網站「連網生活的一天」,就有許多資訊能讓使用者了解物聯網裝置為日常生活帶來的便利性;還有其他許多資源能激勵工程師們保持對產業的參與以及對技術發展的好奇心,加入專業領域的討論。技術將持續演進,並讓我們生活中的每個方面自動化、數位化──這是一個關鍵時刻,別讓工程師職業跟不上時代!

編譯:Judit Cheng

(參考原文: Engineering Ed Stuck in the Past,by Qusi Alqarqaz;本文作者為IEEE資深成員,在電力產業擁有27年的工程師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