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HMS如何能成為iOS、Android之外的第三大?

作者 : 黃燁鋒,EE Times China

在真正實踐華為這些技術的道路上,開發者才是其技術能否推行且在全球範圍內鋪開的關鍵;所以華為開發者大會的主題演講上,包括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內的多名發言人,都提到了生態構建要遠遠難於技術本身。

華為(Huawei)在不久前舉行的開發者大會2020上,展現了打造「第三大行動應用程式生態」的決心。我們甚至認為,若非國際貿易格局發生極大變化,華為如今構建「全場景」生態的速度大概還會比現在再快上許多。

我們在先前的一篇報導中大致闡述了華為自己在生態佈局中的一些技術特色,以及將來針對手機及各種IoT裝置的HarmonyOS作業系統的「全場景」、「分佈式」理念。在真正實踐華為這些技術的道路上,開發者才是其技術能否推行且在全球範圍內鋪開的關鍵;所以華為開發者大會的主題演講上,包括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內的多名發言人,都提到了生態構建要遠遠難於技術本身。

畢竟是挑戰如今業已成熟的兩大行動平台生態,此前的不少挑戰者都已經敗下陣來了,華為又憑什麼在市場上有生存空間,甚至獲得成功呢?

不管華為在會中表達了多少「開放」、「賦能」這些概念,其本質都著眼在吸引開發者進入到自家生態。這其實是很多新生態在前期的重要宣傳點。比如說早年的BlackBerry 10,在系統尚未正式問世,就已經在積累可上架到應用商店的資源,並舉辦大量開發者活動,給予開發者充分的補貼和獎勵。但很顯然黑莓並沒有成功,不管前期陣仗有多大。

那麼華為的底氣在哪兒呢?雖然要回答這個問題,可能並不簡單,不過我們在華為開發者大會上,可以看到一部分依據。

HMS「出海生態聯盟」的業務邏輯

在華為開發者大會2020期間,該公司特別舉辦了一場「全球生態——中國出海領袖峰會」;在會中,華為正式聯合網易、完美世界、Cocos、寶寶巴士、網龍網路、環球易購、Funplus、小熊博望、小影科技、歐普、飛書深諾、Testin等12家合作夥伴發起HMS (Huawei Mobile Services)出海生態聯盟。

活動上提到,發起該生態聯盟「旨在依託華為全球化經驗和能力,聚合合作夥伴的優勢,建立『出海服務引擎』;」這在我們看來,是華為累積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用簡單的話來說,華為的「HMS出海生態聯盟」,是借用華為的力量,幫助國內的開發者,將自家的產品——不管是app還是IoT硬體,走向國際市場。

對華為自己來說,這也是擴展HMS生態的一個重要途徑。另外,大概也是發展中國本國軟體及IoT產品的重要舉措——尤其是在中國開發者對全球的影響越來越大的當下。AppAnnie的2019全球TOP100應用和遊戲,蘋果(Apple) App Store加上Google的Play Store,有38%的應用和遊戲是來自中國開發者,此間的時機也是相當成熟的。

有走向全球(以及同樣幫助國外開發者將應用程式導入中國市場)的吸引力,自然會有更多開發者願意投入華為的生態懷抱——我們認為,這是HMS出海生態聯盟存在的業務邏輯。當然,這只是華為HMS (與HarmonyOS)生態吸引開發者的一小部分。其他包括耀星計畫——10億美元扶持開發者,以及分佈式技術本身具備的吸引力等等,都是吸引開發者的組成部分。

拋開華為佈署的其他方案不談,單說HMS出海生態聯盟,這裡的核心問題應該是,這個聯盟是否真的有那麼大的吸引力,讓中國本地的開發者(以及相應的國外開發者)參與並成功進入HMS生態。這是值得深究的問題。

HMS Core本身的技術價值

在上一篇談HarmonyOS 2.0的文章裡,我們大致上介紹了一下HMS的概念和能力。在我們看來,HMS其實很像華為籌謀已久的,一種令Android與上層應用實現部分脫鉤,甚至產生開發粘性的重要方案。

