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實體展會可以參加的我們錯過了什麼?

作者 : David Benjamin,EE Times特約作者

「全數位化的CES 2021將讓整個科技社群安全地交流想法、介紹將形塑未來的新產品;無論你身在何處,都能參與令人激動的CES時刻…」──Consumer Technology Association (CTA)

在筆者前往拉斯維加斯參加國際消費性電子展(CES)的所有年頭中,儘管美國消費者技術協會(Consumer Technology Association,CTA)的真誠承諾,我的敬畏心從未受到啟發。而在Covid-19疫情期間,我難得的快樂時刻之一是收到CTA發出的電子郵件通知,每年「不去就落伍了」的CES將在2021取消實體展會改為在線上舉行。

20多年來,我一直是CES的常客,是跟在《EE Times》某位編輯後面的「家眷」(EETT編按:本文作者除了是作家,也是《EE Times》首席國際特派記者Junko Yoshida女士的先生),幫非常忙碌的她分擔一些報導工作。我一年一度的CES考驗至少可以證明我作為記者的微薄信譽──儘管有一點點損壞《EE Times》作為技術全知的代表性。

而自從我們──在默許情況下──成為了一個記者團,我陪著我的摯愛前往各大貿易展會,技術研討會與技術狂歡,足跡踏遍慕尼黑、巴黎、坎城、芝加哥、蒙特婁、柏林、舊金山、馬爾他、紐約、都柏林、大阪、華盛頓、波爾多、恩荷芬、慕張、布魯塞爾、台北、洛杉磯和東京。對於每一場活動人們到底在談什麼,我總是只能提供一些模糊的感想。

我們最常造訪的展會就是每年巴塞隆納的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obile World Congress,MWC)還有CES,這兩場活動都成為今年(還有明年) Covid-19疫情下的犧牲者。而明年1月CES取消實體展,令我免於一連串的痛苦,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可以在聖誕節假期間擺脫即將到拉斯維加斯(被社會科學家親切地視為「美國文化排水孔」的地方)「強迫朝聖」──通常是在主顯節(EETT編按:1月6日)──的壓力。

我不會想念被叫做「CES Unveiled」(我個人覺得叫「CES Unchained」比較好)的展前記者會,有各種電子小玩意兒、可穿戴裝置、感測器、小玩具…不知叫什麼來著的小東西,還有各種變魔術般的把戲,讓我得跟眾多只是來狂拍照、看熱鬧的部落格作者與「影響力人士」擠在一起紀錄各種「創新」;這些人目的在我看來似乎是多於的,甚至與簡潔、有意義的消費者生活方式相違背。

我也不會想念在拉斯維加斯會議中心走廊以及無數CES攤位間,那些科技宅男宅女的相互爭論,或者是在擁擠的會議室裡與一堆脖子的鬥爭。我不會因為缺席半小時一班的接駁車而扼腕──那輛接駁車會把我從一個不想去的地方(the Sands Convention Center-金沙會展中心)載去另一個讓我害怕的地方(LVCC-拉斯維加斯會展中心)。

我會非常感恩每天不必去「媒體中心」排隊、跟一堆人擠著領午餐盒,然後還要在一群一邊吃東西一邊打字的「記者」之中吃午餐,感覺很像是非洲草原上圍著享受斑馬屍體的一群鬣狗。而我也會很高興可以避開自從尼安德特人在冰河時期聚集在一起揭曉六角形輪子和不易燃的安全火石以來,每一次貿易展會都流傳著的炒作、誇大其辭與天花亂墜的宣傳。

我不會想念每天的新聞截稿時間,也不會想念在廣闊的拉斯維加斯大道上上下下、汗流浹背的窘境──這是一片4平方英哩的區域,每年都在CES期間湧入20萬的額外人口,所有人都需要搭便車。我不必再因為糟糕的咖啡而不開心,也不會因為在一個不閱讀的城市找到一份《紐約時報》而感到荒謬。

