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至於威脅隱私 人臉辨識也還不能成為執法幫手

作者 : Lou Covey,EEWeb特約作者

政府和執法部門多年來一直在使用人臉辨識技術,但一些新的應用技術還遠遠不夠全面、不夠準確。

最近有關人臉辨識技術的新聞鋪天蓋地,其中大部分是關於一個頗具爭議的應用程式,ClearviewAI。這表示普通媒體、普通民眾和執法部門實際上對人臉辨識技術的開發狀態和AI功能知之甚少,才會如此關注。

ClearviewAI從Facebook、Twitter、LinkedIn和Venmo等社交媒體網站上抓取了30億張影像,並將它們與利用網路搜索到的姓名、地址及其他重要資料關聯起來。該應用目前已賣給全球600個警察局,警方可以在街上拍照或拍攝監控視訊,並透過該應用將其上傳到資料庫中,以辨識潛在的罪犯。

ClearviewAI應用是由澳洲一位精通電腦的越南移民Hon Ton-That開發。他之前還開發了另一個應用程式,用戶可以將Donald Trump的頭髮安放在任何人或物件上,Ton-That正是憑這一應用程式而聲名鵲起。他聲稱ClearviewAI已經幫助員警逮捕了數百名罪犯,包括虐童者和強姦犯,但警察局沒有對此進行回應。

實際上,執法部門幾年前就開始使用影像搜索App了,也就是說他們早就使用這種搜索功能了。例如,你可以自拍一張照片,然後在Google上搜索這張照片顯示在其他哪些地方。利用Apple Photos也可以在你的資料庫裡搜尋特定的人,但我絕對相信Apple不會保留這樣的資料庫(筆者眨眨眼…到底有沒有,你自己看吧)。所以,ClearviewAI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兒。

關於ClearviewAI,我有很多疑問。首先,社交媒體平台是禁止其他公司或個人從他們的網站上抓取使用者資料。對於這一點,Ton-That這樣解釋,「很多人都抓取平台資料,平台都知道。」這或許是事實,但一旦你承認了,可能就再也不被允許這樣做了。Ton-That的說法也許很中肯。Facebook可以給他「方便」,就像放行Cambrige Analytica一樣。值得一提的是,ClearviewAI從這項技術中獲得了豐厚的回報,其中包括來自Peter Thiel的幾十萬美元,Peter Thiel是Facebook董事會成員,屬於超級保守派。

其次,這項技術很容易被「拒絕」。你可以進入社交媒體帳戶,將地址、電子郵件、電話號碼和生日設置為不可見。瞧!你已經不在警方接觸得到的資料庫裡了,非常簡單。人們願意公開分享這麼多的資訊,對此我表示驚訝。我自己甚至連電話號碼都不再印在名片上了,除了電話號碼,有很多種方法可以聯絡到我。

另外,人臉辨識技術還存在準確率的問題。我也見到其他一些類似的西方技術,聲稱在判定情感、年齡、性別和種族時的準確率超過90%。但實際上沒有哪一種技術如他們所說的那樣準確。其中一項技術在分析我的時候,連65%的準確率都達不到,年齡錯了、身高也錯了,還說我天生臭臉,因為它一直判斷我在生氣……實際上我並沒有。Ton-That宣稱其應用程式的準確率只有75%,四次中會出錯一次。而且,與所有其他人臉辨識應用程式一樣,對於皮膚較黑的人,ClearviewAI也常常判斷錯誤,有時甚至可能還弄錯ID。

人們關心的另一個問題是,在人臉辨識這一技術領域,中國在做什麼?事實上中國在這方面取得的進展較ClearviewAI要大得多,但仍然不夠全面。中國已建立了一個犯罪份子資料庫,但尚未開始收集全國所有人的人臉資訊。另外,中國還從所有合法入境的旅客護照上採集了他們的生物辨識資訊,但這比犯罪份子資料庫要小,不過這帶來了另一個問題…

…繼續閱讀請連結EDN Taiwan網站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