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劇「去中國化」?業界人士的看法是…

作者 : 王瓊芳,ESM China主分析師

近日,日本和美國政府「提議」撤離在中國的製造企業回日美本土,或遷移至其他國家。對此言論,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人表示擔憂,認為這將對中國的經濟體系和現有供應鏈造成重創──事實真的如此?

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累計確診人數已超過200萬且仍呈上升趨勢,因受疫情的影響,近日,日本和美國政府「提議」撤離在中國的製造企業回日美本土,或遷移至其他國家。對此言論,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人表示擔憂,認為這將對中國的經濟體系和現有供應鏈造成重創──事實真的如此?《國際電子商情》連線了業界資深人士,他們均給出了不同的看法。

湘海電子董事長楊林就認為,美國個別政府官員發表該言論乃「政治噱頭大於實際意義」,他指出,美國疫情前期的防控決策失誤和疫情發展帶來的失業率飆升導致美國國內矛盾日益激化,此時美國提出將製造業「撤離中國」只是為緩和內部矛盾找的一個藉口而已。

事實上,美國在歐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期間就高喊要將製造業撤回美國,這麼多年過去了,該言論一直存在。因此,中國產業鏈轉移或撤出,並非是疫情的特殊產物,而是一種多年來的常態。不過,疫情仍扮演了「催化劑」的角色,讓全世界看到中國因應緊急公共衛生事件的高效及中國製造業的強大,特別是各國對呼吸機、口罩、防護衣等抗疫物資的爭奪,讓他們意識到,若沒有本土製造業,是一件無比危險的事情。

然而,西方國家借疫情談「去中國化」則有失偏頗,從人道主義來講,中國不會對抗議物資刻意限制出口或坐地起價,相反,中國正在向國際社會施以人道主義幫助;二是新冠疫情只是偶發的短期事件,疫情結束後產業鏈將恢復。至於西方提出的中國正在「樹立大國影響力」、利用防疫物資「洗劫全球資本」、加速「產業鏈集群化」等,多是面臨疫情危機時脆弱的情緒發洩。

二戰後,隨著全球經濟的恢復發展以及21世紀高度資訊化時代的到來,全球一體化成為必然趨勢,全球產業鏈形成了無比精細的垂直分工協作,每個國家作為產業鏈的一環,都有自身的優勢。以電子產業為例,美國的優勢在於前端高精尖的晶片設計能力,日本的優勢在於高精密材料和設備輸出;台灣的優勢在於半導體製造及封測,歐洲的優勢在於高階工業自動化及消費市場。這些難道不是更容易卡其他國家脖子的有力武器?對於中國因人口紅利帶來的「中低階製造業」和「產業鏈配套」優勢,為何就要被視為威脅,而且要「去中國化」?

更何況,相比日美,中國目前在高階晶片設計和製造業方面還存在很多不足,非幾十年難以追趕,而西方國家借助疫情加劇「去中國化」的言論其實正如楊林所說,是欲蓋彌彰,另有所謀。

《國際電子商情》的部落客「天涯書生」(本名唐偉)也給出了相同的判斷。他分別對日本和美國的「撤離」行為給出了差異化的解讀;他認為,日本提議製造業遷出中國,是從降低供應鏈的風險和業務連續性角度來考慮的,即避免製造產能集中在單一地區和國家,為公司和企業以後的營運埋下高風險炸彈,一旦出現「疫情」或自然災害,產業鏈可能面臨再次停擺。

「美國則有所不同,」唐偉表示,有關部門或議員提議製造業回遷美國,並非是從產業安全角度來考慮美國經濟,而是政治主張和政治口號,是為了贏取選票和政治支持的一個噱頭,也是為了迎合少部分對疫情帶來影響的失業群體和遭受病毒損害的人群的一次「作秀」。雖然美國在疫情過程中深受製造業空心化的打擊,但這並非這些人提議的主要動機。

撤離中國不實際?

