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究竟讓我們受傷多重?

作者 : Junko Yoshida,EE Times首席國際特派記者

從新冠病毒疫情爆發至今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現在是個來評估產業受損深度與廣度的好時機;而大多數半導體供應商都想問的一個問題是:全球市場需求以及供應鏈的復原需要花多長的時間?

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Covid-19)究竟對電子產業產生了多嚴重的衝擊?從疫情爆發至今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現在是個來評估產業受損深度與廣度的好時機;而大多數半導體供應商都想問的一個問題是:全球市場需求以及供應鏈的復原需要花多長的時間?

為此《EE Times》專門請教了總部位於法國的市場研究機構Yole Développement分析師Eric Mounier,以及該機構專長宏觀經濟研究的經濟學家Guillaume Assogba。根據他們的概略評估,半導體產業到目前為止都挺過了疫情的衝擊。

Yole的專家們認為,有鑑於電子技術無所不在地被應用於眾多裝置中,涵蓋工業、醫療與通訊等領域的產品,大多數半導體元件──包括DRAM、NAND快閃記憶體、CMOS影像感測器、生物微機電(Bio MEMS),以及高性能運算、雲端與遊戲應用的硬體──在疫情中受到的影響都「很小或幾乎是零。」

 

各類電子元件在新冠病毒疫情中受到的影響有限。

(圖片來源:Yole Développement)

 

但有一個無法避免的現實:疫情毀滅了全球的旅行需求。這使得交通──包括民用航空以及汽車領域──市場陷入癱瘓,鎖定此類應用的電子元件受到了嚴重衝擊,而且該市場看來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恢復。市場對於雷達、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應用的感測與運算元件、砷化鎵(GaAs)元件(6吋晶圓),以及應用處理元件的需求明顯減緩。

不過,只看個別技術或元件市場的分析,可能會忽略了宏觀經濟可能帶來的潛在龐大影響。Yole的經濟學家Assogba指出,不只是電子產業,還有其他領域的經濟學家都在努力預測整個市場將會如何從這此衰退中復甦。我們已經聽到有些學者指出,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景氣變化將是V型、U型、W型或L型…這些預測只有一個結論:沒有人真正知道未來會如何。

為何預測如此困難?Assogba認為,這或許是因為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同時經歷過供給端與需求端的雙重打擊;「供給端與需求端在經濟上同時面臨負面衝擊,」使得傳統的供需曲線出現變動,這種均衡的轉移迫使所有人進入一個全球市場的未知領域。

Assogba指出,若將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模型套用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上,可能會發生誤導;因為上一次衰退來自於需求端的衝擊,但是在供應端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傳統經濟學難以解釋的情況

在正常時期,市場會意識到消費者與生產者剩餘(producer surplus)之間的現行平衡。Asogba解釋,消費者剩餘(consumer surplus)是指消費者所願意支付的價格以及實際支付價格的差距;在供需曲線中,那是均衡價格與需求曲線之間的區域。生產者剩餘是企業實際被支付的價格以及理想銷售價格之間的差距,在供需曲線中是均衡價格與供應曲線之間的區域。

但目前的市場情況是,大家曾經在經濟學中學過的供需均衡模型已經改變了。在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中,生產者以較高的價格銷售產品,但是銷售量大量減少,這導致生產者創造的財富大幅縮水。在此同時消費者也承受了巨大的損失,因為他們付出更多錢購買數量大幅減少的貨品。

經濟學家們坦承,他們對於這種供給端與需求端同時受到衝擊的情況所知有限。透過追蹤全世界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與國際貨幣基金(IMF)對主要經濟體的原始統計數字,Yole分享了以下的圖表,清楚顯示不只是一個國家、而是全球都即將面臨經濟衰退;中國似乎受到的衝擊最小,但此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GDP仍然呈現下滑。

 

全球各大經濟體都在新冠病毒疫情中受到衝擊。

(圖片來源:Yole Développement)

 

