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別擁有一半的世界」

作者 : Judith Cheng,EE Times Taiwan

不管汽車是左駕還是右駕,它的終極目的都是為了提供人們交通出行的方便與自由;科技也是如此,就算真的演變成兩套系統,其提升人類日常生活品質與福祉的目標都是相同的...

EMS龍頭鴻海(Foxconn)執行長劉揚偉在8月12日舉行的該公司第二季法說會上,回答現場法人有關供應鏈佈局提問時,重申該公司的「G2」策略;會後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進一步解釋,所謂的「G2」就是:「這個世界會有兩套系統,一個是以美國為主的系統,一個是以中國為主的系統,很像是汽車左駕與右駕…」

「G2」其實是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早在2019年就多次於公開場合以及社交媒體平台上提出的一個概念,他認為當東西方兩大強權之間的爭霸從貿易戰演變到科技戰,未來這個世界的科技發展不會有「G20」(也就是由工業大國、重要經濟體組成的所謂「二十國集團」),只會有「G2」;總結一句話,就是「一個世界,兩套系統」(One World, two systems)。他呼籲台灣應該要為此一世界局勢變化早做準備,這是一個充滿挑戰,也將帶來機會的轉折點。

2020年伊始,在農曆春節後在中國爆發隨後蔓延至全球的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似乎更進一步讓所謂的「G2」成為不可避免的現實;當世界各國仰賴的製造中心為了防堵病毒傳播而宣佈封城、生產線停擺,無論是任何產業都充分感受到供應鏈面臨中斷危機的龐大壓力。劉揚偉在6月初參加了一場MIC主辦的線上論壇以及接受媒體專訪時,又提出了未來製造業生態將不再有「世界工廠」現象,會轉向「區域製造」模式」的理論,進一步延伸了「G2」的概念。

提到「世界工廠」這個名詞,大部分的人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中國」;但其實無論是鴻海或是劉揚偉,都不曾直接把這兩個詞連在一起。但就在8月的那場法說會之後,國外財經媒體將劉揚偉對供應鏈佈局問題的回答解讀為「China’s Days as World’s Factory Are Over」(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日子已經結束)、並寫成吸睛效果十足的新聞標題;這則訊息被其他中英文媒體瘋狂跟風轉發,頗有鴻海已經「公開表態」的意味,讓該公司不得不立即發出重大訊息,澄清「對外提供的簡報資料以及相關問答,皆未針對單一客戶、廠區以及產品訊息發表評論。」

無論如何,對一家放眼全球市場的EMS業者來說,就算世界確實一分為二,「選邊站」應該都不會是他們考慮的選項,而是會積極準備因應「兩套系統」,以滿足客戶需求、維持獲利為終極目標。這些日子以來,不管是生產者或者是消費者應該也清楚意識到,集中在少數(甚至單一)區域的「世界工廠」就算能提供降低成本/商品價格的好處,當地緣政治因素與無預警的天災阻斷了原本暢通無阻的供應鏈,他們將面臨的損失可能會更龐大。

世界政治與經濟局勢的變化與一場人類尚難以抵禦的天然災難,改變了工商業的秩序與消費大眾的觀念…這意味著「地球村」的美夢即將破滅嗎?我們才開始習慣「全球化」浪潮帶來的一切優勢,該如何準備好接受同時存在的苦果?疫情將何時退散?市場的秩序將如何演變?這些問題在短時間之內恐怕還難找到答案,而我們都是接受考驗的人。

不管汽車是左駕還是右駕,它的終極目的都是為了提供人們交通出行的方便與自由;科技也是如此,就算真的演變成(可能互不相通的)兩套系統,其提升人類日常生活品質與福祉的目標都是相同的。無論世界如何變化,《EE Time》出版集團ASPENCORE旗下的所有媒體平台,都會一直與全球的電子工程師與產業從業人員一起,以最豐富多樣的資訊協助大家用寬廣的視野與創新的思考,克服眼前所有的挑戰。

最後與讀者們分享一首台灣詩人向陽在《四季》詩集中描繪「春分」時節的作品;不知為何,最近總在腦海裡想到這些句子…

彷彿循環著的日與月 
我在東,你在西  
分別擁有一半的世界
彷彿綻開著的花或蕊
你是桃,我是李 
各自描繪不同的畫頁
彷彿遠隔著的南與北 
我上山,你下海 
埋頭譜寫相異的音階
背靠春天,孤獨使我們掉淚

彷彿相生著的樹與葉
我盤根,你蔚綠
一起接受陽光和雨水
彷彿併聯著的路與街
你走縱,我走橫
相互提供生命的圖繪
彷彿舞踊著的蜂或蝶
我在左,你在右
共同吸取天地的精粹
面向春風,我們分頭而雙飛

 

願大家都有開闊的心胸、平安健康地迎接春天!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