從全球製造業的發展軌跡來看,遵循著「美日韓-台灣-中國大陸」的趨勢,目前東南亞正在快速崛起,未來,全球製造業還可能轉向非洲,這是全球一體化和產業高度分工的必然結果。

「日美最先遷入中國的產業也是服裝、箱包、鞋等,這些產品對成本的敏感度非常高,今天很多這類企業又遷往成本更低的國家和地區;」楊林表示:「我們要認清這個趨勢,我們國家的低端製造業會慢慢遷出中國,到印度、越南等國,10~20年後還會遷到非洲國家,不必過度悲觀。」

產業轉移是必然趨勢,但有人提問,若現階段日美執意將製造業撤離中國,滿足現實條件嗎?這會對中國帶來哪些具體的影響?

首先,搬遷成本很高。唐偉表示,美國和日本將少量的技術和資金密集型產業,如高階醫療、航空和高階晶片等撤回部分到本國或東南亞,是可能和可行的,但大量的產業遷移並不現實,也是日美企業負擔不起的。

其次,重建成本和競爭風險更大。即便日美政府承擔全部的「搬家費」或者稅收制度獎勵,在本土重建產業鏈的高昂費用,依然會將企業壓垮。同時,從「資本逐利」的本質來看,有幾個企業願意承擔企業遷回本國後經營利潤和行業競爭力的急遽下滑、進而被競爭對手淘汰的風險?

「逆全球化短期內很明顯,但長期難實現;」資深產業顧問談榮錫表示,電子產業鏈相對比較複雜,很多年形成的合作生態不可能一下脫鉤,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資金進行重組,絕對不是僅透過搬遷費能解決的。在現階段,企業優先考慮的是活下來,產業鏈重組或許會列在中期計畫。另外,逆全球化,也將違背純市場行為,更會壓制競爭,人們將最終付出額外的代價,導致經濟增長放緩。海外公司都看得到,如果有內在動力,為什麼還需要他們政府的補貼來推動?

「逐利是商業的本性,賺錢就幹、不賺錢就不幹了,或者換個地方。中低端產業搬回去競爭力沒有了,面臨的是倒閉。除非跟美國國家安全息息相關的企業,在美國製造,貴賤政府都買單。可衣服、鞋襪,政府會買單嗎?更何況,美國政府每年可支出的財政預算才有多少?」有受訪者大膽推測。

此外,企業是否聽從政府的意願也是個問號。唐偉說:「眾所周知,美國和日本企業的自主性比較強,並非政府一聲令下就可以即刻召回,企業因為營利壓力,中國市場和客戶的需求因素都會維持部分製造業務在中國,完全掏空現有的製造業基本不可能。」

楊林同樣表示,外資企業將製造業遷入或是遷出中國,必須遵循三個基本要素:

  1. 政治因素;中國政治局面的長期穩定,以及同美日、歐洲國家政治關係穩定。
  2. 經濟因素;又分三個層面,首先是成本,主要包括土地成本、用工成本等;其次是工作效率,最後是產業鏈配套。
  3. 跟目標市場國的關係以及配送的成本。

這幾大因素決定了在華的外資企業能長期保持較高的盈利,而這跟政府是否推動並沒有直接關聯;因此,楊林認為企業不會做太過頻繁的遷入、遷出的動作。

唐偉也預判,美國和日本企業小規模的遷移,不會對中國整個產業體系造成巨大的影響。一是,中國可能短期遭遇上游配套的瓶頸,比如晶片,但是中國核心產品國產化的進度在加快,會逐漸彌補日美企業的離開;二是,日本和美國會小範圍的提升國內的製造業,但對於就業和經濟並不會帶來實質性的變化。

真正該擔憂的是關稅

《國際電子商情》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大多受訪者不對此次疫情帶來的產業轉移表示擔憂,反而更加擔憂關稅和貿易戰。甚至有人坦言,關稅的影響要比疫情大一萬倍。疫情沒有讓企業搬離中國的迫切性,但貿易戰有。

我們也看到,儘管產業轉移是一個趨勢,但中國目前的營商環境,還沒有糟糕到讓外資及中國本土製造業必須轉移到其他國家的迫切性;之所以自去年開始有此行為,都是貿易戰帶來的。有受訪者表示:「假如美國對中國出口的任何商品再增加15%的關稅,能把中國所有的『低成本』製造優勢全部抹掉,那將是毀滅性的打擊。那些繼續在中國生產銷往美國的企業,必是死路一條!」

