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自動駕駛車輛平台「獨霸」情勢儼然成形?(上)  

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首席分析師Luca De Ambroggi將高度自動駕駛車輛的設計挑戰分成軟、硬體兩個部分:「顯然Nvidia想為客戶提供(包含軟硬體的)完整解決方案,但在實際的商業交易中,售出的配套產品可能包含不同的模式。」

他舉出兩個可能的情境,首先是一階汽車零組件供應商與車廠可能取得完整的Nvidia解決方案(也就是內含Xavier晶片的DrivePX平台搭配Nvidia的AI軟體),其次是:「他們可能只採用軟體與演算法的部分,盡可能在硬體方面保持不相關;透過這種方法,車廠甚至可以拿到更好的SoC價格,並確保有第二供應商來源。」

De Ambroggi補充指出:「不過你看,軟體有大量的附加價值,而且有高利潤;」他認為,與Intel相較,Nvidia的優勢是正在對資料中心以及人工智慧訓練基礎架構發揮影響力:「他們因此在為客戶提供包括IT基礎建設在內的最佳化解決方案上,處於一個最有利位置。」

根據De Ambroggi的觀察,讓自動駕駛車輛平台競爭更複雜化的是:「這種AI盒子需要來自不同供應商、不同感測器的資料輸入(而這是Nvidia無法掌控的),並將資訊/行動決策遞送到其他通用電子控制單元(這些ECU也是來自不同的供應商);」而其實到最後,只要能滿足車廠的需求,盒子裡有什麼可能也不重要:「不過I/O仍得確保有最基本程度的標準化,我認為車廠/一階汽車零組件供應商需要關心這件事。」

持續變動的合作夥伴關係

而從Nvidia最新宣布的Volvo合作案也可以發現,夥伴關係的變化也在自動駕駛車輛從研發階段轉向量產的過程中出現──Volvo在瑞典Gothenburg採用Nvidia平台進行的「Drive Me」自動駕駛車輛研發專案,原本是採用Almotive (原名為AdasWorks)的軟體;但現在與Autoliv合作開發並製造汽車安全系統的Volvo,將用Zenuity軟體來取代Almotive。

根據新聞資料,Zenuity是Volvo與Autoliv各持一半股權合資成立的車用軟體開發業者,目標是打造下一代自動駕駛車輛技術;Zenuity將提供Volvo自動駕駛軟體,Autoliv也將透過廣泛的銷售通路,將該軟體銷售給第三方業者。

在此同時,由汽車底盤大廠ZF與汽車照明/雷達系統大廠Hella共同開發、採用Nvidia Drive PX平台的系統,將結合雷達與前向攝影機、專屬軟體,催生能符合歐洲新車安全評鑑協會(Euro NCAP)認證的所謂「Level 3」自動駕駛車輛。

20170629_Nvidia_NT02P1

ZF 的ProAI自動駕駛系統
(來源:Nvidia)

Nvidia的資深車用業務總監Danny Shapiro聲稱,自動駕駛車輛從研發過渡到量產階段,會是一個容易轉移的過程,不需要任何重新設定,系統也是程式碼相容;他表示,Nvidia的架構是開放性的,是一種軟體定義、由AI系統驅動的平台。Shapiro解釋,Nvidia平台的開放性允許一階供應商編寫客製化新軟體、添加新功能以及更新,這種晶片架構能執行不同版本的軟體:「它是開放而且可擴展的,並因此能讓車廠保持領先。」

技術顧問機構Vision Systems Intelligence (VSI)創辦人暨首席顧問Phil Magney認為,Nvidia在市場的強大氣勢,來自於該公司已經打造了:「近乎完整的自動駕駛車輛技術堆疊,有各種硬體、程式庫以及開發工具,因此車廠、一階供應商以及其他第三方開發商能建立自己的應用;此外該公司也有(與一階夥伴們合作打造的)漸進式ADAS與自動駕駛量產解決方案。」

所以,其他人不用玩了?

IHS Markit的De Ambroggi同意,Nvidia在AI方面佔據了有利位置,並且在與汽車業者的合作方面達到了「關鍵多數」;不過儘管將Nvidia與Intel視為在硬體方面明顯的領先者,他強調市場情勢仍有可能改變,因為車廠或許會尋求更無關硬體的的平台。

De Ambroggi表示:「我們別忘了,AI平台並不是駕駛/控制車輛的唯一電子系統;」從ADAS/自動駕駛的角度、特別是在短/中期來看,市場情況仍有可能改變。因此他的看法是,其他電子零組件供應商(如TI、NXP)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安全系統與AI還需要更多進展,更緊密配合、步調一致,而且系統備援機制(system redundancy)也是有必要的。」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Nvidia Deals Tilt Robo-Car Race,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