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逃避的事實:自駕車也需要DMS!

作者 : Colin Barnden,EE Times專欄作者

分心、打瞌睡或是受傷的人類駕駛員,會成為殺死他們自己或其他用路人的兇手;然而,測試階段的自動駕駛系統人類安全駕駛員,同樣也會有分心、打瞌睡或是受傷的問題。

「無人駕駛車輛為何需要使用駕駛員監控系統(DMS)?因為那還是測試中的系統。」這不是在說冷笑話,也讓我思索一個嚴肅的問題:如果在2018年3月,那輛行駛於美國亞利桑那州坦帕市(Tempe, Arizona)的Uber自駕測試車安裝了最先進的DMS,無辜的路人Elaine Herzberg是否就能保住性命?

上述意外是單一事件,然而實驗性自動駕駛技術未經同意在公開道路上近距離接觸行人的測試已是進行式,很少有針對相關行為道德的討論,未在主管機關準則上取得安全程序方面的共識。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數字,與人類駕駛員責任相關的交通意外死亡人數,每一年達到130萬;的確,人類駕駛造成太多死亡事故。但是,就像一般健康的人不會爭先恐後或未經同意去接受實驗性的癌症治療方法或是新冠病毒疫苗的測試,對於自動駕駛技術為何會有雙重標準?

在針對亞利桑那州Uber事故的詳盡調查報告中,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NTSB)寫道:「亞利桑那坦帕市的車禍事故原因,是監測駕駛環境以及自動駕駛系統運作的車輛操作員失誤;在路途中,她的私人手機使她分心。」

分心、打瞌睡或是受傷的人類駕駛員,會成為殺死他們自己或其他用路人的兇手;然而,測試階段的自動駕駛系統人類安全駕駛員,同樣也會有分心、打瞌睡或是受傷的問題。如同NTSB調查所強調的:「如果車輛操作員保持專注,她可能會有足夠的時間偵測到過路行人並做出反應,以避免碰撞或是減輕影響程度。」

隨著自動駕駛技術繼續在公開道路上進行測試與驗證,這些車輛也需要駕駛員(操作員)監視系統;這是全產業的問題,但為何自動駕駛技術開發商對探討相關問題如此沉默?為何產業界尚未展開合作就最佳安全實踐達成共識?為何在Elaine Herzberg不幸身亡三年之後,美國除了NTSB的調查報告,還是沒有安全程序的聯邦準則?


與業界專家一同探索智慧車輛、自駕車輛最新安全趨勢,快來報名車聯網技術應用研討會暨論壇!


Waymo自駕車也得仰賴DMS

Alphabet旗下子公司Waymo執行長John Krafcik在去年10月發表的一篇部落格文章中寫道:「Waymo正在向鳳凰城的一般大眾開放完全無人駕駛服務;」在另一篇於上個月發表的部落格貼文中,Waymo也宣布將把自駕車測試專案擴展到舊金山市。

Waymo渴望藉由對大眾開放其服務,來展示其自動駕駛技術的強大,並公開了從無人駕駛車內部拍攝的畫面(參考下方YouTube視訊);在兩個月前發佈的影片中,可見到搭載一名安全操作員的無人駕駛Waymo。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在駕駛座儀表板上方、配備LED燈的長桿型裝置是Seeing Machines的Guardian後備駕駛員監控系統(Backup-driver Monitoring System,BdMS)。Seeing Machines是為Cadillac Super Cruise系列2018 CT6車型與2021年式Escalade設計DMS的公司,當Waymo這家自動駕駛技術領先者都在用DMS,為何不公開討論這個議題?其他在公開道路上進行自駕車測試的開發者的DMS採用情況又如何?為什麼美國加州監理所(DMV)不要求所有的自動駕駛測試許可證持有者都得採用DMS?

 

Seeing Machines的Guardian BdMS是為了確保自動駕駛測試研發車輛的後備駕駛員隨時能接收到異常警報並準備好操控車輛。

(圖片來源:Seeing Machines)

 

這些問題的答案都一樣,沒人想引起大眾對於一個尷尬事實的注意:分心、瞌睡與受傷等因素會對人類造成影響,無論他們是自己駕駛車輛或是監督自動駕駛車輛。有點自相矛盾的是,自駕車在公開道路上的發展,看來要取決於接下來許多年、甚至數十年的駕駛員監控技術。

終於被DMS喚醒的主管機關

NTSB多年來一直警告分心駕駛的危險性,以及使用像是特斯拉(Tesla) Autopilot等自動駕駛系統導致的「自動化自滿」(automation complacency)風險,還有因駕駛打瞌睡所帶來的危害。有證據顯示,美國國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終於意識到,強大的駕駛員監控能扮演偵測人類駕駛員分心、打瞌睡或受傷的狀況。

NHTSA發出徵求避免不當駕駛技術的通告(Request for Information: Impaired Driving Technologies),也收到了包括Seeing Machines、Veoneer與反酒駕組織MADD (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ing)的提案。Seeing Machines的人為因素與安全性總監Mike Lenne在提案中寫道:「有鑑於眼球運動是駕駛不可或缺,也是極易陷入疲勞、分心或酒醉狀態的徵象,要偵測駕駛是否失能,量測注視與眨眼等指標的各種參數是不可或缺的訊號。」

所有人類駕駛的總里程數難以估計,光是在公開道路上的車輛行駛里程估計一年就超過10兆英哩(miles)。全球使用中的乘客車與商用車數量約為15億輛,這意味著要以最快的速度降低道路交通事故死亡路,是大量部署經證實的、具成本效益、能讓人類駕駛員成為安全駕駛的安全技術。在未來的幾年、幾十年,DMS將扮演能既能改善人類駕駛車輛安全性,也能監控在公開道路上進行測試之自駕車安全駕駛員的關鍵角色。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Inconvenient Truth: Waymo’s Driverless Cars Use DMS,By Colin Barnden)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