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那些捨不得丟掉的「寶」嗎?

作者 : Brian Santo,EE Times美國版主編

你可能也有那麼一個裝滿了很多舊的電子產品、舊電線或連結器的抽屜(或整個櫃子?)...

你可能也有一個(或很多個)像我有的那種抽屜(或者是儲物盒…或一整個櫃子?),裝滿了很多舊的電子產品、舊的儲存媒介(硬碟、隨身碟…或者你還有光碟片甚至3.5吋或5吋軟碟?)、舊的電線與連接器…它們大多數都只是過時了但是沒壞。

去打開看看,也把你的那些「寶貝」(或是廢物?)讓我們見識一下吧!

你收藏了什麼骨董級科技產品?你有Osborne (EETT編按:1980年代美國一家可攜式電腦製造商Osborne Computer Corporation開發的產品)嗎?還是有Zip軟碟機?Apple的Newton掌上型電腦?DVI線?我們說的不是那種雖然是30年前買、但偶爾還會拿來用的賞鳥望遠鏡之類的實用工具,而是你為「以備不時之需」(一時腦波太弱)入手的那些東西。

為了拋磚引玉,筆者先分享我自己的例子:我有一個3.5mm耳機孔轉USB Type C的接頭,你猜我在最近三年用過幾次?你猜對了,就是入手的時候試用的那一次。你說我在短時間內會需要用到它嗎?應該是不會…那會不會有一天需要呢?可能。

我就是這麼一個只要認為某種東西可能某天會需要就會想買的人,特別是如果那種東西有一天過時了,可能永遠找不到替代品的…別跟我說什麼「斷捨離」,我不需要!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實際上有三個塞得滿滿的抽屜,裡面都是像這樣的東西:

一台Sansa MP3播放器、一台早期的iPod (我好像還有7、8個它專用的30-pin插頭),還有卡帶隨身聽──我其實還真的有在用它,因為我還有一些錄音帶,裡面有我高中時幫學校廣播電台錄的、現在聽起來好害羞的宣傳;我最近把那些檔案轉成數位的了。還有微型卡帶──我不太確定我是不是有播放器…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先來幾個例子…

筆者才剛po文徵求讀者們秀出「寶貝」,馬上就有一位署名「Don」的朋友發來以下的分享:

「我在大概15年前才得到它,那時候它已經過氣了…或者就他們說的那樣;這是非常酷的一款裝置。」

另外一位讀者Ted的分享是:

「這是我的Commodore 64 (EETT編按:1980年代曾經在美國暢銷的8位元家用電腦,簡稱為C-64)廢物收集箱,我有好幾個Commodore 64的鍵盤電路板,在近乎完整的機器下面還有兩片以上的Commodore主機板。我還有仍然能運作的C-64以及C-128電腦,我的個人愛好是打造以C-64電腦控制的專案;不過該任務很快被小型的單板電腦取代了,C-64與相關周邊被束之高閣,但我還是一直都留著它們…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還有一位讀者Bill的分享:

(EETT編按:這位讀者沒有留言,看起來箱子裡的是真空管?)

接下來是EE Times歐洲特派記者Sally Ward-Foxton的貢獻,她在我提出這個點子後不到一分鐘就寄了這些照片給我看:

28.8kbps數據機。

 

JVC可攜式Mini Disc播放器。

另一位EE Times歐洲特派記者Nitin Dahad也分享了他的收藏:

看看那些可能連不了網路的手機…還有微型卡帶播放器(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留著我的微型卡帶了,總是有人需要的)!

如果你也在你家或是公司的某個角落挖到寶,歡迎拍照寄給我 (EETT編按:除了直接寄給美國版主編Brian,也歡迎直接與下方台灣編輯Judith聯繫,或直接在網站上留言,請別忘了順便簡單敘述一下照片中物品的來歷),我們會把其中最棒的一些例子公佈出來跟大家分享(email主旨請務必寫:My precious!──不然我們就當作是垃圾信啦…)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Show Us Your Drawers!,By Brian Santo)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