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剖析《中國製造2025》:你為什麼該關心這件事?(上)  

似曾相識的劇情?

中國政府在幾年前推出了俗稱「大基金」的中國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此計畫初始構想是在2014至2017之間提供1,200億人民幣(約200億美元),再加上中國各地方政府與私募股權基金總共挹注約6,000億人民幣(約1,000億美元),以推動對具備關鍵技術之海外企業的策略收購。而迄今中國已經促成了國內IC設計業者展訊(Spreadtrum)與銳迪科(RDA)的合併,以及跨國公司包括英特爾(Intel)、高通(Qualcomm)在當地設置據點。

在半導體製造設施方面,中國也進行了幾項決定性的投資;舉例來說,紫光集團(Tsinghua Unigroup)正在武漢、成都與南京建立製造據點;其中紫光集團旗下長江存儲科技(Yangtze River Storage Technology)在武漢興建的是將生產3D NAND的12吋晶圓廠,預計今年底或2018年初開始營運。

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國正積極擴展其半導體產業版圖,而最具話題性的就是中國試圖收購幾家海外晶片業者;但有好幾樁潛在收購案最後都因為美國政府的海外投資審議委員會(CFIUS)阻撓而破局──包括對飛利浦(Philips)旗下在美國有數個據點之照明業務Lumileds的收購提案、對德國晶片設備業者Aixtron的收購提案都被駁回,還有具中資背景的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收購基金對萊迪斯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的合併案也仍在CFIUS審查中。

迄今《中國製造2025》對中國晶片業者帶來什麼優勢?

究竟到目前為止,《中國製造2025》對中國本土半導體產業帶來了什麼優勢?在西方業者的眼中,看起來在很大程度上是成功的;但針對同一問題,北京清華大學教授魏少軍(Shaojun Wei)給EE Times的回答是:「這是個好問題…其結果是有好有壞。」

當然,中國還沒能把「願望清單」中的海外晶片業者收歸囊中,不過到目前為止已經掌握了進入記憶體技術開發與量產競賽的機會──這是一個在今日若無法負擔晶片生產所需之龐大資源,根本無法達到的成就。更重要的是,針對跨國半導體業者如英特爾與高通,中國有效利用了「准許進入市場」這張牌,為其本土半導體產業帶來養分。

儘管中國本土的半導體製造與無晶圓廠IC業者確實因為政府政策而加速成長,魏少軍仍表示他感到有些失望──確實,中國一直在經歷無晶圓廠IC產業「淘金熱」,在2011年中國已經有500家無晶圓廠IC業者,目前估計超過1,300家,但他表示這個數字有嚴重誤導之嫌。

「整體產業的規模並沒有達到水準,這些無晶圓廠IC業者太小了;」根據魏少軍觀察,在2016年中國無晶圓廠IC產業的大部分營收(總計1,644億人民幣的81%),來自僅13%的無晶圓廠IC業者,有超過一半的中國無晶圓廠IC業者年營收不到1,000萬人民幣(約150萬美元)。

在另一方面,美國政府智庫東西中心(East-West Center)的資深院士Dieter Ernst指出,中國市場已經成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跨國業者;目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在2016年總營收規模3,330億美元的全球半導體市場中,佔據約45%比例;根據他的觀察:「舉例來說,英特爾有五分之一的營收仰賴中國,高通的收入則有將近一半是來自中國。」

既然已經投資了這種仰賴中國市場的經濟模式,對英特爾與高通來說,要放棄能讓他們擴展或至少維持在中國市佔率的機會很難;Ernst觀察指出,這也就是為什麼英特爾大手筆投資展訊,高通也投資了中國晶圓代工大廠中芯國際(SMIC)。最近高通還同意與中國的聯芯科技(Leadcore)及兩家大型投資基金,合資成立一家名為瓴盛科技(JLQ Technology)的公司,其目標是設計並銷售針對平價手機應用的晶片,這是一門若少了中國市場很難做成的生意。

歐美對《中國製造2025》的憂慮…

今年稍早,歐盟商會(EU Chambers of Commerce)與美國商會(U.S. Chambers of Commerce)各自公開發表了針對《中國製造2025》的批評。歐盟商會的報告指出,歐洲人特別憂慮中國利用該政策「強迫以技術換取市場進入權;」此外也擔心中國可能會限制海外投資者進入中國市場或參與政府採購案;美國商會也提出類似的看法,指出《中國製造2025》似乎是為中國本土業者提供優惠補助,以提升其研發能力,並支持他們收購海外的技術、強化整體競爭力。

說正經的,有鑑於全球半導體產業在過去幾年與大力扶植本土晶片產業的中國交手之經驗,美國與歐盟商會對《中國製造2025》的潛在憂慮並非空穴來風,而且可能已經發生。不過Ernst指出,如英特爾與高通等半導體領導廠商並非採取防守策略,而是反過來利用中國取得成功,而他認為:「對西方科技業者來說,前進中國可取得的潛在龐大收益會遠超過《中國製造2025》帶來的威脅──至少在接下來五年左右時間。」

委外生產的吸引力降低?

透過《中國製造2025》,中國將製造業生產線的現代化視為國家優先目標,而中國以外的世界其他國家也開始重新思考製造業;如市場研究機構IHS的製造技術首席分析師Alex West所言,他們已經觀察到各家企業的觀點正在改變:「現在他們發現委外生產的吸引力降低。」

West表示,一個關鍵因素是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上揚,更重要的是,相較於在一個遠離客戶的地方製造產品,有部份製造商發現在地生產據點能更有利於客製化;IHS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新興的工業自動化趨勢改變了成本計算方法。此外根據West的觀察,製作產品原型與產品量產的進入門檻也降低了。

促成上述趨勢的因素,包括協同機器人(co-bots;能與人類並肩工作的機器人)、3D列印,以及透過擴增/虛擬實境(AR/VR)遠端訓練新手作業員等等新技術的興起;West坦承,目前產業界正在做的,雖然仍是圍繞著那些新技術的大量概念驗證開發,但他們將會實現製造大眾化,為中小企業、新創公司開啟進入生產線的大門。

West認為,其他先進技術特別是人工智慧(AI)、深度學習,也將有助於發現生產線上的工具未校準問題,或是在生產過程早期階段偵測缺陷;他解釋,在生產流程的每一個步驟監測並收集資料,將在品質控制方面創造更高的能見度,並可達到節省能源、減少浪費的終極目標。

而West也強調,工業4.0:「不會只是一種技術,而是各種技術的演進;」其關鍵要素從感測技術、資料擷取,到連結與分析,都是「實現更好結果」的必備條件,而且需要有一整個生產系統的合作夥伴才能達成。他解釋,這需要公司管理層與員工都更專注於資料。

不過就算是在幾年前就已經開始推行工業4.0計畫的國家,也並不一定都能達到高效率的結果;West表示:「曾有相同的(工業4.0)解決方案──原始設計是為了關鍵設備的可預測性維護──用在兩座不同的工廠,其中一座工廠能取得良好的投資報酬,但另一座工廠卻因為認為該方案沒效率而完全停止使用該方案。」

事實證明,將工業4.0與生產力連結在一起的關鍵是「人」,這種新科技的應用需要人們的知識以及意願;而如果缺乏人才,以及不願意透過連結網路分享敏感資料,就可能會是《中國製造2025》的弱點所在。

 
繼續閱讀:剖析《中國製造2025》:你為什麼該關心這件事?(下)

編譯:Judith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