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禁閉」64天 她終於從湖北回到深圳上班啦!

作者 : 小A,ESM China

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而封閉兩個多月的中國湖北終於解禁,EE Times姊妹刊、總部位於深圳的《國際電子商情》編輯同事,也終於從湖北宜昌的老家順利「返崗」;請看她艱辛復工路程的一手報導...

身在湖北宜昌的我,終於迎來了可返程復工的好消息!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仍在瘋狂蔓延,目前全球確診人數已破百萬;不過,此時的中國已經取得了「抗疫」的階段性勝利。3月25日,湖北省政府正式下達通知:自25日零時起,恢復除武漢市以外的省內外旅客列車秩序,解封武漢市以外所有鐵路車站的到達出發通道,推進中歐武漢班列等全部鐵路貨運正常營運。

湖北宜昌疫情現狀

宜昌市位於湖北省中西部,約420萬人口,新冠疫情共累積確診病例931例,累計治癒出院894例,死亡36例,屬於湖北省中等嚴重的城市。

宜昌疫情感染最為嚴重的區域是西陵區(372例),其中葛洲壩分區又最為嚴重,因為該區是外出武漢務工人員的密集區,春節前夕大量武漢務工人員返程,致使宜昌市40%以上的感染人群來自該區域。

宜昌市新冠疫情確診人數ToP3區域

交通解禁,票還是難買!

因交通3月25日解禁,我不得不退掉1個月前就訂好的4月中旬的機票(當時預判4月中旬解禁,看來,能掐會算的功夫還要再提升)。

票依然難買,規模較大的航空公司如深圳航空、南方航空等,因得到政府補貼暫未營運,正在飛行的都是一些小規模的航空公司,如東海航空、吉祥航空等,且很多航班需要中轉才能到達目的地。高鐵也必須提前預約。

在多方衡量下,我訂到了4月3日由宜昌直飛深圳的機票。

復航一周後的三峽機場。

算算日子,自1月23日起,湖北所有省市「封城」至3月25日宣佈交通解禁,我一共在家渡過了64天「幽禁」的日子,其中60天在家遠端辦公(2月3日公司復工)。

如今,終於自由了!(那是飛一般的感覺…)

言歸正傳,在「宜昌-深圳」返程旅途中,我記錄了中國「疫情尾聲」時期搭乘航班的各個細節,下面將一一呈現。

1. 去機場:公車「間隔落座」

宜昌城際公車已恢復運行,但相比疫情前,乘載的人數大大減少,且要求「間隔落座」,以前45座的公交大巴,現在只允許22人落座,上車前必須查體溫、查健康綠碼、查身份證、查是否戴口罩是必備工作。

宜昌公交大巴車,間隔落座。

2. 機場直擊:難過第一關

進入機場大門的第一關就是查體溫、出示身份證和健康碼;這是疫情前沒有的。

在這個環節,我們發生了一件緊急的事情──

非湖北籍的小朋友必須出示出生證明才能登機。

非湖北省戶籍的小孩,必須擁有戶籍所在地的健康證明或出生證明方可登機,這一下可急壞了…因年前回湖北時疫情尚未爆發,我們並未帶夠小孩的相關證件,深圳家中又無人,一時急的團團轉,幸好急中生智,找到小孩所在幼兒園的老師,發來了相關證明影本,冒險過關。

一位南昌戶籍的小朋友也遇到了同樣的困境,臨時打電話向家人求助,才順利登機。

3. 值機處:恢復正常

第一道安檢後,我們進入值機(EETT編按:報到劃位)大廳。相比疫情前,大廳人少了很多,值機處只開通了2個服務窗口,足以服務所有旅客。

   三峽機場值機處僅開通2個服務窗口。

可能因疫情好轉,這裡並未要求排隊的旅客保持一定的間隔,但都必須戴口罩,值機處的酒精消毒凝液可自取使用。辦理值機業務的小姐姐也只戴了口罩。

登機前的正常安檢。

在順利辦完手續後,開始進入登機前的第二道安檢,這道程序與疫情前並無太大差別,不再檢測體溫,主要查看是否攜帶違禁品、充電寶、雨傘、電腦等例行檢查。因為有近距離接觸,此處工作人員都穿著防護服。

