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疑地,下一代無線標準——5G,即將來臨。各個技術委員會正致力於解決與這項複雜、深遠且多方面標準有關的許多議題,包括頻段定義、操作演算法、多天線模式、資料速率、錯誤管理、複雜的頻率、時間與空間多工,以及測試套件與設備等許多層面的問題。當然,還必須要有許多新的電子元件,才能讓所期待和需要的各種性能表現成為可能。

5G將支援達到60+ GHz範圍的載波頻率,因此要將標準轉變為支持使用者實際情況的程度還有許多工作尚待完成。無論這種情況何時才會發生,如今看到毫米波 (mmWave)系統如何被視為主流應用的候選技術,已經相當令人震驚了。暫且不提使用波導以及微波世界的其他干擾波:5G將會需要全新的類比/混合訊號IC (即使訊號本身是數位的,但在這些頻率下的一切仍都是「類比」的)、封裝技術、天線、基礎架構、拓撲結構、被動元件、互連、製程技術、建模和模擬工具等等。

20170509_5G_NT02P1 圖1:新興的5G標準「發展藍圖」漫長且複雜;這也是至今無法深入探索所需技術創新之處 (來源:Slideshare.net)

5G的發展到目前為止一切順利。但是,對於5G的未來承諾同樣存在缺點。就像許多先進技術的發展一樣,其性能規格是由不同的委員會所建立的標準而制定的,5G也成為一個充滿希望的想法和願望清單的漩渦。業界技術人士、專家和觀察家都將自己所有的願望投入這一標準中,只是其中有些願望能實現,其他的則否,如圖2所示。

20170509_5G_NT02P2 圖2:5G標準承諾了許多新的應用場景和功能;像這樣的看法比比皆是 (來源:5G.co.uk)

無論如何,5G的支持者和推動者都抱著很大的希望,但這總是相當冒險的。產品推出的時間表太長,意味著將會出現一段不確定、不兼容性以及使用者沮喪的時期。例如,手機可能在某些地方使用,但到了其他地方卻可能會出現問題,資料速率將無法達到所承諾的速度,衝突不相容的情況也會經常發生。

在一般情況下,這些問題並不至於影響我;畢竟,這種成長的痛苦只是技術進步旅程中的一部份。但我擔心電信營運商和智慧型手機供應商所做的許多承諾將遠超過實際表現,導致另一輪「工程師給我們承諾了,卻沒有實現」的批評。就像深夜的談話性節目主持人和喜劇演員,如果少了點政治「幽默」和諷刺性的評論,無疑地將會是一種「敗筆」。這並不是一種最近才出現的情況,但隨著技術社群開始著重於為黃金時期準備好的進展,這種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了。

甚至有許多產品在早期部署階段即面對這種嘲諷。例如,當波音787夢幻客機(Boeing 787 Dreamliner)因大型鋰離子電池組裝故障起火導致嚴重的問題時,這些深夜談話性節目的名嘴們都拿這個問題來大作文章。我甚至聽到其中有人(以幽默又帶點認真的口吻)說,波音公司應該到當地的汽車用品店拿幾百個車用的鉛酸蓄電池來替換,那麼問題即可迎刃而解…

對我來說,這種「玩笑話」大多都只是反映了說話者的無知,事實是他們覺得擁有了從一開始就能完美作業的高度先進技術。他們不明白潛在的問題、未知數、折衷以及在衝突性能特性之間的微妙平衡。簡言之,這是在消譴工程師的玩笑話。只為了搏君一笑,讓主持人得到掌聲,而讓那些真正創造事物的工程師還得再次遭受無禮的對待。

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對於像5G這樣尚未開始提供就有太多「討論」的風險所在。由於設定了模糊且改變中的期待——通常還十分樂觀,整個計劃可能一開始看來就像失敗了,甚至會反映在其支持者上。有時候,靜靜等待,直到進一步推出產品、測試、評估與發佈週期後會更好。

但是,較早期的市場吸引力惑與行銷推廣,以及能作出承諾和預測的機會都非常強大。這是讓人很難抑制的榮耀。糟糕的是一旦事情的發展無法符合行銷的承諾時,也會出現讓工程師備受責難甚至嘲笑等意想不到的後果。

你曾經希望自家公司的「團隊」不要太早宣傳某種新產品嗎?因為你擔心過早的行銷活動可能導致使用者混淆、挫折,甚至憤怒?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Why 5G Impresses and Worries Me,by Bill Schw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