我不會想念那些守著會議室入口負責攔截盤查的現場工作人員,總是讓我差點遲到那些連小學生都不太相信的花俏科技把戲。我也絕對不會後悔在1月份的某個星期,不必待在一個充斥三教九流人物,俗麗又讓人感傷的城市裡。

但就像任何強制性儀式──例如結腸鏡檢查或是與瘋狂的蘭尼叔叔一起過感恩節,仍有一些慰藉的時刻:因為這些展會,我能有機會見識到世界各地的異國風情,和老婆一起與同事和朋友團聚──每年CES我們都是與聰明美麗的Myra一起用餐來揭開序幕,也會遇到許多老朋友Tekla、Rebecca和Liz,運氣好的話還會遇到Jacques。

在展會上,我們與Brain等聰明的同事並肩作戰,我太太還介紹我認識了那些對技術狂熱而風趣的天才人物,像是Grill Pratt (EETT編按:Toyota Research Institute執行長)、和Nicky Lu (EETT編按:鈺創董事長盧超群)。而我們總是在一家高級餐廳的美食盛宴中結束CES的工作,由我們最喜愛的科技公關Cynthia作東,她會帶著幽默的客戶跟我們一起聚會,還讓我選酒。

除了Myra與Cynthia,還是有美好的時光。每年我與CTA機敏靈活的總裁Gary Shapiro,還有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的現任主席都有面對面採訪的機會。我會帶著一點諷刺意味來看待官方宣傳活動,讓我的最終報導充滿CES Daily通常會忽略的事實檢驗和背景資料。更重要的是,我總是坐在前排,煩人地一直挑起來拍Shapiro的臉部表情。

拉斯維加斯本身具有意想不到的魅力。在各個展會期間,我通常會放自己一天假去探索主辦城市;在拉斯維加斯,我對賭博、脫衣舞俱樂部、5美元自助餐、色彩粉嫩的雞尾酒或Celine Dion駐唱都不感興趣。但那些場景讓我忍不住想按相機快門,到處去尋找迷人的影像。

而每年在拉斯維加斯、巴塞隆納或其他地方,也會發生一些意外插曲,為我跟我太太的搭檔出差增添一些「傳奇」。例如有一年,現在已經停辦的Cable Show在紐奧良(New Orleans)舉行,我跟我老婆在展會正式開始前的禮拜天,跑去當地波旁街(Bourbon Street)著名的高級法國餐廳Gallatoire吃早午餐。

為了確保我們能順利進門,我穿了西裝外套、鈕釦襯衫和領帶盛裝打扮,我的褲子甚至燙了線;但是當我們排隊等待開門時,Gallatoire的女服務生注意到了我的腳──我當時穿著溫暖天氣時的裝備:涼鞋。她對我說:「抱歉,這是不可接受的。」我當時靈機一動大膽問她:「那如果我有穿襪子呢?」

那位女服務生眨了眨眼睛點點頭,於是我太太被請進Gallatoire可愛、舒適的樓上吧檯暫坐,而我急急忙忙衝回酒店;其他顧客還問她,我是跟服務生說了什麼…當我又回來時,我順利走進大門找到在吧檯的太太一起下樓,而接待我們的那位女服務生親切地向我們招手,每張餐桌上都坐著衣冠楚楚、舉止優雅的食客,包括我們。

就在我們的咖啡送上來時,一位感覺有點年紀的金髮女士閃閃發光地經過我們的桌子,突然停下來,轉身朝著我們低頭看;然後抬起了一邊眉毛。她看著我綻開一個會意的微笑對我說:「不錯的襪子。」

 

編譯 :Chin-Yi Wu;Judith Cheng校訂編輯

(參考原文 :Without Trade Shows, What Are We Missing…Really?,by David Benjamin)

掃描或點擊QR Code立即加入 “EETimes技術論壇” Line 群組 !

 EET-Line技術論壇-Q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