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東芝記憶體業務競標成為政治角力場?(上)  

如果有誰會認真思考對東芝記憶體業務最好的未來,應該會是那些花了好幾年時間開發技術並將之推上市場的工程師們;就算他們通常並非決策者,難道不應該有人問問他們想要什麼?說不定他們就有實際的想法,能幫助東芝的快閃記憶體業務在全球市場上繼續生存。

20170505_Toshiba_NT03P1

東芝2016財務年度第一季到第三季(共九個月)的財報數字
(來源:東芝)

為此EE Times記者向日本微細加工研究所(Fine Processing Institute)所長湯之上隆(Takashi Yunogami)討教對東芝記憶體業務之未來的看法;湯之上曾任職日立(Hitachi),為乾式蝕刻(dry etching)技術專家,並曾撰寫多本關於日本半導體產業的書籍,目前擔任數所日本大學的客座講師以及日本晶片公司的顧問。

問:在東芝記憶體業務的四家競標者(WD、Broadcom、SK Hynix與鴻海)中,你認為誰最合適?

湯之上:我只能告訴你哪一家對東芝的記憶體晶片工程師來說是最糟的選擇,那就是由WD、KKR、INCJ與日本開發銀行(DBJ)組成的聯盟;我還聽說日本政府正在徵求來自日本企業的投資,到目前為止,只有富士通(Fujitsu)與Fuji Film是唯二兩家願意拿出一點資金的廠商。這對東芝的晶片業務會是災難性的選擇。

問:為何是災難性的?

湯之上:像是那樣的大型聯盟,往往會遵循一個以內部共識為基礎的決策程序;但記憶體晶片業務需要的是快速、大膽而且果斷的投資策略,甚至在市場週期走下坡時也是如此。這是為什麼三星(Samsung)的DRAM業務能夠在市場勝出;一個包含太多廠商的大型投資聯盟,永遠無法取得成功。

問:如果以你的看法這是最糟的選擇,那最好的會是哪個?

湯之上:用消去法,我個人偏向鴻海;我認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最有氣勢──準備好在東芝的記憶體業務賭一把。

鴻海對東芝記憶體業務的出價是270億美元,是競標者中最高的,伴隨而來的還有夏普(Sharp)與蘋果(Apple)各27億美元的投資。

日本對技術出口的管制

問:鴻海與SK Hynix的競標看來對日本官僚與政治人物們沒有太多吸引力,他們不喜歡看到日本的技術被中國或是韓國人使用獲控制,是這樣嗎?

湯之上:他們是以外匯外貿法(Foreign Exchange and Foreign Trade Act;日本簡稱為「外為法」)為藉口,不讓本土技術出走;但這是沒有意義的。

問:根據我的了解,「外為法」有點像是美國的外國人投資審議委員會(CFIUS),日本政府雖然口頭上表示國際貿易應該是自由的,但考量到國家、民眾與環境安全,對邊境做一些控制與協調也是有必要;所以你為何認為「外為法」是沒有意義的?

湯之上:很多關於3D NAND技術的機密以及IP,中國早就已經有了;東芝並非唯一開發3D NAND技術的廠商。

20170505_Toshiba_NT03P2

長江存儲科技準備在武漢興建記憶體廠
(來源:湯之上隆)

現在擁有中國武漢新芯(XMC)的紫光集團(Tsinghua Unigroup),投資了一家名為長江存儲科技(YRST)的記憶體廠,即將於武漢建廠;該廠將利用Spansion的Mirror-Bit技術(一開始是為NOR快閃記憶體而開發,後來三星將之用於開發NAND快閃記憶體),而武漢新芯也已經投入32層3D NAND的試產。

許多半導體業者是在相互糾纏的交叉授權協議網路下運作,因此日本的「外為法」對於防堵先進技術根本發揮不了作用,因為那些技術早就已經在韓國與中國進行開發。

問:那麼你對Broadcom/Silver Lake這個競標者的看法是?

湯之上:理論上來說,這個競標者取得批准的障礙應該最低,因為Broadcom並非東芝快閃記憶體業務的競爭對手(因此沒有反壟斷的顧慮),而且該公司並非中國業者(也不需要擔心技術出口管制),背後還有Silver Lake這個金主。

但為何Broadcom需要NAND快閃記憶體技術?這家公司收購東芝記憶體打算做什麼?這些都不清楚。缺乏Broadcom背後動機資訊,使得其收購提案看來前途不妙,而且我沒看到該公司有任何日本政府支持的投資夥伴。

被忽略的工程師聲音

問:不久前路透社(Ruters)報導,Broadcom也正在與INCJ、DBJ洽談合作競標,他們可能會與WD搶奪日本政府的支持;而現在我還聽說你最近曾與一些在東芝四日市(Yokkaichi)據點的工程師見面,他們有什麼看法?

湯之上:雖然有人在質疑以180億美元收購東芝的NAND快閃記憶體業務是太貴還是太便宜,東芝的記憶體工程師們說他們根本不在乎,因為那些錢不會投資在NAND業務本身,與他們完全無關。

問:他們對此感到憤怒嗎?或是感覺灰心?

湯之上:這是當然,他們很憤怒;NAND快閃記憶體業務是東芝集團的支柱之一,那些工程師沒有做任何錯事,他們努力工作並對公司的營收做出貢獻,但他們卻要被賣給未知的新老闆。有一位年輕工程師才剛加入東芝半導體部門兩年,他對我說:「我原本想著我進入了一家成長性很好的公司,但現在我被告知只是為一家製造電梯的公司工作。」

問:你有看到很多東芝的員工因此離職嗎?

湯之上:我聽說在東芝的總公司,有很多人開始找新工作;在記憶體業務部門,我預期會有許多競爭對手如武漢新芯、三星等等,會以高薪來挖角NAND快閃記憶體工程師。東芝已經發生了大規模的人才流失情形,包括有一些資深東芝工程師已經前往武漢新芯任職。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Politics Muddy Toshiba Bidding,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