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黑莓、微軟都失敗…華為能做到?

作者 : 黃燁鋒,EE Times China

EE Times China記者參加HDC 2020這幾天不絕於耳的「為開發者賦能」、「帶來價值」,這些話其實在幾乎所有OS相關的開發者大會上都能聽到。最終還是要著眼於,究竟帶來多大的價值,「賦」了多少「能」。

在前面針對年度華為開發者大會(HDC 2020)的報導中,我們提到鴻蒙OS (HarmonyOS)在理論上可能成為第三大行動應用程式生態系,原因包括:

  • 鴻蒙OS開啟了IoT新賽道,不只是在手機領域(華為稱之為「全場景覆蓋」,即分佈式技術);
  • 華為消費性電子產品的既有市佔率夠大;
  • 華為對鴻蒙OS及生態的持續投入(包括各方面的成本投入);
  • 國際貿易環境對鴻蒙OS的發展有客觀推動作用;

其中第一個原因可能是最重要的。至於我們參加HDC 2020這幾天不絕於耳的「為開發者賦能」、「帶來價值」,這些話其實在幾乎所有OS相關的開發者大會上都能聽到。最終還是要著眼於,究竟帶來多大的價值,「賦」了多少「能」。

三星(Samsung)當年在推Bada、Tizen的時候,除了第一點,其他幾個客觀條件也基本充盈;但三星也只是發起了手機OS挑戰而已,幾乎不涉及開闢新戰場的問題。微軟(Microsoft)則滿足了其中的第三點,在砸入大量成本之後令Windows Mobile略有起色,但微軟的戰略轉型令其放棄了移動消費市場的持續投入(Devices & Services -> Mobile first, cloud first)。至於黑莓(BlackBerry),似乎以上幾個條件都不具備,雖然BB10也大談了一把「為開發者賦能」,並且舉辦了大量開發者活動。

我們知道,當一個市場形成寡佔形態時,挑戰者即便投入數十倍的成本和努力,也未必能撼動其地位。所以重創Windows PC的,並不是同一賽道的macOS、Ubuntu——而是行動新戰場的出現,讓Android、iOS能夠叫囂昔日王者的微軟。對昔日王者能夠產生打擊的,一定是新戰場的開闢,或者新業務模式的出現。

鴻蒙OS起碼在理論上是足以跨越這個最大的「障礙」的。就像華為消費者BG軟體部副總裁楊海松所言:「我們是全球第一個面向全場景的分佈式系統,在我們之前沒有先例。之前所有的作業系統,還是把一個個設備當成孤立的硬體來支援,沒有人能夠像我們現在設計的軟體架構和方案一樣,把所有硬體融為一體成為一個超級終端。」

本文期望對這個問題做進一步的擴展,並嘗試給出一些更具體的參考和解釋。

再談分佈式技術

從華為構建的理念來看,分佈式技術是個重要創新。它和蘋果(Apple)生態的設備協同,比如AirDrop、macOS/iOS設備無縫切換的方案其實是不一樣的——當然蘋果如今的macOS開始與iOS共用底層,這是蘋果的過人之處。但在整個系統的多設備協作上,鴻蒙還是有著更具前瞻性的思考。

分佈式技術一個核心能力就是DiviceVirtualization,其能夠以手機為中心,將附近的設備、元件轉換為手機的虛擬組件;並將這些設備的能力,作為手機的能力來使用。比如說外部的攝影機、音箱、顯示器、話筒、心率感測器,能夠透過分佈式能力擴展成為了手機的眼睛、嘴巴、耳朵。

這些硬體構成了一個整體,協力廠商的運動相機、可穿戴設備都可以利用這個Kit的能力,與手機構成統一的聯動。楊海松在接受採訪時提到:「華為是通信起家的,因此包括分佈式軟匯流排、分佈式資料管理、分佈式安全等分佈式能力在內,都是從傳統電信運營商技術,發展到消費級產品中的,其可靠性和先進性值得信賴。」

所以,不過華為開闢的新戰場,即IoT系統的這種範式,是Apple、Google這樣的企業都未嘗試過的。所以單就理念來看,我們認為它具有創新性——至於具體實施,有待未來的觀察。

分佈式技術覆蓋的「全場景」

據此對於「全場景」這個詞的理解,大概也就是消費性用戶觸及到的所有IoT裝置,未來都有機會用上鴻蒙系統——或者用上其中的一些能力。而楊海松對「全場景」的解釋,或許更加到位:「們現在做的是一橫一縱。橫,是從1擴展到7,7個場景,覆蓋消費者的衣食住行玩——這是橫向;縱,是做深產業鏈,從晶片到模組、開發板、硬體解決方案,和軟硬體集成解決方案,再到品牌廠家,我們希望縱向打通全產業鏈。」

這裡的「縱」向,是對IoT構成的一種解讀。如我們在先前的文章中提到的,華為的生態也因此針對兩個方向,分別是北向的應用開發者,與南向的硬體開發者。這一點讓我們聯想到了蘋果在iOS生態中構建HomeKit智慧家庭的方式,其針對硬體開發者,做MFi認證也有類似的影子——不過其規模、觸及範圍和執行方式,都不能和分佈式技術覆蓋全場景相較。

