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威爾科技(Marvell)最近新任的技術長Neil Kim正是該公司亟需的人才——他在今年四月加入後,預計將為Marvell帶來正面、積極的改革契機,有機會讓該公司徹底改頭換面。在加入Marvell以前,Neil Kim曾經是博通(Broadcom)的核心工程團隊主管。他在日前與《EE Times》的訪談中,分享了接掌技術長一職的心得。

Marvell正歷經一場前所未有的冒險行動,而且仍在持續進展中。大約在一年前,由於公司的營業額嚴重下滑並面臨因財務問題而被調查的危機,Marvell的創辦人(也是夫妻檔)——執行長Sehat Sutardja與總裁戴偉麗(Weili Dai)雙雙辭職下台。Marvell在2015年的營收與獲利分別約為36億美元與4.35億美元,去年的營收下跌到26億美元,虧損達8.11億美元。

當時,Marvell已經撤換高階管理層與整個董事會了。去年五月,由Novellus Systems前執行長Rick Hill接任Marvell董事長。去年六月,Maxim Integrated的高階主管Matthew Murphy接替執行長的工作。不到一年間,Murphy底下僱用了六位高階主管,其中包含從競爭對手博通找來的三位主管,Kim就是最近就任的第三位高階主管。

20170615_Marvell_NT31P1 Neil Kim,Marvell技術長

營業額嚴重下滑的情況到去年有了顯著改善。根據去年會計年度結算,營收與獲利分別達到了23億美元和2,100萬美元。公司總員工人數為4,600位,較2014年的7,300人減少了40%。據目前的管理階層預估,2017年10月以前還會再精簡900人,這代表將會取消一些產品開發專案,並出售幾條產品線。

Murphy的目標是在今年10月以前完成組織重整。即使重整後,該公司仍將面臨許多策略的挑戰與調整。

當Marvell專注於重整時,整個半導體產業也面臨著關鍵的整併期。Marvell在嵌入式處理器、乙太網路與Wi-Fi無線網路市場的主要競爭對手們正持續增強自己的實力,以因應市場成長減緩的趨勢。例如,博通與安華高(Avago)整併、高通(Qualcomm)收購恩智浦(NXP),晶片產業面臨新一階段的整併,並擴大經濟規模。

Marvell目前有一半的事業可說是「夕陽產業」,像是硬碟控制器,這一市場需求高度仰賴幾家大客戶。

除了Western Digital (WD),Marvell的第二大客戶是東芝(Toshiba)的電子事業部,目前該部門也即將被出售。第三大客戶WinTech則是規模較小的記憶體模組製造商。

該公司前執行長Sutardja本身是工程師出身,花費許多心力在專案開發上,曾經在ISSCC 2015的專題演講中提到晶片互連技術,例如他開發的MoChi專案。

Kim在過去15年的職業生涯中,負責建立與管理博通的核心工程團隊,擅長晶片的設計與再利用,博通在不斷併購成長的過程中,也相當仰賴他這方面的能力。

Kim去年在博通被併購前退休,安華高收購博通之舉是當時最大的併購案之一。以下是我們在Marvell位於矽谷的總部與Kim的對話。

與Marvell技術長Neil Kim的訪談

請談談當初為什麼決定進入Marvell?

我從博通退休後,並沒有打算真的開始找工作。但在博通時認識了當時Marvell董事會成員Robert Switz,他有一天打電話問我能否與Murphy見面,我認為這是很難得的機會,因此就答應了。

我知道Marvell當時正在進行重整,Murphy也提到他的重整計畫,進度已經走了一大半。我很欣賞他的做法與行事風格。

這是一場重大變革。所有的高層都是新血,而且充滿熱忱。我知道組織重整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但他們陸續完成了一些目標,並擺脫高度競爭但利潤低的產品線。Marvell還退出了電視與手機市場等消費性電子產品領域;當博通退出手機市場時,我曾經參與了整個過程,因而有著這方面的經驗。

Marvell現在希望專注於雲端運算與基礎建設,以及能帶來高利潤與市場成長的產品線,目標是高於整體半導體市場的平均成長率。

我覺得與Murphy一拍即合。加入Marvel還有幾個原因:以前一直將Marvell視為競爭對手,也相當尊重其研發工程團隊。加上重整以後,我感覺Marvell在未來具有成長性與獲利能力,產品線也能滿足目前的市場需求。

您曾經在WD擔任工程主管,當時它是Marvell的客戶嗎?

