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滿滿的Nvidia能否成功把Arm收口袋?

作者 : Nitin Dahad,EE Times歐洲特派記者

Nvidia-Arm收購案衍生的兩個主要疑慮,一為這是否意味著英國將把科技業的「國寶」拱手讓給美國,另一個則是Arm的眾多授權客戶也是Nvidia的競爭對手...

業界傳聞已久的Nvidia收購Arm一案終於成了事實。筆者參與了針對此收購案召開、由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Jensen Huang)以及Arm執行長Simon Segars連袂主持的媒體及業界分析師電話會議,可以感受到黃仁勳對未來商機充滿熱情,但此案要說服各國主管機關同意仍需要時間──快則一年,不然就會是更漫長的等待。

「這樁交易對於科技領域以及英國非常重要,我們將共同建立人工智慧(AI)時代的世界一流運算公司;」在電話會議上,黃仁勳的態度相當熱情,相較之下Segar的語調則是審慎樂觀──或許因為他是英國人,個性特質就是會避免在交易實際完成之前表現太「嗨」…這場會議讓美國與英國兩種截然不同的執行長風格一覽無遺。

總價400億美元的這樁收購案將使得軟銀(Softbank)成為Nvidia的最大投資人之一,因為Nvidia將讓渡215億美元的股票給軟銀;其餘的款項則是包括直接支付軟銀的120億美元現款(其中有20億美元在簽約時支付),以及提供Arm員工的15億美元價值股權,還有根據營利結構(earn-out construct)的50億美元現金或股票,取決於Arm是否達成特定的財務目標。

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

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

英國與Arm現有客戶的疑慮

Nvidia-Arm收購案衍生的兩個主要疑慮,一為這是否意味著英國將把科技業的「國寶」拱手讓給美國,另一個則是Arm的眾多授權客戶也是Nvidia的競爭對手。針對第一個問題,Nvidia已經在官方新聞稿上承諾將於英國投資世界級AI研究與教育中心,還有在Arm的劍橋(Cambridge)總部以打造採用Arm與Nvidia技術的AI超級電腦,以支援突破性的科研。

至於第二個讓產業界更為關注的問題,Nvidia則表示Arm在收購案之後會以Nvidia內部的獨立業務部門形式運作,使其能繼續提供Arm的開放性授權模式並維持客戶中立性。Nvidia也強調,將以該公司的技術擴展Arm的IP授權產品陣容。但在接下來的好一段時間,關於「客戶中立性」的問題,勢必隨著Nvidia與Arm開始向客戶、合作夥伴與各國主管機關等說明合併案價值時,成為爭議的焦點。

在電話會議中,Segars回應了一個質疑他四年前曾向合作夥伴與客戶強調Arm獨立性之價值、如今是否態度轉變的問題:「我們的價值在於我們所創造的技術,目標是在維持這種業務模式的一定程度獨立性上運作;」他並指出,在最近幾週業界開始傳言合併案時,他其實已經與不同的客戶有過相關溝通。

Arm執行長Simon Segars

黃仁勳則表示,在那些溝通之後他們仍然繼續進行了合併交易,充分表明了客戶是如何回應;「獨立的價值就是開放與公平。」此外他指出,他們已經開始跟英國政府對話,而且對於建立一個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建設性框架保持開放態度;「AI競賽是全球性的,世界各國都在尋求以關鍵臨界值來發展AI。未來英國的研究人員不需要離開國家就能進行研究AI,劍橋將成為Nvidia在歐洲的最大據點,我們在當地擁有世界上最頂尖的電腦科學家。」

對於中國市場,黃仁勳則表示他們的提案也很「親中」(pro-China),中國會「喜歡這樁交易」,而Arm與中國的合資企業結構不會改變。對此Segars補充:「這是我們為中國市場設定的路線,也將會(在與Nvidia合併後)繼續。」

左擁Arm、右抱RISC-V的使用者們

有部份產業人士認為,Arm被Nvidia收購之後,可能會促使部份後者的競爭對手轉向其他指令集架構陣營,特別是RISC-V。今年8月,市場研究機構CCS Insight美洲市場研究副總裁Geoff Blaber在一篇報告中寫道:「Arm正面臨來自RISC-V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如果其合作夥伴認為Arm的誠信與獨立性受損,可能會加速RISC-V的成長並使得Arm的價值被貶低。」

他當時並指出:「許多Arm的授權客戶也是RISC-V社群的一員,並穩定增加他門的相關投資。因此有可能是Nvidia花大錢在Arm身上,但隨著市場焦點轉移到更具獨立性的替代方案,此舉將會激發對其價值的侵蝕。」