透過發動貿易戰來解決內部矛盾,緩解經濟危機,是各國在經濟危機爆發時的常態。美國在1929年開始的大蕭條期間,曾一度將關稅增加到了45%。唐偉表示,對於中美貿易政策和成本敏感的港、台企業非常有可能加速遷移出中國大陸:一是關稅導致的成本大幅上升;二是因為目前兩岸關係遇冷,港台企業大部分屬於「三來一補」(編按: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及補償貿易),代加工環節企業滿足內需的能力很弱,對於歐美國家的需求更加靠近。

有受訪人告訴《國際電子商情》,美國無限額加徵關稅,迫使全球產業鏈全部遷出中國,其實也不可能,因為不要忽略中國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龐大的消費市場。2019年,美國消費品零售總額為6兆2,375.57億美元,而中國消費品零售總額為6兆2,371億美元,幾乎與美國的消費市場持平。蘋果(Apple)仍保留主力產能在中國,特斯拉(Tesla)投資500億元在中國上海建廠,都是看重中國強大的消費力!

還有一大原因在於,中國人的「勤勞、高效和堅韌」民族特性所帶來的高效產出和產業鏈配套等綜合成本優勢,很難讓東南亞和非洲國家二次複製。楊林表示:「未來中國一定要夯實自己不可替代的綜合成本優勢。儘管勞動力、土地優勢在喪失,但這只是一小部分,高效產出和產業配套依然具有殺傷力。」

談榮錫也表示,中國仍將繼續在全球電子產業鏈扮演重要而且不可或缺的角色。中國作為電子產品製造大國已經跨越了靠絕對成本優勢的階段,全球更依賴中國的是比較優勢,即中國多年來建立的完善供應鏈生態環境。

當然,新冠疫情的爆發,仍暴露出全球電子產業鏈的一些弊端,如電子產業鏈的過度專業分工,沒有考慮產業鏈的垂直整合等。談榮錫表示:「疫情在不經意間再次喚醒了人們對過度追求低成本和高效率導致脆弱供應鏈的擔憂,如蘋果公司的庫存僅夠10天使用,其在亞洲主要供應商富士康公司的庫存也僅夠41天使用。」

但他強調,全球化的分工和合作不會消失,全球公司將更加重視供應鏈的安全性和穩定性,如尋求更大的安全緩衝,並加入其他考量,如政治因素。

唐偉則預判,疫情過後短期會出現「去全球化」的行為和貿易保護主義,但不會對全球化造成根本性的變化。至於疫情結束後,中美貿易戰是否會升級為全球貿易戰,以及高關稅壁壘將高到什麼程度,已超出筆者的判斷能力,但我們必須要做好心理準備。

未來的幾個變化

談榮錫認為,未來電子產業會有幾個變化:首先,中國國產電子零組件將會迎來黃金機遇。二級市場創業板的開啟,一級市場投資者的追捧,客戶接受程度的增加,復工的推進,都將為中國國產廠商帶來巨大的機會。其次,任何與「WFH」(Work From Home)有關的產品和應用都將受益。網路交換機和連結、雲端伺服器、個人電腦、家用印表機、顯示器、電視機、遊戲機等。

針對電子零組件代理商的「危」與「機」,談榮錫表示有兩點需要注意:一是「危」字當頭,代理商需要高度關注現金流的安全(杜絕過度槓桿和大幅減少近期無直接盈利的項目投資),應收帳的風險以及庫存的水位。

二是「機」字為先,剩者為王。加快擁抱數位化的進程(Digital Transformation),優化公司內部流程,提高上下游供應鏈全流程可視可控的能力。有條件的代理商可以加速海外佈局,如東南亞。談榮錫強調,在市場前景不穩定的情況下,各家代理商的估值會更趨合理性,分銷商應把握機會,打開資本市場的通道、強強聯手,才能共度風雨。

 

本文原刊於EE Times姊妹刊,ASPENCORE出版集團旗下《國際電子商情》(ESM China)網站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