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拼No.3 華為帶開發者「出海」

作者 : 黃燁鋒,EE Times China

我們嘗試從HMS出海生態聯盟的建立,來看看華為究竟能為開發者提供技術之外的什麼價值,並以此來吸引開發者,完善、充盈華為自己的生態。

接續前文:華為HMS如何能成為iOS、Android之外的第三大?

華為(Huawei) HMS Core本身的吸引力雖然的確充沛——尤其是分佈式技術能力——幾乎為開發者開啟了一個全新的IoT賽道;為這一點的確是HMS相較另外兩大行動作業系統生態的最大優勢,但在前期卻不足以成為吸引開發者的決定性因素,更多的部分得看華為能否為開發者提供技術以外的價值。

在技術之外更多價值的探討,是個比較大的話題,有關這一點大概還可以延伸很多內容。我們嘗試從HMS出海生態聯盟的建立,來看看華為究竟能為開發者提供技術之外的什麼價值,並以此來吸引開發者,完善、充盈華為自己的生態。

值得一提的是,HMS出海生態不僅包括了北向應用開發者,也包括南向硬體開發者;如該公司所言,「涵蓋我們1+8+N的全場景智慧終端機,包括照明等HiLink合作夥伴;」有關這兩部分的開發者,請參考筆者的另一篇報導文章(點此連結)進一步了解。

而第三方開發者應用程式「出海」的問題,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像得那麼簡單。華為消費者BG全球生態業務發展部副部長章立在HMS出海生態聯盟預溝通會上說:「它不僅是應用上架這一個環節,從產品規劃、對目標市場洞察的階段,就已經需要平台的支撐,所以我們就和合作夥伴一起發起成立了這樣一個HMS出海生態聯盟。」

所謂的「出海服務引擎」有兩大特點,「全環節」和「更開放」。章立表示:「全環節意味著,從規劃設計到全週期進行賦能;更開放,則不僅有華為的能力,也有合作夥伴的能力,聚合協力廠商的能力來集中賦能。」

談得更具體些,章立特別「提煉」出三個最重要的「出海」難題,是華為可以為開發者和合作夥伴解決的:「一是產品當地語系化;二是當地語系化合規;三是當地語系化推廣;」而「出海服務引擎」就是針對這三個難題,構建全環節、更開放的平台環境。

華為消費者BG全球生態業務發展部部長章哲在接受採訪時談到了其中的「當地語系化合規」部份,表示:「合規現在越來越重要,華為過去這麼多年做全球化過程中積累了不少這方面的經驗和能力。」

他進一步指出:「我們的法務剛才在講我們在海外合規這塊的時候,觀眾都舉手機拍照。這說明這是大家一個很大的痛點。這不僅僅是在歐洲找幾個人就能解決的,其中包括了各方面的要求,比如紅旗原則、避風港原則,甚至良俗規則,很多我們以前都沒聽過的。」

這其實很能說明華為這些年在海外累積的經驗,對中國大陸本地開發者或合作夥伴「出海」來說,就足以省下很多的麻煩與投入。

一個典型的例子:「我們最近和巨人網絡的《月圓之夜》遊戲,這一出海案例。巨人網絡提出新語言包發展的支援需求,特別是一些小語種。另外,遊戲眾測之前還有本地用戶試玩的需求,需要針對小規模的玩家做試玩回饋調查。這些都是出海服務引擎能夠提供支援的。」

其中就包括了,產品當地語系化,以及當地語系化合規。至於當地語系化推廣支援,用章哲的話來說,華為提供線上、線下的推廣方式,不僅是線上流量支持,還有線下零售、發佈會合作,能夠幫助實現開發者在品牌知名度方面的提升,和用戶數量的成長。

 

 

章哲在採訪中說:「我們現在海外有一百多個代表處,幾千號業務拓展人員。我們可以為合作夥伴做的,就是在當地語系化方面,幫助他們進行一些觸達、推廣和溝通。我們原本是個硬體廠家,做了三十多年,在各個區域、各個國家的觸達,跟對手比都有多年優勢。」

這些,在我們看來是HMS出海生態聯盟吸引中國大陸國內合作廠商(以及反過來吸引國外開發者進入中國市場)的重要價值,依據的就是華為多年來深耕海外市場的經驗。所以出海服務引擎,原則上就極易達成一種雙贏的局面。

初期成績單

這個模型看起來是相當理想的,而且從華為開發者大會公佈的不少資料來看,前期效果也是理想的。例如中國大陸遊戲公司莉莉絲(Lilith Games)與華為聯合品牌行銷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莉莉絲旗下的兩款遊戲《萬國覺醒》(Rise of Kingdoms)及《劍與遠征》(AFK Arena)月新增下載均超過140%。”

