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發下豪語要讓法國成為一個「新創公司國度」(Startup Nation),讓當地的工程師、科學研究人員以及創業者們摩拳擦掌、準備闖出一番天地。

在一個勞動法規僵化、對聘用與解雇人員有諸多限制的國家,做「正確」的選擇很重要;因此法國人傾向於規避風險,能任職於法國郵政總局(La Post)或是法國燃氣公司(Gaz de France,GDF)、法國電力公司(Electricite de France,EDF)等公家機構或大型公用事業單位,是很多法國人的志向。

也就是說,「新創公司」這個概念與近代(至少在20世紀)的法國社會風氣是完全相反;筆者於21世紀前十年旅居巴黎時親眼見證了法國人的食古不化,當時認為就算再過一百年他們也不會改變、甚至不想改變。

但這個國家真的已經不同,我最近幾年頻繁造訪法國,特別是在上個星期我於新總統馬克宏上任後首次前往,都讓我對它改觀──現在有無可爭議的證據表明,法國對於「新創公司」不只是說說而已,當地的研究人員以及創業者之間已經開始出現「網路效應」。

法國研究機構CEA-Leti近日於Grenoble總部慶祝50週年,執行長Marie-Noelle Semeria邀請了數百位科技研發夥伴齊聚一堂;在同一週,馬克宏則於巴黎為號稱能容納1,000家新創公司、世界規模最大的育成中心Station F揭幕(最上圖),其幕後支持者包括Facebook、Microsoft與Amazon等跨國大型企業,其中Microsoft還將在該中心推動最新的AI新創公司計畫。

CEA-Leti的50歲生日與Station F的成立這兩件事在表面上看來沒有直接聯繫,但傳達的訊息是相同的:Semeria所代表的是一個累積半世紀經驗的微電子技術領域堅實科研、工程基礎,馬克宏則是以Station F告訴法國人,將這個國家的科技實力發揮於大大小小各種應用的時候到了,而且現在就可以行動。

Semeria在CEA-Leti週年慶時表示,該研究機構自從成立以來,一直都將「挑戰既有想法」視為信條:「我們一直關注新點子,我們也必須一直保持行動力。」馬克宏則在Station F揭幕儀式上對現場創業者說:「複製成功模式的時代結束了,你們的存在證明了規則已經被打破。」

馬克宏對法國人的激勵顯而易見,筆者在Grenoble聽到的每場演講或是技術簡報,幾乎都有人提到他的名字;曾任NXP與IMEC工程師、目前服務於市場研究機構Yole Development的Thibault Buisson跟我說,馬克宏為法國的學生、新創公司與科技產業社群帶來了信心與勇氣:「就像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Obama)那時候對美國人說“是的,我們可以(Yes, We Can.)”。」

而且不只是學生以及創業者,50歲的CEA-Leti也被馬克宏的冒險精神感染,宣佈與德國研究機構Fraunhofer Group簽署合作協議,將聯手推動歐洲的微電子技術創新。

筆者認為,以上的合作訊息聽起來更像是法國、德國與歐洲,宣示與美國矽谷分庭抗禮──歐洲產業界已經比美國矽谷更快接受了摩爾定律(Moore’s Law)式微的現實,也迅速地確定該發展那些對歐洲來說很重要的技術。

在馬克宏上任之前,[法國已經吹起推動技術創新、鼓勵創業的風潮,因此無論他有沒有當選,法國的新創公司都已經開始萌芽;而現在身為法國總統的馬克宏則是鼓勵創新的最重要推手,除了公佈一系列吸引海外人才與投資的措施,包括提供居留期四年的技術簽證,也透露政府將設置一筆100億歐元基金,為法國的技術創新與新創公司打造更具吸引力的環境。

20170704_France_NT01P1

法國科技產業的投資案數量與金額規模在2016年創新高
(來源:CB Insights)

CEA-Leti的Semeria在接受EE Times專訪時則表示,在馬克宏擔任法國總統之前,該研究機構在過去50年也催生了64家法國新創公司;儘管與Station F的上千家新創公司目標比起來是微不足道,但Leti很早就意識到鼓勵新創公司的重要性,因為這些新創公司是讓創新技術走出實驗室、邁向商業化的關鍵。

鼓勵創業是為了扭轉社會文化

筆者是在一場去年10月於巴黎舉行的研討會Hello Tomorrow Summit上首次看到馬克宏本人,他與曾任美國紐約市長的彭博(Michael Bloomberg)同台對談,並發表了一些關於新創公司的想法,讓我一直銘記於心。

他當時以英文表示:「事實上,當我擔任經濟部長的時候,我真的很愛那些創業者;創業者不會要求任何東西,反而是那些大企業會一直遊說,讓政府的政策對他們有利…政府無法為新創公司提供創業處方簽、也無法代替他們創業,但可以創造一個對新創公司友善的環境。」

馬克宏其實知道,光只有新創公司無助於法國的經濟發展;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新創公司的失敗率都很高,這是一個無可避免的現實。但透過讓年輕一代的法國人以及科技產業社群支持新創,馬克宏正在為法國的社會文化轉型播種,促使人們對於職業、未來發展以及對國家的責任有不同思考。

而到目前為止,馬克宏已經成功地激勵了法國的科技產業社群──儘管他們只佔據法國總人口的很小一部份。他們呼應馬克宏的熱情或許證明是有感染力的,讓更多的法國人對創業文化有所認知,包括其風險、報酬以及價值。

有多位與筆者交談過的工程師,也都對於這種「馬克宏效應」抱持希望,表示他們現在的總統似乎是肯定並驗證了他們的工作──研究、工程與設計──成果;而對於創業者來說,馬克宏的鼓勵正是他們需要的助力,如以下他在社交網站Tweeter針對Station F揭幕的貼文:

20170704_France_NT01P2

馬克宏的Tweeter貼文翻譯:創業者正在寫他們自己的故事;你不想要別人或是你的國家來幫你寫人生故事,那就成為一個創業者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Macron, CEA-Leti Push Startup Movement,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