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控制半導體,不簡單是國計民生和資訊安全的問題。更多是一個國家主權問題。」這是6月3日,展訊通信(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銳迪科董事長李力游在近期展訊與惠州(編按:位於廣東省)仲愷高新區簽約儀式上的講話。

近期大唐聯芯、高通、建廣資產、智路資產共同成立的合資公司——瓴盛科技(貴州)有限公司在電子業界引起了軒然大波,其導火索來自於紫光股份董事長趙偉國在朋友圈的一番炮轟。對於瓴盛科技的成立,目前業界和媒體很多陷入道德層面的批判和口水戰,很少有人從國家戰略和半導體產業的角度來分析問題。

為何半導體設計產業對國家戰略如此重要?展銳(編按:展訊與銳迪科已於2016年整合為紫光展銳)在半導體設計領域究竟處於什麼樣的地位?與高通(Qualcomm)、聯發科技(MTK)相比,展銳的技術實力究竟還有多大差距?瓴盛跟展銳到底有沒有可比性?

對於以上問題,筆者專門摘錄了李力遊的這部分講話(部分順序有所調換),雖然很多並沒有明確的回復,但是相信各位專業讀者可以從中得出自己的判斷,以下是演講實錄:

(編按:為忠實呈現演說內容,以下文字除簡繁字體轉換,其他名詞保留簡體中文用法)

對半導體產業的掌控是國家主權問題

「大家好,今天我彙報的這個材料實際上是三週前跟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在上海做的彙報,當時大概彙報了兩個多小時。我們不僅僅是想介紹我們在惠州的這個項目,更多的是把國家半導體設計以及國家資訊安全跟國家主權的關係講清楚。」

「這個概念是2013年、2014年我們在開座談會的時候,馬凱副總理提出來的,他說:“能不能控制半導體,不簡單是國計民生和資訊安全的問題。更多是一個國家主權問題。” 我們看到美國最近退出了巴黎協定,實際上每一個國家都在為自己的生存和發展著想。根據美國的出口條例,14nm的工藝製造可以搬到中國來,但是Intel的x86架構的CPU設計和其它關鍵技術的設計絕對不能離開美國本土。」

「目前美國對中國禁運的部分晶片設計技術包括:CPU/GPU、毫米波、電源管理、高速I/O、AD/DA、DSP,類似於這種東西在美國是不允許向中國出口的。所以x86晶片的製造可以拿到中國來生產,但是X86的設計本身絕對不能拿到中國來。 美國對晶片設計的法律是非常嚴格的,超過對晶片製造的法律。晶片製造、生產可以在台灣,也可以在中國大陸,這個美國政府是允許的。但是相對製造,美國對於設計的控制很嚴。為什麼控制這麼嚴?說明真正的半導體的命運是掌握在設計手裡的。」

「所以我認為晶片製造和設計是兩個不同概念的東西,真正掌握核心晶片技術是設計。如果一個強國不掌握自己的半導體設計,對不起,你沒有掌握自己的命運。就好像C919大飛機,兩個東西不掌握在自己手裡,一個是發動機,一個是控制系統。所以命運是掌握在別人手裡的。掌握半導體設計是掌握自己命運的唯一途徑。」

為什麼要以半導體設計為龍頭?

「 根據05年出的半導體發展綱要(《國家積體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裡面明確講到,“以半導體設計為龍頭,以半導體製造為基礎,以半導體設備為支撐”。注意,這三條把“半導體設計為龍頭”放在第一位,這個提法是有根據的。 我們半導體設計可以帶動手機零元件的需求,包括智慧財產權的開發,還有產品包括手機、晶片的測試。」

「講到半導體設計,它本身的雇傭人數比較少,我們公司的員工才5,000人。我們到惠州來可能也就雇1~200人左右。但是有一點非常重要,我們去年的銷售是20億美金的營收。但是我們每1美金的營收可以帶動50美金的周邊效應,什麼意思呢?從半導體設計開始,到半導體製造、半導體封裝,還有手機終端的設計、軟體、製造、測試,終端品牌、管道等各個環節都從上游的晶片開始。」

「 1999年我在博通工作的時候,那個時候手機晶片公司都在美國、歐洲、日本。到現在只剩下高通、展訊、聯發科三家,海思和三星半導體都不算是一個獨立的協力廠商晶片公司。」

「好多人問我這個問題,怎麼一路過來的?當時的手機市場比現在要大多了,在市場增加,使用者變多的情況下,真正的玩家越來越少。很難用很好的話來回答,就是半導體產業的東移是必然趨勢,我舉幾個例子好了:」

