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這磨人的機器小妖精!

作者 : David Benjamin,EE Times特約作者

是不是能直接把一個標示「吼!」的按鍵整合到所有裝置裡面...

我對機器大吼大叫了…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晚上我跟我老婆(EETT編按:她就素偶們的首席國際特派記者Junko Yoshida女士…^_^)從外面吃完晚餐回家,準備坐下來看一會兒電視,但當我手握遙控器,不小心按到幾個我從來沒碰過的按鈕,電視螢幕突然就灰了…聲音跟其他功能都是正常的,但因為沒有畫面,看不到選單,所以根本不知道怎麼復原。

幾分鐘之後,我開始對電視大吼大叫。而身為每天與工程師、技術菁英打交道的資深科技記者我老婆(她還曾經跟電視機的發明人很熟),以為我是在吼她,馬上叫我閉嘴;我急忙解釋,不不不,我是在對該死的電視大叫。她相當理智地回我(其實她也是用吼的),電視機或遙控器又聽不懂我說什麼,所以我明明就是在吼她。

我們兩個就這樣一邊鬥嘴一邊試著透過按每個按鈕、拔掉電源插頭再插上…等等方法,想讓電視恢復畫面;在過程中,我沒辦法停止大吼大叫,我老婆則是不停碎唸(大概唸了一千次有),說無論是機器、電子裝置或科技,根本不會像人類那樣思考,所以操作它們得依循一套僵化、非直觀的系統性步驟,否則會讓機器混淆、然後用一種人類使用者無法預料的方式來「報復」我們──例如讓電視沒畫面也不提供任何能恢復功能正常的建議。

後來是我靈機一動,拔掉電視機與牆面插座的所有纜線,強迫它忘記為何要出現灰畫面,逼我們的有線電視機上盒重新開啟…終於,一切恢復正常。

不過我老婆是對的,我其實並不是在對著機器大吼大叫──當然也不是在吼她!老天明鑑…我吼叫的對象是英國籍匈牙利裔作家Arthur Koestler筆下之《機器中的鬼魂》(The Ghost in the Machine);不過Koestler所指的是人類的聰明才智與無生命材料之間近乎神秘的結合,讓創意發明成為現實,無論是以詩歌或是一連串0與1的形式。而這裡的主語是「人類」。

所有裝置都起源於人類的腦袋;人類發明了方向盤、打蛋器、能折疊的智慧型手機等等各種東西。但是,那些「人類」跟我們大多數人不一樣,每個具創造力的社群類似於一個與世隔絕的宗教團體,有他們自己才懂的語言和儀式,就像是詩人愛用的各種隱喻手法,而且他們通常都不願意把他們的秘密公諸於世,或者根本沒意識到會有人不懂。

普羅大眾不需要強吞任何一個詩人的作品,但是技術專家們所開發的產品最終是要被廣泛應用的,像是電視遙控器,還有不久前「背叛」過我的手機… (EETT編按:這是另一個讓我們作者Benji對著機器大吼大叫、與手機線上支付有關的慘案,在此就不贅述,有興趣的讀者請連結原文「圍觀」)

大多數曾經按錯開關、把螺絲鎖到錯的螺絲孔、不小心碰到某個鈕…的人,最常有的反應大概就是叫一聲「吼!」 (EETT編按:偶們討論很久覺得在台灣好像用這個字來代表英文單字「Oops」最傳神…) 因此我的建議是,我們偉大的科技開發社群既然能把原本需要一個房間那麼大的電腦才能實現的運算性能縮進一只智慧手錶裡面,是不是能直接把一個標示「吼!」的按鍵整合到所有裝置裡面,如此一來人類使用者要是弄錯了甚麼,只要按下這個鈕就可以不費力也不花錢地讓技術支援人員知道發生什麼狀況。

可以嗎?拜託…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he Gremlins in the Machine,by David Benjamin)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