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工程師也能在家工作躲疫情?

作者 : Sally Ward-Foxton,EE Times特派記者

越來越多企業因應疫情擬定營運應變計畫,以及調整員工的工作模式,輪流採取在家工作、分區辦公或錯峰上班。但是,電子工程師可能需要使用EDA工具或測試設備,要如何在家工作?

為了防堵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蔓延,目前在整個歐洲以及全球的其他許多國家實施了各種策略,鼓勵民眾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要求或強烈建議市民遵守法令以避免群聚感染。因應這些措施,大部份企業的因應之道就是讓員工居家工作(work from home)。但是,設計工程師可能需要使用EDA工具或測試設備,他們要如何在家工作呢?

例如在法國,總統馬克宏已下令全境封鎖,民眾非採買食品等必要活動不得出門,違者將受到處罰。

晶片製造商Kalray的公司總部就位於法國格勒諾布爾,該公司致力於為資料中心和任務關鍵系統開發多核心處理器。他們如何應變才能在配合政府法令下仍維持營運?

Kalray執行長Eric Baissus在接受《EE Times Europe》採訪時表示,Kalray已經在本月16日之前達到100%讓員工遠端工作的目標了,甚至比法國全境封鎖禁令開始更早24小時達標。但這也意味著該公司必須為其約15-20%尚未配備筆記型電腦的員工提供工具與設備。

Baussus說:「事實上,遠端工作對Kalray來說並不陌生,因為我們大多數員工本來就經常會在家工作,有的還很習慣經由安全連網從家中連接到Kalray來啟動模擬、檢查測試套件的進度等等。EDA是可以在伺服器上執行的大型工具,因此硬體工程師現在可以在家中透過筆記型電腦存取遠端伺器上的應用程式,而不一定得到公司從工作站執行。軟體開發也是如此,開發人員可以透過伺服器存取在公司的工作站以及工具。」

Coronavirus, work from home

歐洲工程師如今都靠視訊會議和VPN等技術在遠端工作

Baissus解釋說,從長遠來看,該公司正面臨更大的挑戰,因為某些任務確實需要在現場進行。

他說:「對於某些工作性質以及部份團隊(例如董事會)來說,其本質就是必須要到現場實際進行操作,因此,即使整個團隊可以幾天或長達幾週投入遠端任務,也無法在遠端100%涵蓋所有的活動。」

他解釋說,有些員工需要到辦公室來執行諸如更改設備的配置、執行複雜的測試或連接開發板之類的任務。Kalray的計劃是在必要時,每一次輪流2至4名經授權的員工到現場進行手動操作(為了安全起見,必須由多人共同執行)。

Kalray還必須為另一個可能長期面對的問題預先做好準備:當幾乎每個人都在遠端工作時,如何有效維持公司內部的溝通。

Baissus說:「在團隊內部、不同團隊之間以及與管理階層之間的溝通,對於過去必須密切合作的工程師來說,仍然是一項嚴峻的挑戰。因此,我們建立了新的通訊流程並使用靈活的專業工具,讓大家可以在線上聊天或開視訊會議。」

現在就要準確地評估遠端工作對業務的影響,似乎還言之過早,但Baissus表示情況「到目前為止還算順利」,但他每天都會監控營運效率,並保持與客戶、合作夥伴和供應商的密切聯繫,以確保能預先發現任何問題。

啟動團隊支援模式

而在英國,目前也強烈建議所有人之間保持社交距離,而且為了那些健康狀況特別不利的人更必須與其完全隔離。但是,情況正在迅速變化中。《EE Times Europe》幾天前才有機會採訪到GraphCore執行長Nigel Toon,如今,英國的學校、酒吧、餐庭、電影院和大多數商店都關閉了。

總部位於英國布里斯托的AI加速晶片新創公司Graphcore在全球各地都設有辦事處。Toon表示,GraphCore長期追蹤該公司在中國團隊的最新消息,現在已經能夠掌握疫情的發展了。他提到自今年1月初以來,該公司位於中國的團隊一直處於封鎖狀態。

「如今在歐洲的我們正逐漸進入類似的模式,」Toon說。「但我們已經妥善地設置好讓員工在遠端工作了。我們在視訊會議上投入了大筆資金,總的來說,我們讓員工能夠更有彈性地安排工作——大部份的人都可以在家工作,並成為其日常工作生活中的一部份。因此,從這種角度來看,我認為一切都已經到位了。」

遠端工作也影響到GraphCore的大多數工程師,他們的工作通常需要實際進入實驗室才能工作,因此,GraphCore安排讓這些工程師輪流在可控制的情況下進駐。

他說:「我們所有的工程師都能夠透過安全的VPN存取EDA工具。我們已經在網路安全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讓工程師們可以放心在遠端工作。此外,我們的辦公室一樣保持正常開放狀態,但在硬體存取權限上執行『團隊支援』(tag team)模式,因此不必每個人都同時在辦公室,工程師就可以設置實驗,然後在遠端進行控制。」

而在工程部門之外,GraphCore舉辦了多場線上網路研討會,以因應許多產業活動陸續取消。Toon表示,參加線上活動的出席率很高,而且還吸引了來自全世界各地居家工作的人參與。

為了因應不可避免的供應鏈衝擊,該公司也在努力做好萬全的準備,期望盡可能減輕對於其業務的影響。然而,像這樣大規模的全球性事件可能造成的效應畢竟是難以完全抑制住的。

Toon說:「很顯然地,如今蔓延全球的疫情將會延緩我們與客戶關係的進展。但我想其他市場上也將面臨同樣的情況——各種決策都將會被推遲,所有的業務進展也將會放緩,因此我們必須為此做好準備。」

你的公司採取哪些應變計畫來配合政府的抗疫措施?您認為所有的工作都能在遠端工作嗎?您是可以(或無法)在家工作的族群嗎?為什麼?或者,您的工作必須在實驗室進行研發或在現場操作,而您如何克服技術問題在家工作「躲疫情」?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Engineers Rely on Tech as Europe Goes Into Lockdown,by Sally Ward-Foxton)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