Yole認為2020年「大概會是這幾十年來經濟成長表現最糟的一年;」儘管上面的圖表涵蓋了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Assogba表示就算追溯到50年前,「我們也不曾經歷過像現在這樣需求端與供給端同時受到負面衝擊的情況。」

滾雪球效應

Yole的Mounier並指出,新冠病毒疫情本身並未對全球經濟帶來傷害,而是其他──相繼爆發的──因素造成了「滾雪球效應。」這些因素包括中美貿易戰(2018年1月爆發),俄羅斯與沙烏地阿拉伯發起的原油價格衝擊(2020年第一季),從1月開始世界各國陸續展開的全面性或區域性封城行動,以及2020年第二季出現的歷史性經濟衰退。

 

 

陸續爆發的經濟衝擊因素產生滾雪球效應。

(圖片來源:Yole Développement)

 

Yole警告,各種負面事件的綜合會帶來更糟的結果。舉例來說,中美貿易衝突現在已經升級到經濟冷戰的等級,所帶來的經濟/金融危機無疑將延燒至2021與2022年;全世界將會看到區域供應鏈開始重組,而且此趨勢預期將持續數年。

產業供應鏈的重組

新冠病毒的爆發讓電子產業相關利益者帶來相當程度的憂慮。一開始在2月份,業者關注的焦點是關鍵原材料與零組件供應受到的短期衝擊,而他們的不安持續升高,並對中國作為某部分關鍵原料與零組件領導來源(有些案例甚至是唯一來源)的長期供應能力產生質疑。

一個新興趨勢是供應鏈將越來越區域化甚至本地化,目標是讓關鍵原材料零組件的取得不那麼受到政治或經濟因素的阻礙,以及氣候變遷或更多傳染疾病的影響。

在此同時,疫情提醒了北美國家領導人需要將半導體產業放在離家更近的地方;這在新冠病毒爆發以及中美貿易戰升級之前,是一個基本上被忽略的議題。美國的政治人物、官僚與遊說團體都開始認真探討這個議題,並推動了像是CHIPS等法案的提出;無論這些覺醒是否真的能催生振興美國本土半導體產業的行動計畫,但已經為此目標播種。

汽車領域

最後談談汽車產業,這是在全球經濟體系中受災最嚴重的領域之一;新冠病毒對汽車產業帶來了嚴重的打擊,有更多的變化即將發生,同時有非常高的不確定性。

如同《EE Times》的專欄作者、汽車產業資深分析師Egil Juliussen所言:「全球汽車銷售額有如山崩,而且會保持在近五年甚至更長時間的低點,取決於不同區域市場的情況;」他引述IHS Markit的最新預測報告指出,2020年汽車銷售量估計將達到22%的史上最大跌幅、來到6,960萬輛,該數字在2019年為8,940萬輛。

他預期,下滑的汽車銷售量與營收將導致車廠的研發資出顯著降低;這將導致有更多自動駕駛車輛技術新創公司(如果他們沒消失)被大型業者併購。

近期車用領域的相關訊息包括Nvidia與Mercedes-Benz結盟,自駕車技術新創Zoox被Amazon收購,Uber買下美國送餐服務業者Postmates,TuSimple與UPS、McLane共同推出自駕車貨運服務,以及Ford將ADAS技術開發全數押注於Mobileye。在傳統上喜歡自己搞自己的、不喜歡與其他人合作的車廠們,開始與其他科技業者甚至同業發展更緊密的夥伴關係。

儘管自駕車的夢想不至於完全破滅,新冠病毒疫情還是讓很多自駕車開發計畫延遲;然而Juliussen表示,特定的自駕車領域,例如人行道貨運自駕車(sidewalk AVs)與道路貨運自駕車(road goods AVs),可能在疫情中反而有更好的發展。

在此同時,預期車廠對於ADAS的關注會比自駕車更多,對電動車(EV)技術的開發也會優先於自駕車。總而言之,汽車市場的完全恢復可能還得花幾年的時間。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Covid Economy: How Damaged Are We?,By Junko Yoshida)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