另一家市場研究機構TECHnalysis Research的總裁暨首席分析師Bob O’Donnell,也曾經評論指出,許多人認為Nvidia若收購Arm可能會把後者的授權客戶推向RISC-V,但「實際上大部分RISC-V取得成功的領域,是Arm的低功耗微控制器業務版圖,而在應用於智慧型手機、PC與伺服器等較高功率的Arm設計並沒有受到太大威脅,或許這方面的威脅會升高,但仍然有很長一段距離。」

在過去兩三年的時間,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媒體評論員,都曾在文章中暗示過Arm與其他指令集架構「非此即彼」的競爭關係,而這種說法往往都會被Arm反駁。實際情況是,許多晶片都會有針對不同功能的多重架構並存,藉由正確的工具與支援,這種異質結構晶片允許不同指令集並存,因此並沒有實質的威脅存在。

黃仁勳亦在電話會議中強調:「我們自己就同時是Arm與RISC-V的積極使用者,它們非常不同,一個是擁有豐富生態系統的運算平台,這與RISC-V是有區別的,我們在像是控制器等產品內部採用RISC-V。而有人對Mali繪圖處理器表示滿意,我們也會繼續採用。」

是否有「B計畫」?

那麼如果Nvidia-Arm合併案遭遇任何政府主管機關的阻礙,導致交易破局呢?黃仁勳在被問到是否有「B計畫」時的回答是:「我們的B計畫是繼續做自己。然而對兩家公司來說,能夠攜手建立全世界最具能源效益運算方案是一期一會的機遇,這也是我出高價的理由。我擁有高度的信心認為A計畫會順利實現,這個組合對客戶非常有利,政府主管機關會支持。」

不過他坦承合併案完成需要時間,應該會超過一年,以取得各國政府的批准。

實現AI運算願景

黃仁勳與Segars都堅信他們能實現軟銀創辦人暨執行長孫正義(Masayoshi Son)在四年前以320億美元收購Arm時,所做出的因應AI運算新浪潮願景。Segars表示:「軟銀一直是Arm絕佳的支持者,我們的產品陣容比四年前更廣泛,在Nvidia之下我們能繼續這樣的願景。」

軟銀創辦人暨執行長孫正義

而黃仁勳則表示:「我認為將Arm私有化並且在三個不同領域投資的策略非常天才,一家上市公司(要進行那種程度的長期投資)會遇到許多挑戰;而Nvidia是該投資的莫大受益者,我也很高興讓孫正義成為主要投資人之一。」

對Nvidia與Arm來說,更廣大的機遇是超越零組件市場;如TECHnalysis Research的O’Donnell所言,「更大的議題會來自於Nvidia與Arm結合之後形成的競爭威脅與戰略關係;事實是這樁合併案對Nvidia來說會是明智之舉,因為將擴大該公司的影響力層面到許多他們以往無法觸及的科技市場。」

如筆者之前的文章提到過,Nvidia-Arm若合併對兩家公司都有利,特別是資料中心顯然將成為它們發揮綜效的關鍵市場──Nvidia屆時將成為擁有GPU、CPU、連網與軟體等全套解決方案的公司,這對Arm的部份競爭對手與合作夥伴來說會是顛覆性的。不過在電話會議中,兩位執行長似乎表示他們已經試探了某些關鍵客戶的意見,也沒有被反對(這並沒有被明確表示,只是在場媒體與分析師們從他們話語中的推斷)。

在Nvidia看來,該公司將取得Arm龐大生態系統夥伴與客戶。對此黃仁勳表示:「SoC實際上無法得益於我們做的GPU,藉由Arm,我們能接觸更多的客戶以及市場。我們看好這樣的業務模式、市場範圍以及Arm生態系統的壯大。」Arm的Segars則表示:「我們的組織非常互補,做不同的事情,而且我們將會繼續我們的研發工作。」

Nvidia-Arm合併案「官宣」後的第一場電話會議肯定是傳達非常樂觀的訊息,這是因為他們接下來將準備克服所有潛在的障礙──包括來自各國政府主管機關以及客戶的。當然,也還有許多尚未被解答的問題──例如Arm究竟要如何維持其獨立性?中國大陸是否會有任何措施以保護其競爭對手的利益?還有英國是否會接受Nvidia在當地建立歐洲AI研究中心的計畫?Nvidia將在劍橋進行的投資案實際上會是如何?英國政府會滿意嗎?

經過收購Mellanox一案,Nvidia取得了一些掃除障礙的經驗,或許這是黃仁勳信心十足、甚至不想考慮「B計畫」的原因?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Nvidia Begins Campaign to Close Arm Acquisition,By Nitin Dahad)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