WD在當時並非直接客戶,我們設計自家硬碟的晶片,雖然負責讀取通道晶片,但並非為了增加產品功能,而是要降低成本。我曾經在1995年與Sehat與Pantas兩兄弟見面,那時他們剛成立Marvell這間公司。我當時還不相信他們能設計出硬碟晶片。但在我離開WD到博通工作時,WD隨即與Marvell合作開發讀取通道晶片。

能否談談您的經驗,像是在博通時處理被併購公司的設計與再利用狀況?

我看到很多公司不為人知的作法——從小處著手但極其重要。我負責數位IP共享和開發。有時候,我認為我們在這方面已經做得很好了,但看到別人如何共享IP,才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透過彼此學習能隨時提高效率。

除了少數的情況,我們與被收購的許多公司都合作得很好。集中式(Centralized)工程的規模相當大,展現良好的成長動能,也沒有太多合作不良的狀況 。

當博通被安華高併購時,是否曾有過其他考量?

在我離職後,曾與以前的同事有過幾次午餐會面。

您在博通學到哪些值得帶進Marvell的經驗?

我鼓勵跨事業群的互相協調與合作,每家公司在這方面其實都可以做得更好。Marvell有很強的創新文化與執行力,我希望透過持續培訓進一步提升這些優點,在新的專案中加強其執行力並簡化流程。

有人跟我說Marvell在首次試產晶片[WL6]過程中碰到問題,如Bobca?

我必須先了解當時的整個過程。我認為我們執行的狀況很好,但還沒有機會研究以前的流程。當時他們告訴我IP檢查、浮水印與檔案庫都沒有問題。雖然供應商曾反應一些狀況,但消費端尚無任何表示。

我目前已經與幾家機構一起參與了一些設計檢討會議與圓桌論壇,我們的工程師能力令我驚艷,表達簡潔扼要且集中重點,圓桌論壇的氣氛也很友善。

從硬碟到雲端設計

Marvell的研發經費這幾年來都高達10億美元左右。您上任後是否調整新的目標?

半導體公司以往通常會在系統SoC方面投入營收的25%~30%做為研發支出,如今的投資比重大約是15%~20%;整體趨勢大約是15%,但高階產品方面約投入20%左右。

很多類比公司的投資還不到10%,而且多半著重在獲利率上。類比產品通常較SoC更為成熟。

如何讓硬碟事業部實現差異化?

在儲存方面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硬碟市場的成長持平,而且將逐漸微幅下跌。但我們將在雲端儲存應用市場上取得成長,並進入更高階的硬碟市場。此外,投入ASIC與商用晶片市場也是不錯的機會。

隨著許多校園網路升級到10G乙太網路(Ethernet),網路市場也是另一個成長的領域。我已經預見我們正朝著非常不錯的方向進展。

此外,作為企業無線接取點(AP)晶片市場的領導廠商之一,我們也看好高達數十億美元的汽車應用市場。

汽車市場方面,您會專注於發展乙太網路晶片?

是的。

Marvell很早就投入ARM伺服器的研發。現在還會繼續下去嗎?

我們目前有許多ARM核心為架構的處理器,但並不打算繼續經營伺服器市場。

您認為Sutardja所倡議的互連技術MpChi未來如何發展?

這是一個很棒的概念、開發模組化途徑和封包介面,以便加速上市時間和提供靈活性,如此一來則可節省成本和時間,也可以使一些應用程式更有效地執行。這是十分理想的設計,可以用來處理多個晶片或IP。

總結來說,您覺得技術長的這個工作如何?

身為Marvel的技術長,在工程部門應該扮演推動者的角色,我會試著瞭解工程人員的專長及其顧慮,並協助他們進步與提升;我還計劃帶領他們一起成長,我也很樂意學習新事物。

提升團隊士氣以及雇用最優秀的人才,正是我的任務之一。Marvell仍提供了一個令人振奮的工作職場,我們將在儲存與通訊領域同步成長,讓業績表現出色且獲利可觀,我認為有機會在此與公司一起成長,共同推動良好的創新文化。

從南加州搬到矽谷,您的感覺如何?

我告訴我們的人事副總,原本以為這裡是割喉戰場,但事實並非如此,這裡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人們都很親切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