華為在這次的HDC大會上,針對應用程式開發者發佈了API、開發框架、工具和模擬器;面向硬體開發者也發佈了SDK、全套原始程式碼、工具和開發板模組;當然還有包括DevEco工具、方舟編譯器在內的關鍵組成部分。

「開源基金會的管理,不僅適合應用開發者;當前開放原子開源基金會的Harmony成員就有硬體廠家,加上軟體和頂級生態合作夥伴;」楊海松表示:「如果硬體和應用是分開的、割裂的,我們就無法給消費者提供完整的體驗。我們需要把硬體開發者的夥伴和應用開發者夥伴結合在一起,基於整個HarmonyOS賦能多設備融合的超級終端,一起來做硬體+應用的創新。」

所以我們也在HDC 2020展廳現場看到了不少晶片、模組硬體產品的展示,以及HarmonyOS硬體開發者平台及工具。這一點是其他生態目前較少佈局,或者未構成系統的。也是我們所謂開闢新戰場的最直接體現。

 

HarmonyOS針對AIoT智慧裝置提供的解決方案。

(圖片來源:EE Times China)

 

上面這些文字,其實都在描繪本文開頭提到的第一點。這在楊海松的認識裡,也是華為「獨有優勢」的第一項。其他幾個屬於華為的優勢項,還包括:

  • 「華為在消費領域做的1+8,市場佔有率高、產品也有量,而且我們也理解消費者。
  • 「華為是業界為數不多的端、管、雲,全都有的公司。我們希望有端+運營商管道+雲,能夠給消費者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和服務。」
  • 「還有一點,華為持續不斷的研發關鍵技術上做投入。不斷嘗試突破關鍵底層技術,帶來差異化體驗。」
  • 「控制好商業邊界,爭取更多夥伴的支持。」

「控制商業邊界」這一點其實已經屬於生態構建的細節了,它本質上也屬於「為開發者提供價值」的一部分。「商業邊界劃不好,價值分享沒有做好,互相踩腳,這個生態是無法建立的;」楊海松指出,「華為要賣好自己的產品和服務;開發者和合作夥伴,也要賣好他們的產品——他們是做1+8+N中的『N』。華為不會去做抽油煙機,這是美的這類廠商的強項。把這部分空間留給合作夥伴來創新,他們分享這部分價值。華為賣好自己的1+8,提升產品競爭力,以及對消費者的黏性和回購,這就夠了。」

上述其他幾項的理解,基本就建立在對歷史挑戰者的經驗總結上,亦契合文首提及的幾點。而華為對於自身挑戰者身份,以及市場現狀認知更清晰的一點在於,「如果作業系統想活下來,一個作業系統想要站穩腳跟,其市場佔有率的底線是16%,這是一道生死線。我們希望能夠快速跨越這道生死線,最起碼達成16%的市場佔有率;」楊海松表示。

「對於HarmonyOS來說,這16%意味著,華為自研產品和三方產品,要快速上規模。而且沒有一定的裝機量,消費者也就無法體驗『超級終端』的分佈式技術。比如車機場景,車機不支援HarmonyOS,只有手機就不能享受多設備融合的體驗;」楊海松指出:「所以我們要快速上量,這是生態目標。」

「快速上量是最大的挑戰,不管是硬體還是應用。希望所有的夥伴們支持我們,大家一起把整個生態快速達到我們的臨界點,讓這個生態持續的生存、發展下去。」而快速上量,或者真正構建起生態的具體方法,就在於「降低開發者遷移到HarmonyOS生態的成本,以及提升開發者在生態中能夠獲取的價值;」針對這兩點,我們已經在先前的幾篇文章中做了比較具體的闡述。

具體實施是關鍵

從前面幾篇文章對HarmonyOS的介紹其實不難發現,華為十分清楚,HarmonyOS需要達成何種目標,在生態構建上究竟缺什麼,以及需要做什麼。剩下的就是具體實施過程了。

楊海松在接受採訪伊始,就分享了兩則HarmonyOS開源後的事件:

  1. HarmonyOS開源當晚,HarmonyOS開源專案就成為中國軟體史上最受關注的開源專案(從開發者關注度、收藏、下載、訪問量等維度);且當晚「就有幾十位開發者貢獻了他們的開發,提交了代碼。相當一部分開發者貢獻的代碼非常有品質。」
  2. HDC 2020開發者大會主題演講時提到「HarmonyOS開發板與模組已經有了集成,可購買的開發板當晚即售罄。我們的合作夥伴昨天跟我說抱歉,只準備了2,000套,2,000套秒光。」

這表明HarmonyOS的動向在中國大陸市場的確是廣受關注的大事,這就更加要求華為無論在HarmonyOS技術完善方面,還是其生態的構建上,都持續「卯足勁兒」往前推進,腳踏實地地完成每一個目標,填補每一個空缺。讓我們繼續觀察華為未來能否真正做到三星、黑莓、微軟都沒能做成的事。

本文原刊於EE Times China網站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