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台積電 全供應鏈小心庫存水位!

作者 : Alan Patterson,EE Times美國版台灣特派記者

產業分析師們則擔心,供應鏈中的過剩庫存與對海思──台積電第二大客戶──的潛在銷售虧損,將在今年稍晚為台積電與其他電子業者帶來衝擊。

晶圓代工大廠台積電(TSMC)以及關注該公司的分析師都意識到了電子產業供應鏈出現庫存過剩的問題,但他們對於這一點的看法各有不同。

台積電仍維持對今年的展望;在日前於新竹舉行的年度股東會後記者會上,該公司董事長劉德音(Mark Liu)表示,台積電資本支出會在150億到160億美元間,較去年的149億美元略增。

「iPhone的銷售仍然相當好;」他除了提及台積電的最大客戶之一,也樂觀認為美國將鬆綁晶片製造業者使用美商設備與設計工具供應半導體元件給華為子公司海思(HiSilicon)的限制,指出到7月中,台積電就會向美國商務部提出銷售晶片給海斯的許可申請。

而產業分析師們則擔心,供應鏈中的過剩庫存與對海思──台積電第二大客戶──的潛在銷售虧損,將在今年稍晚為台積電與其他電子業者帶來衝擊。

「在這種情勢下看不到任何一個贏家,」英國的市場研究機構Arete Research資深分析師Brett Simpson表示:「全球供應鏈在接下來的12個月左右時間將會面臨挑戰,許多會採購半導體元件的業者都在擔心自家生意的是否能存續。」

他指出,來自華為、其競爭對手,還有華為生態系統中其他公司的庫存令人憂心,而且不只如此,「其他顧慮是這種情況是否會從華為單一家公司的個案,突然升級成為整個半導體產業都面臨的問題。

不過台積電卻有不同的看法;劉德音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就業市場的影響就像是景氣大蕭條時期,但人們生活方式的改變產生對新科技的需求,也推動了台積電的業務。他指出,在美國有許多大學都採取遠端教學,還有更多大眾因為疫情轉向線上娛樂與數位串流,以及科技產業人士都在虛擬環境工作與進行會議。

「原本預期轉向新科技的過渡期需要3年時間,但現在被壓縮到了3個月;」劉德音表示:「整體經濟景氣不太可能會看到V型復甦,但是科技產業的狀況不一樣。」

被「夾在中間」的台積電

針對中美貿易戰,劉德音表示台積電被「夾在中間」,但這是其競爭對手如韓國三星(Samsung)、中國中芯國際(SMIC)都同樣面臨的窘境;而他認為,「那些貿易限制將會逐步緩解。」

然而產業分析師們對於美方是否鬆綁法規,看法卻悲觀得多。如知名半導體產業分析師陸行之(Andrew Lu)就表示:「我們估計大多數海思供應鏈中的晶圓代工廠與封測代工業者(OSAT),將會有超過10%的風險暴露程度;」他預期衝擊會從今年第三季開始湧現。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師Randy Abrams預期,台積電對海思的銷售額將從目前佔據其總營收比例的14%,在明年降到0。華為的晶圓代工廠包括台積電與中芯,根據Abrams提供給《EE Times》的一份報告顯示,後者的2019年銷售額中,有19%來自海思的貢獻。

該報告並指出:「我們預計這兩家晶圓代工業者都會停止替華為生產,除非在120天的寬限期之後,能找到解決方案、達成和解,或是任何法規上的漏洞;截止於5月15日的寬限期讓這些晶圓代工廠能完成3~4個月生產週期的製程中晶圓。」

 

 

受波及的華為供應鏈

瑞信的報告指出,對華為的出貨限制可能會進一步衝擊仰賴該公司的供應鏈廠商產品出貨。華為是中國最大的科技業者之一,根據該公司財報,其2019年銷售額達到1,240億美元;華為2019年銷售額中有35%來自電信營運商業務(主要是電信設備),54%來自消費性業務(主要是智慧型手機),10%則為企業應用業務(交換機與路由器)。

以區域市場來看,中國貢獻華為59%的銷售額,歐洲、非洲與新興市場貢獻度則為24%,美洲市場為6%,除中國之外的亞洲市場則為8%左右。

Arete Research的Simpson表示,為了預防美方的制裁,華為已經儲備供應物資約兩年的時間,而該公司並非是唯一採取因應措施的公司。「因為供應鏈問題以及不確定性,我們目前已經看到庫存儲備現象;」他指出:「如果你是Oppo或Vivo,會怎麼規劃接下來六個月的供應鏈?華為還有辦法生產手機嗎?──而如果沒有,你會怎麼橫插一腳?」

Simpson表示,甚至是Apple與Samsung等智慧型手機領先製造商,也需要擬定生產計畫,考量華為突然從Google取得Android手機作業系統的授權,因此能重新回歸海外市場。

對5G市場的衝擊

向來是華為設備最大買主之一的歐洲電信業者,大概也準備了應變計畫。Simpson指出,歐洲大部分已經安裝的4G網路,使用了大量的華為設備,而且無論是4G或5G網路都需要擴充容量;如果那些公司的供應鏈因為美方對華為的禁令而中斷,那將會非常困難。

「拆除替換舊有無線基礎設施設備會非常困難,」他指出:「5G不是獨立網路,需要仰賴舊有4G網路;你會需要擁有很多對4G網路的向後相容性,這對全球的電信網路帶來很大挑戰。」

Simpson補充,這是一個缺乏產業回饋的領域,愛立信(Ericsson)與諾基亞(Nokia)都無法將自己的設備放進歐洲網路;「網路是分區佈建,你就是無法在一個華為設備已經有大量佈署的區域放進愛立信基地台。」

他指出,被台積電視為業務推動力之一的5G網路佈署將會延遲,但延遲多久不好說;「我們需要聽歐盟主管機關與官員們的意見,以及實際上他們對電信產業發展的期望是如何。歐洲的電信業者在5G的投資上會非常謹慎。」

而美國的5G網路佈署應該會繼續進行,因為其中華為幾乎沒有市佔率。至於中國,Simpson表示當地業者行動非常快速,5G網路已經達到某個程度。

儘管有部分業者期待在疫情過後會有迅速的景氣復甦,這些期望恐怕要變成負債。Simpson表示,OEM與大型晶片業者都在盤算市場將出現激進的V型復甦,「如果供應鏈都抱著相同的期望,庫存水位就會繼續增加,然後市場上就會出現供應過剩。」

瑞士信貸在5月底發表的報告指出:「如果2020下半年終端市場需求令人失望,或是商業活動未完全恢復正常,在2020上半年持續成長的庫存水位,可能會在2020年第四季為亞洲晶圓代工業者帶來風險。」

劉德音並非唯一看好Apple iPhone成為支撐電子產業力量的人。Simpson表示,在Apple眼中,華為應該是Android生態系統的最大研發支出者之一,現在華為已經被迫退出海外市場,Apple就有強勢立場可利用衰弱的Android生態系統。

「他們必然看到了商機,」Simpson指出:「Apple才剛推出相對低價的iPhone SE2,我們將看到他們在下一季將推出的iPhone 12如何定價,是會積極維持價格持平,以趁機在華為大舉退出市場的一段時間內擴大市佔率嗎?這是很值得玩味的問題。」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SMC to Face Inventory Glut Caused by US-China Trade War,By Alan Patterson)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