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芝(Toshiba)令人垂涎的記憶體業務第二輪競價即將在幾週內展開,但其程序的不透明,暴露了日本政治人物、官僚體系、企業領導人以及金融圈之間的利益分歧;許多觀察家將這種持續加深的分歧,歸咎於正折磨著日本半導體產業的不滿情緒。而且,該競標程序已經成為一個高度政治化的焦點,這也是為什麼日本媒體對該事件如此關注。

不過在指出東芝記憶體業務競標程序的漏洞之前,我們得看清楚在這場賭局上有哪些玩家:在第一輪競標時,東芝將出價者範圍縮小為僅四家廠商──WD (Western Digital)、Broadcom、SK Hynix以及鴻海(Hon Hai)。

就在兩個星期以前,投資業者KKR以及兩家日本官方支持機構──Innovation Network Corp. of Japan (INCJ)以及日本開發銀行(Development Bank of Japan,DBJ)──的聯合提案浮上檯面,據了解是準備參與第二輪競標。WD是東芝NAND快閃記憶體業務的美國合作夥伴,該公司也坦承已經與日本政府支持的投資者洽談聯手參與第二輪競標的可能性。

幾個日本產業界消息來源指出,最終這場競標的勝利者不會是最高出價者,而是要看能最對那些政客、官僚以及東芝高層的胃口──如果是這樣,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20170504_Toshiba_NT03P1

誰對競標東芝記憶體業務有興趣?
(來源:Takashi Yunogai、日本當地媒體、EETimes綜合整理)

一方面,日本的政治人物們渴望拯救水深火熱中的東芝,拉抬日本的國家聲望;日本的官僚則一直堅信由上而下的產業政策──儘管自「Japan, Inc.」走下坡,這種策略的成效有好有壞,他們仍想恢復日本電子產業的往日榮光。

在另一方面,東芝的管理高層將出售其最有價值的晶片業務部門,視為自救的唯一解決方案,也能避免從東京證券交易所(Tokyo Stock Exchange)下市的風險;他們想要盡快擺脫記憶體業務,如此就能填補東芝收支平衡表上的大洞──因為其美國核能業務Westinghouse Electric Co.的嚴重虧損;這家東芝旗下的公司已於3月申請美國的破產保護。

在此同時,日本的銀行家們則直截了當地表示對競標東芝記憶體業務興趣缺缺,因為該業務正在縮水。INCJ在今年稍早就多次重申,他們沒有意願透過投資東芝的記憶體業務來拯救東芝,或許透露了些許端倪;INCJ的投資是由日本經濟產業省(MEITI)監督。

而就算你不了解日本的政治,你也能察覺到東芝決定出售賺錢的記憶體業務,其思考邏輯是有缺陷的;其中最大的一個,是東芝堅持不能從東京證交所下市--這件事究竟哪裡不好?更令人震驚的,則是日本政客與官僚看來「默契十足」,儘管東芝在過去幾年爆出商譽問題,他們從來沒對該公司嚴苛質疑過。

東芝的不良決策範圍廣闊,包括2015年金額達13億美元的假帳醜聞,還有在美國核能業務成本鉅額超支之後,減列63億美元的支出,然後在未取得會計師事務所PwC的背書情況下,延遲了兩倍的時間提交財報;而東芝在不久前也宣佈要換掉PwC,表示這能解決全年度營利陷入僵局的問題並維持上市。

20170504_Toshiba_NT03P2

東芝社長綱川智(Satoshi Tsunakawa)在公司官網上宣示將重新取得投資大眾信任
(來源:東芝)

要拯救東芝一定得拋棄記憶體業務?

現在的日本輿論一面倒地偏向拯救一家傳奇性的本土企業,怪的是很少有人提及該如何拯救東芝的記憶體業務,就算他們將該業務稱之為日本半導體產業之光。

畢竟,如果東芝的快閃記憶體業務成功出售,拿到的錢--估計為180億美元到270億美元--最後將會收進母公司的口袋,而不是被賣掉的NAND快閃記憶體業務本身;該業務部門的工程師一起被售出之後,也不會看到任何一分「賣身」錢。

到目前為止,可悲的是在日本全國對東芝的討論中,缺乏來自傳統上沉默寡言的日本工程社群之聲音…

 
繼續閱讀:東芝記憶體業務競標成為政治角力場?(下)

編譯:Judith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