廣義的Android系統包含了AOSP與GMS (Google Mobile Service)兩個部分,原則上AOSP是開放源碼,而GMS不是、它屬於Google掌控Android生態的戰略構成。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Google地圖、Play Store以及廣告服務等等在內的Google框架,都屬於其中的組成部分。這一點,其實和HarmonyOS+HMS模式很像。

雖然在能力上有差別,不過HMS的確是用以替代GMS存在的。從華為的規劃來看,HMS Core不僅能應用在現在的Android系統上,也能建立在即將大規模鋪開的HarmonyOS之上。所以華為的現有開發者資源,包括加入HMS出海生態聯盟的開發者,將來要過渡到HarmonyOS,過程應該也會比較無縫,包括華為特色的「分佈式技術」能力(雖然不知DevEco是否能夠一次開發,就同時打包針對兩套系統的方案)。

從最直觀的角度來說,HMS也有GMS那樣的一些基礎能力,包括我們在先前文章中提到的「支付引擎」、「廣告引擎」、「瀏覽引擎」、「地圖引擎」和「搜尋引擎」。這幾個能力的構建,其實都不容易,而且其中的好些專案都是Google的傳統強項,是Apple都難以望其項背的。

雖然我們不清楚華為如今在這些能力上的具體水準,不過從華為消費者業務雲服務總裁張平安的介紹來看,華為在這些領域相當有自信。以「地圖引擎」為例,張平安在主題演講中提到了,地圖引擎「開放了11項能力」(路線規劃、拖拽式3D場景佈局、全場景空間運算能力、位置搜索、地理圍欄等),Location Kit能滿足不同場景下的定位精度要求,其中已經細化到室內導航的次公尺級定位,甚至公分級定位——定位技術包括北斗衛星導航、RTK高精度次公尺級定位技術、FTM高精度室內定位技術等等。

 

 

考量「如何做到室內導航的與眾不同」,顯然在能力上已經相當不簡單。不知在地理位置服務上是否加入了中國大陸本地在此一領域的傳統強者合作夥伴?對此張平安提供的資料是,已經有「2000+海外應用程式整合了HMS Map Kit;」說明其成熟度已經比較高。

再比如搜尋引擎,張平安表示,華為以「Mobile First手機搜尋場景考慮為先的方式,已經觸及170+海外國家/區域、覆蓋50+語言;又例如電商應用,嵌入華為搜尋引擎——我們提供客製化的搜尋引擎,願意全力開放給合作夥伴。」

以上是「HMS五大根服務引擎」的兩個例子。除此之外HMS Core 5.0更新的繪圖技術相關Kit,包括Computer Graphics Kit、Scene Kit,後者是一個針對3D應用的輕量化渲染引擎服務,從資料來看也包括了PBR流水線、粒子效果等;以及AI相關的機器學習ML Kit (及開源用於端側inferencing的MindSpore Lite框架)。還有華為影像技術能力的Camera Kit等,這些都是透過HMS生態提供給開發者,其中包含了大量API的組成部分。

還有一些創新的能力部分,比如AirTouch——這是NFC近場通訊能力的擴展,即行動裝置的NFC能力不僅限於銀行卡、門禁、交通卡等傳統項目,而且透過AirTouch一碰,還能以HTML5的形式快速調出應用程式——看起來比較類似於Apple尚未推出的iOS 14系統中的App Clips特性——整體都是頗為超前的能力。

有關HMS Core 5.0的能力還有很多,簡單來說,這些能力是以技術吸引力和競爭力,來抓住和吸引開發者。這部分是華為這些年來的技術累積,在全球範圍內擁有這些能力的企業的確不多。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Google在以上提及的許多技術能力上,也具備了充分的技術累積和研發投入,所以HMS Core本身的吸引力雖然的確充沛——尤其是分佈式技術能力——幾乎為開發者開啟了一個全新的IoT賽道,我們認為這一點是HMS相較另外兩大生態的最大優勢,但在前期,這一點不足以成為吸引開發者的決定性因素。而更多的部分,還需要看華為能否為開發者提供技術以外的更多價值。

那麼,華為的「HMS出海生態聯盟」究竟提供哪些技術之外的價值?

本文原刊於EE Times China網站

(繼續閱讀:力拼No.3 華為帶開發者「出海」)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