4. 候機大廳:嚴密防護,各出奇招

安檢結束後,進入候機大廳,人明顯多了起來,工作人員都穿著防護服,戴著防護眼鏡和口罩。

候機大廳人滿為患,工作人員穿著防護服。

小朋友的「雙重保險」。

候機的旅客也穿戴著各自認為安全的防護裝置,比如穿著一次性雨衣,年老人甚至穿著防護服,帶有小孩的旅客,一般都是「雙重保險」——除了口罩外,還戴著一層透明面罩。

5. 登機:艙門10公尺處,設置特別「檢查點」

相比疫情前,登機多了一道程序:以前只有兩道程式,一是檢票准入,二是入艙前機票查驗。而現在除了之前的兩道程式外,機場在艙門前的10公尺處設置了一個特別檢查點,旅客必須出示機票、身份證和健康綠碼,並接受體溫檢測。

艙門10公尺處的檢查點。

登機後我們發現一個問題,頭一天在網上值機選座時,中間座位顯示「灰色」,即不可選,而實際上登機後發現卻是滿座,這說明「宜昌-深圳」人員返程需求迫切,航空公司可能臨時做了調配。

登機後各種換座位,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一家人坐在一起更安心)

6. 飛行:一次體溫檢測+簡餐

飛行過程中,所有旅客都做了一次體溫檢測,而飛機餐是簡單的三明治和礦泉水,方便快速用餐,縮減不戴口罩的時間。

飛行過程中的測溫。

穿著防護服與護目鏡的長者。

因疫情多發人群是年長者,因此有年長旅客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戴著防護眼鏡和口罩,下機時額頭滿是汗水。

7. 落地:粉紅色的「接收證明」

飛機落地前,我們進行了最後一次測溫。這次下機的時間比疫情前長了約20分鐘,因為要等待接收地——深圳機場工作人員的檢查接收。

  深圳機場工作人員「接收」檢查。

工作人員穿著白色防護服,查看身份證、健康綠碼,並測量體溫,並為「合格」的旅客發放粉紅色的「接收證明」;下機時出示該證明方可出艙。

粉紅色的「接收證明」。

 

8. 地鐵:「非接觸式」購票,新鮮!

在機場大樓乘坐垂直電梯到達機場接駁地鐵所在的地下一樓,工作人員要求出示健康綠碼以及掃碼購票(以前是人工售票、自助售票、地鐵卡和深圳地鐵APP共4種通行方式,現在統一歸為「非接觸式」售票單一種)。這對不習慣使用網際網路的老人來說會有些困難。

  深圳地鐵「非接觸式」購票。

9. 社區檢測

筆者深圳住宅的社區大門口設置了「返程人員登記處」,測量體溫、出示綠碼、查身份證、登記隨行人員基本資訊,並拍照取證。

返程人員登記處。

這只是第一關。

第二關是到達社區服務管理處進行二次登記,這裡要求資訊更詳盡,除了查體溫,檢查身份證和健康碼外,還要填寫如航班號、聯繫電話、具體住址等資訊,並簽署「湖北人深反崗人員防疫義務告知書」,資訊填妥後管理處會為每人發放一張粉紅色「出入許可證」,憑此證方可出入社區。

社區出入證明。

我大致數了一下,自湖北家中出發到深圳家中,期間一共查體溫7次,出示健康碼7次,出示身份證5次。重重關卡真的很累,但時隔2個月,回到充滿活力的深圳,也是一件樂事!

10. 復工:一切恢復到疫情前的樣子

4月7日,返程後第一天上班。

早上7點,深圳地鐵檢測和管控已經沒有想像中嚴格,幾乎恢復到了疫情前的狀態。工作人員沒有查體溫,也沒有要求出示綠碼和檢查身份證,只是人流比疫情前少很多,疫情前擁擠的11號線,如今變得十分寬鬆。

8點25分,抵達公司樓下。

入口處,疫情高峰期的各種溫馨提示仍在(佩戴口罩、測體溫、保持間距等)。進入大廈後,物業工作人員測了一次體溫。值得一提的是,大廈物業在電梯處準備了按電梯的專用紙巾,很貼心哦…

公司大廈入口處和電梯處

8點30分,在公司門口打上班卡,前臺處量了一次體溫,進入正常辦公狀態。無比開心的是,作為公司最後一名復工的員工,還能領到開工「利是」(EETT編按:紅包),簡直Perfect!

領到公司最後一份開工「利是」。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