「第一,中國是最大的半導體消費國,我們的電子製造業需要大量的半導體;我們的半導體二次回收產業也是全球最大的。回收的手機晶片都賣得很好,以至於影響到我們的生意。」

「第二,手機的製造,除了個別的越南、韓國之外,都在中國。」

「第三,中國是最大的手機/智慧手機消費國。 所以整個產業在過去的10~15年產生了最根本的變化。這些變化帶來了公司、產業的變化。這個是全世界的手機,從2011年到2017年還是20多億,但是中國晶片設計業在快速崛起。」

「美國半導體比較熱的時候實際上是上世紀80年代的。比如高通的市盈率是100倍,現在高通的市盈率是14倍。我們當時展訊做得很不錯,但是也是10倍左右。現在中國現在上市的半導體公司,真的假的不知道,但是市盈率都很高。我開玩笑說,在美國你說是做半導體的,沒人尊敬你。你在這說是做半導體的,人家還尊敬你,市長還接見我。這是在中國才有的事情,我在美國說我做mobile phone chips,他們說是不是potato chips?」

「半導體這一波在美國已經過去了,中國現在正好是需要半導體的時候。就是說“天時、地利、人和”,做事情如果沒有時機的話,你能力再強,錢再多,工作再玩命,一點用也沒有。」

「三分天下有其一」,2016年展銳出貨7億套

「簡單說一下展銳。展銳現在大概是5,000多個員工,實際上就是銳迪科和展訊合併起來的。我是09年開始擔任展訊的CEO,當時的年營收大概是14億人民幣。去年大概120億人民幣的營收。所以一路上來,也蠻辛苦的。 2014年我們大概出貨份額(全球基帶市場份額)是23%,2015年我們是25%,2016年我們大概出了6億7,000萬套,大概佔全球27%。聯發科佔28%,高通佔32%。所以我們已經具備了所謂“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市場地位。」

「在今年2月份的MWC巴賽隆納通信展上,左邊是Intel的CEO,我們發佈了Intel 14nm的晶片,這個晶片是英特爾投資的,在產業界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現在Intel投資15億美元,占我們的20%的份額。我們實際上從2014年、2015年的時候開始做28nm,現在是14nm我們已經做出來了。與整個生產最領先的工藝實際上沒有什麼差距。那麼明年我們會做7nm。」

20170612-spreadtrum-leo-11

「我們的專利有2,000多項,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核心專利。重要的是你有沒有能打到別人,或者是保護自己的專利。我們得了五次國家特技進步獎,一次特定獎,兩次一等獎,兩次二等獎。我跟老外說,老外對這個獎是一點概念也沒有,其實得這個獎是很困難的。如果是國企應該對這個獎有概念。 我們最大的客戶實際上是三星,我們去年給三星供了1億8000萬套SoC。三星全部手機全球出貨量的40%是用展訊的晶片。當然還有其它的客戶,華為、聯想、小米、Micromax這些品牌。」

「我經常給很多領導講,半導體行業核心技術實際上是100%依賴於半導體設計而不是半導體製造。我們現在的手機晶片比過去的PC、筆記本晶片功能更強大,功耗更小。 在過去的十幾年裡,展訊一直不遺餘力的投入到中國自己的技術標準的制訂上,並在關鍵技術領域起到了重要作用。當然,這些標準也為展訊的發展帶來了很好的機會。」

「2016年,展訊出貨基帶7億套,一個套片大概4到5個晶片,所以如果這樣算的話展訊的手機晶片出貨是非常大的。智慧手機出貨2億套,占全球智慧手機的18%。去年4G晶片出貨9000萬套,占全球11%。另外,展訊的80%晶片銷往一帶一路地區,這個概念現在非常熱。尤其在印度,展訊在2016年已經第一次超越了聯發科,達到了55%的市佔率。」

展訊與高通、聯發科的差距有多少?

「在中高端產品上,我們比對了展訊的iwhale2和競爭對手的產品,標紅的都是超越的。這個是我們花了很多錢和時間來做的。這是長期的資本和人才的投入和積累。」

「好多人不理解,希望快速出結果。做半導體設計,要出成果至少要1~2年時間,甚至有的比如5G投入產出要更長的時間。我們的多媒體、攝像機、射頻都花了3~5年的大量的技術投入。」

「以前紫光不理解,後來才知道做一顆晶片的週期很長,還不一定工作。所以難度很大,很多人不願意做這個事情這需要領導的基本判斷力,有時候領導會希望在任期內出結果,但是這個不符合這個產業的發展規律。所以很重要的是要理解,但是中國作為一個正在成長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必須有自己的半導體設計,這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這個是我們做的4G的功能手機,160元人民幣,這個非常便宜。我們讓所有的窮人都能享受數字生活,也可以惠及到一帶一路的沿線。」

「當然高通在高端的通信技術領域比我們和聯發科都要做得好。但是我們在某些局部的技術領域也比對手做得好。這個是今年做出來的,雙卡、雙待、雙通,我們有32項專利。這個高通、海思等公司都沒做出來,我們做出來了。」