與此同時HMS Core到今年提供56個Kit,以及12981個API——去年這兩個數字還是14和885。全球註冊開發者,從2019年的91萬,增長至2020年的180萬;整合HMS Core的應用,則從2019年的4.3萬增加到了今年的9.6萬;「海外精品應用」上架數一年內成長10倍,如今已經有7.3萬——這些都是華為自己公佈的資料。

根據華為表示,「HMS Apps服務全球170+國家和地區的使用者;」這些成績自然在推動HMS生態本身持續完善。所以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才說,「在180萬開發者的支援下,全球第三大行動應用(程式)生態破土而生。」

當然,這些不只是HMS Core技術能力本身,以及HMS出海生態聯盟造就的成績——更多對開發者的扶持計畫,以及完善自身的技術、市場吸引力也都十分重要。這裡我們只是借助HMS出海生態聯盟來管中窺豹。

 

 

而我們認為,華為自身優勢最關鍵的,應該是包括華為「HMS手機」在內的全場景業務產品的銷量,是華為有底氣說要做「第三大行動生態」的根本原因。具體成績如上圖所示。華為消費者業務全球生態發展部總裁汪嚴旻表示:「大家知道,我們在七、八月份公佈華為(手機)全球市場份額第一次取得第一的成績,整個全市場份額其實很大一部分來自歐洲地區。」

他亦指出:「我們GMS手機銷售保持很良好的勢頭,同時HMS手機在歐洲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我們提前將近一個月達成HMS手機銷售目標。我們去年就定下目標,作為一個全新的生態,我們第一步要選擇頭部(EETT編按:指最受市場歡迎的) 3,000個App作為第一批生態發展目標,包括社交、新聞、運動健康等。截止到上個月,大概有接近超過80%的頭部應用都已經跟我們合作。」

章哲表示:「華為這麼多年有三個BG,網路、終端和企業業務。這三個領域都有技術積累和能力。我們在最前沿的幾個領域:5G、智慧計算、雲能力都有建樹,現在就缺生態了。將生態補齊,整個能力就比較完備。從全球來看,我們是為數不多,可以去做第三生態,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公司之一。我們現在有能力做這件事。」

國際貿易環境的影響

不過我們都知道當前的國際貿易環境很不理想,這可能是華為規劃生態之初未能想到的。在現有環境下,能有如此產品銷量實屬不易——或許到了2020年下半年,我們已經很難再用銷售慣性來形容這些成績。而且我們在華為開發者大會上接觸到的華為相關負責人,都整體對大環境持樂觀態度。

「實際再過五年,回頭看你會發現這將是一個短暫的困難時期;」章立表示:「我們的手機發貨量,4月份在這種外部環境下還是做到了全球第一。這不僅是我們的銷售慣性這麼簡單,消費品三道防線,包括產品、品牌、本地的管道。現在產品供應商受到了一些限制,全球還有千千萬萬的供應商,除了產品以外,我們還有品牌在,我們還有管道在。」

他並指出:「其實我們在聊的時候,會發現合作夥伴更多是在尋找解決方法,還是非常積極的。而且現在比當初2011年,我們剛開始手機銷售起量的時候,增長速度快得多了。」

而在面對現有市場強者時,華為的態度也並沒有那麼尖銳。華為開發者大會2020期間,我們採訪的不少華為相關負責人都提到了「三分天下有其一」——這是一個相對緩和的表達方式,似乎只旨在做到給合作夥伴提供另一種選擇;所以「開放」和「合作」始終是被強調最多的部分。

這一點在汪嚴旻接受採訪時說的話,也能看得出來:「第一,iOS和GMS兩大生態統治全球移動市場已經超過10年,他們本身創新的步伐已經慢下來。尤其是照顧各種多元化的本地用戶需求這一塊,其反應是比較慢的。我們從他們的組織設置、區域化的人員配置上都可以看得很清楚。所以我們第一點就是盡可能通過本地市場、本地消費者有限滿足這種方式來解決。」

「第二,我們也看到這些開發者、合作夥伴,其實受到現有生態的限制和制約…我們通過構建這樣一個更開放的平台,讓開發者、消費者能夠自由地選擇他們需要調用的服務,而不是強迫他們接入所謂平台的服務。我認為多元化是我們能夠給整個生態合作夥伴提供的另外一個選擇。第三,我認為是整體環境,管道和供應商迫切需要有新的挑戰者,針對目前這種十幾年構建出來的雙寡頭壟斷的生態。管道商、政府機構也希望有一個更公平的開放競爭環境。」

至少現在看來,華為HMS乃至HarmonyOS生態的構建都在有序地行進中;仿佛在華為的規劃下,挑戰兩大生態和往日的那些挑戰者的確有著大不同。在強者佔領市場的現狀下,要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一」是個漫長的、需要持續投入的過程,每一步都極其重要。如今的這些成績,只是華為生態構建的第一步,華為需要迎接的挑戰還有很多。

本文原刊於EE Times China網站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