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時刻 :中美科技冷戰進行式

作者 : George Leopold,EE Times特約記者

簡而言之,世界對中國製造業者的依賴暴露了全球供應鏈的弱點;而現在,清算的時刻到了。

歸根究柢,事實可能證明是來自中國雲南省洞穴裡的蝙蝠幫助美國振興了本土半導體產業──請聽我們以下的解釋:

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SARS-CoV-2病毒(EETT編按:即引發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毒名稱)的源頭,是因為有人捕捉了那些蹄鼻蝙蝠(Horseshoe bats)、將牠們賣到市場上,使得所謂的新冠肺炎從中國武漢開始如野火燎原般席捲全球…接下來的慘況毋需多言。

簡而言之,世界對中國製造業者的依賴暴露了全球供應鏈的弱點;而現在,清算的時刻到了。

作為回應,包括《EE Times》在內的眾家產業媒體,都開始討論美國需要重新思考過去40年來將技術與製造外包的策略;而因為美國自己就是關鍵技術──半導體──的發明者,讓現在的情況變得更尷尬。

美國人已經意識到,西方世界很危險地將自己發明的技術仰賴中國業者製造;於是美國的政治人物、政府機構以及遊說團體著手推動讓製造業回流。事實上,這樣的行動從摩爾定律(Moore’s Law)在幾年前逐漸式微之後就已經開始醞釀。

什麼可以取代摩爾定律?晶片微縮的收益遞減點將在何時到來?

Covid-19是一場無情的瘟疫,從洞穴中有翅膀的生物傳染給人類,被證明成為一種不太像是真的催化劑,讓美國人意識到他們需要製造東西,不能只是編寫應用程式碼或者是設計晶片,還需要生產矽晶圓、零件基板的能力,才有辦法與北京政府抗衡;還要像他們一樣,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在這場科技冷戰中取得勝利。

看來這就是我們來到「晶片懸崖」邊的原因…也就是英特爾(Intel)共同創辦人暨前執行長Andy Grove所說的「戰略轉型點」(Strategic Inflection Point)。

這些日子以來有不少討論是針對CHIPS等美國為了振興本地半導體產業所提出的法案,美國政府並打算透過補助金和稅收減免等方式來達成目標。目前真正的「金主」是美國國防部高等研究計畫署(DARPA)還有五角大廈的國防工業基地(industrial base)辦公室。

美國國防工業基地是一個低調但重要性日益顯著的權力掮客,雖然話說的不多,但根據產業消息來源,他們正在四處花錢尋找更多好點子。

以國防之名

從表面上看,美國的目標至少是要確保國防武器應用所需的晶片供應,最好是來自數個可信任的製造來源;出於此明確的目的,最近幾個月一直有相關的合約簽署。包括佛羅里達州、德州等幾個美國總統大選中的關鍵州,都因為聯邦政府的大筆資金湧入,而讓當地政治人物們很快獲得聲望。

美國國防部早在疫情發生之前就意識到了振興美國本地半導體製造業的重要性──在2019年10月,一篇《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報導就引述了五角大廈官員對於美國過度依賴中國製造業者的憂慮,以及對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TSMC)之戰略重要性的理解。

最近台積電已經表達了將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興建5奈米晶圓廠的意願,而是否會成真得取決於幾個因素,包括美國的出口管制新政策會有多嚴格,還有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各界認為,台積電是在下賭注而且是打長期戰,因為該公司有本錢這麼做。

另一個美國國防部為振興本土半導體製造業所做的努力,是DARPA從2017年展開、投資額達15億美元的五年期電子復興計畫(Electronic Resurgence Initiative)。由這個計畫最早舉辦的幾場高峰會,參與者包括美商應材(Applied Materials)、英特爾、Nvidia、新思(Synopsys)的高層,還有雲端服務供應商AWS與Microsoft的資深成員。

今年即將於8月下旬登場的ERI高峰會,演講者則包括台積電研發副總裁黃漢森(Philip Wong);黃漢森也是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電子工程教授。

而最終問題還是要回到美國是否要切斷與中國的供應連結,並決定要重建本土晶片製造產業?世界兩大經濟強權的脫鉤,很大程度是受到對國家安全的關切所驅動,特別是集中在先進半導體技術的持續取得上。

如美國戰略與國際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副總裁James Lewis所言,對美國五角大廈與中國人民解放軍來說,半導體確實已經成為一個「扼制點」(chokepoint),可以形容為矽晶片技術的巴拿馬運河。

已知的未知

提議中的美國聯邦政府支出能帶來什麼效果?台積電、GlobalFoundries等關鍵半導體業者願意在這場賭局中拿出多少籌碼?

GlobalFoundries強調在美國有7,000名員工,並在過去十年於美國本地晶圓代工產能投資了150億美元;儘管已經放棄7奈米節點,該公司表示自己稱職扮演了符合美國國防部要求的晶片製造商角色,同時還能提供第二個安全的製造來源、其策略夥伴SkyWater Technology。

該公司也指出,目前美國採取的一連串科技發展計畫,難以倖免於美國政治情勢的風雲變幻以及中美貿易戰的煙硝四起。與北京之間的貿易摩擦、美方對華為採取得更嚴苛出口管制、5G政治學以及疫情暴露供應鏈弱點等等因素結合在一起,增加了讓美國晶片製造產業以某種形式回流本土的可能性。

「這是一記很好的警鐘,」GlobalFoundries航太暨國防業務總經理William Hogan表示,不過「時機稍縱即逝。」

在美國已經看到立法方面的一些進展,一系列旨在振興美國本土半導體產業的兩黨提案已經整合在一個關鍵的國會對年度國防預算支出的規劃措施中,也就是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NDAA是美國國會每年都會通過的法案,在時常出現立法僵局的年代,該預算支出措施通常是高優先性且受偏愛的法案。

總部在華盛頓的美國資訊科技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代表Stephen Ezell表示,與振興美國晶片產業相關的提案已經整合到NDAA預算程序中,他預計這項法案最早會在夏末通過國會審查。

美國眾議院已經在7月21日通過了軍事補助措施的版本,並添加了修正條款,是針對推動晶片製造以及聯邦政府研發投資的撥款。參議院在其NDAA版本中也通過了類似的修正條款。大規模的美國晶片業補助機制還有待釐清,不過參議院中支持振興美國晶片製造業立法的成員指出,在NDAA納入相關內容,將為進一步協商建立「灘頭堡」。

美國晶片業振興法案的主要支持者、德州共和黨參議員John Cornyn表示,相關補助可能會納入在未來幾週將通過的新冠病毒疫情紓困方案中。CHIPS法案支持者、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Mark Warner則表示,這會是真正的補助金,不是一項研究計畫。

Warner表示,中國的遊戲規則與當初美國邀請他們加入WTO時所預期的實在不同,並非市場導向。他補充指出,針對半導體、5G、AI與量子運算等技術,可能會有一系列領域美國自己或是美國與盟國合作建立的經濟模式,「因為中國已經有一套計畫。」

而目前已知的一些未知包括:誰將會長期參與?美國大舉投資將會在創造就業機會與創新方面獲得什麼報酬?如何能避免獲得稅收補貼的IC製造商將生產線轉移到勞動力更廉價的墨西哥等地?

時刻緊盯對手的美方與中方貿易談判代表,在朝向經濟脫鉤發展的同時進入了一場「膽小鬼賽局」(a game of chicken)。隨著技術主權(technological sovereignty)當道,全球經濟發展將面臨什麼樣無法預料的後果?

我們很快會知道答案。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he U.S.-China Tech Reckoning Has Arrived,By George Leopold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