「還有低光拍照的功能是在特別暗的時候實現拍攝。因為我們曾經有用戶提出要求,在非洲陰天的時候拍黑人不行。他們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們能在黑天把黑人照出來。 這個是馬凱副總理非常關心,就是我們2.5G的時候,我們跟高通比落後10年左右。到3G的時候,落後5年左右。到了LTE 4G的時候,我們大概落後2年左右。」

「我們現在有專門的團隊在做5G,我們希望2018年末2019年初做出第一個R10的晶片出來,我們希望在2019年做出第二個SN的R10出來,到2020年做出第一個R16,這個才是真正的5G標準。」

「也就是到5G 真正的R16之前,這個是很關鍵,到5G的時候我們就跟高通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了。 這一張圖馬凱副總理很關心,就是在2/3/4G技術、WIFI/BT、GPS/BDS、AP/ISP、5G、IOT這些技術對手有的我們都有。這好像聽起來挺好,對比員工數量,我們是5,000人;聯發科有1萬5,000人,聽說6月份他們要裁3,000人,但是還是有10,000多人。高通是32,000人,所以綜合人數來說我們是非常少的。」

「研發投入我們是6.7億美金,聯發科的投入是21億美金,高通的投入是51億美金。所以投入程度不一樣,最終反映出來的結果是在很多高端的產品上,我們是不行的,尤其是跟高通比起來。 經過十幾年的努力,我認為展訊比海思做得要好。海思沒有WIFI、沒有PMU、沒有一大堆東西呢,跟我們沒法比。我們是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這方面做得最好的。但是我們跟第一名和第二名比(高通、MTK),差距還是非常大的。我們在投入上還是不夠的。」

「在軟體上,我們相對來說跟高通的差距比還行。在工藝制程下跟高通有一點差距但是還好。再往下看就不一樣了,CPU、GPU、DSP這三個,展訊和高通的差距依然較大,我們全採購,高通全自主,蘋果幾乎全自主。雖然有比較大的差距,但是我們正在彌補這個差距。」

自主研發的CPU架構javelin

「很多領導人問我們,CPU的設計掌握在誰手裡的?這個不是有錢就能做出來的。ARM是做IP的公司,高通的驍龍系列就是拿ARM的原始程式碼做出來的。我們(展訊)是繼高通、蘋果之後,全球第三家從ARM拿原始程式碼自己做CPU的公司。聯發科和海思也沒這麼做。這需要長時間的投入,還有人才的問題。」

「我在矽谷從蘋果招人累死了,需要花很多錢,兩年前組建團隊,到現在晶片出來。晶片出來大概有兩個星期了,效果非常好。我想我們這一幫農民怎麼能做出這種高級東西?但是確實做出來了,想來也是我們拜佛拜得比較好,效果還不錯。 這個項目我們能夠做出來,是跟國家的基本安全需求有直接關係的。以前國家的這些資金都是分散開來給很多企業,這次在2015年,歷史上第一次把所有的錢集中起來給一家公司,就是展訊來做這個項目。」

「我們談了好久,說是給25億,但我們自己要先出15~20億。就是東西做不出來,你一分錢拿不到,我們自己需要先大量的投入。我作為一個CEO來看,其實風險還蠻大的。但是這個項目對於國家來說很重要,對公司的發展也有一定的好處,我們利用這個機會呢,想把我們的公司走上一個新的臺階,所以也冒了很大的風險接受這個項目。」

「當然,我接受這個項目也有一定的信心,我們的技術團隊還是不錯的。這個項目做出來,我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這麼做的好處在哪?不是說你自己做的東西就一定比別人好。我們現在有一個晶片叫9850,這個是四核的。我們把這個ARM的CPU摳出來,摳出來以後把我們自己的CPU,叫“javelin”(標槍)放進去,它的四核的面積我們可以做6核。包括我們明年還要做更強大的晶片,我們可以把功耗、性能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來調整。」

「最後來說說這次展銳落戶惠州,我們現在要把北京、上海、深圳的人放到惠州來,這件事可能比較重要。能夠真正找到一個在華南地區吸引人才,而且能夠長期幹下去的地方。非常感謝惠州政府對我們的支持,我們的好幾家客戶都在惠州,見客戶也非常方便。」

「惠州靠近深圳,但是深圳這個地方房價貴的離譜,所以我們是非常看好惠州的。我們到惠州來,是希望長時間的把事情做好。我們現在會把幾個方面落到惠州來,第一個是北斗技術、人工智慧、和半導體的一些技術研發放到惠州來。我們的發展規劃是把我們的實驗室,包括硬體測試放到惠州來,這樣惠州就會成為我們全球的硬體測試驗證中心。」

(本文原刊於EE Times China,完整PPT摘錄請連結原文;作者微信帳號:jimli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