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加速工程師選擇退休?

作者 : Cabe Atwell,特約作者

因為較年長勞工在疫情期間面臨的健康風險較高,似乎也讓它們對於重新加入職場興趣缺缺。約有210萬美國勞工在疫情期間選擇退休,該人數是2019年的將近一倍。

工程專案通常不是朝九晚五型態的工作,而是必須及時完成的「責任制」,長時間加班工作並不罕見。在那樣繁忙的工作日程中重複相同的任務幾年或幾十年,對工程師來說是巨大的精力耗損,會讓他們期待能盡快退休──至少其中一部份人是如此。

在美國,每一年都有數百萬的「戰後嬰兒潮」(Baby Boomers)勞工退休,其中也包括工程師──根據市場研究機構Pew Research報告,這些出生於二次世界大戰後1946年至1964年的美國勞工,在2020年第三季因為退休而離開職場的就高達2,860萬人,而估計在接下來的19年間,每一天都有高達1萬名的戰後嬰兒潮勞工達到65歲的法定退休年齡。

當然,在這每天1萬名的屆齡退休勞工中,工程師佔據的比例只有一小部份,但在接下來十年,總計退休人數可能對工程師人力帶來很大的影響。而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可能也在過去一年成為加速勞工退休的因素之一:Pew Research報告指出,從2020年2月以來,美國勞工退休人數增加約180萬。

雖然這些數字變化也可能與就業活動的季節性變動有關,但在2020年2月到9月之間,美國戰後嬰兒潮勞工退休人數成長了25萬。自從疫情開始蔓延,眾家企業將結構性組織轉為在家工作平台以防堵病毒傳播,幾乎每一個技術領域的工程師都受到影響。

 

2020年在COVID-19疫情影響下的遠距工作趨勢變化。

(圖片來源:Statista)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Statista的統計,在疫情發生之前,每週在家工作五天以上的美國受雇者約17%,該比例在疫情發生後增加到44%。遠端工作趨勢加速,是因為美國各地強制實施隔離或封城措施,使數以百萬計的勞工無法通勤至實驗室或辦公室。

2021年這幾個月以來,美國疫情趨緩使得相關限制稍有放鬆,讓勞工得以恢復到辦公室上班,但還是有一些工程師的雇主讓團隊成員繼續在家上班,或者是採取分流上班的模式(採取分班輪流制,讓一部份員工在家工作,一部份到辦公室工作)。

在疫情期間,美國25到54歲的青壯勞動力(labor force,已有工作者或是求職者)比例從2020年2月的82%,在2020年4月減少至79.8%,在2021年2月則回升至81.1%。不過相較於較年輕的族群,戰後嬰兒潮勞工在疫情之後回歸職場的比例並未出現反彈。

研究機構Oxford Economics的美國經濟學者Lydia Boussour在一份最近發佈的報告中指出,因為較年長勞工在疫情期間面臨的健康風險較高,似乎也讓它們對於重新加入職場興趣缺缺。約有210萬美國勞工在疫情期間選擇退休,該人數是2019年的將近一倍。

不過疫情似乎並非是工程師們提早退休的催化劑,而是加速讓更多可以選擇退休或是留在公司擔任顧問、教育訓練職務的較年長工程師選擇了退休。這可能衍生的另一個問題是:對剛加入職場的新手工程師來說,是否也意味著無法向這些經驗豐富的戰後嬰兒潮前輩們學習更多工程知識?

許多所謂的X世代(出生於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期)、千禧世代(出生於1980年初至1990年代工期)工程師,在職場中已經晉升到決策者層級;隨著更多戰後嬰兒潮前輩退休,由下一個世代接棒,在後輩們繼續向前邁進的過程中,是否會需要前輩們的知識作為基礎?

GlobalSpec在2018年進行的一項工程師調查顯示,受訪企業在從退休工程師取得資訊方面做得很少,這個結果讓人感到驚訝,因為這意味著當傑出工程師們離開公司,也流失了大量知識。在經濟發展趨緩的時候,部份工程師寧可不要透過傳承知識的方式繼續領一份薪水。

考量到有一些公司還在使用上一代的舊硬體與軟體,這或許並非聞所未聞。在2019年,有三分之一的企業還在使用Windows XP,有一些公司甚至仍在用幾十年前的舊系統。但是如果人們的知識沒有被傳承,過去的知識沒有被利用,新一代的工程師在哪裡?

需要理解的重要一點是,進入職場的工程師們都已經有堅實的知識基礎;特別是在編程技術領域,新一代工程師比前一代更強。較年輕的工程師通常更熟悉多種程式語言,在C++之外,還有Python、Scala、TypeScript等等。但無論是哪一種學科領域的工程,學習也是職業的一部份;堅實的技能也有助於最新一代工程師的職場發展。

不過拜網際網路之賜,今日的工程師很輕易就能隨時隨地大量取得硬體與軟體方面的知識;各種書籍、論文、線上課程、線上研討會、白皮書…只要動動鍵盤滑鼠就能搜尋得到,這在40年前是不可能的。

這也意味著戰後嬰兒潮世代與千禧世代之前存在顯著差異;大多數戰後嬰兒潮傾向於在職業生涯中待在同一家公司,而年輕工程師更偏好換工作、甚至在職業生涯中自己創立公司。工程領域變得越來越競爭,也更難駕馭;許多公司通常會在完成專案目標方面要求工程師們做得更多,但提供的資源卻更少。

經濟發展趨勢也成為讓戰後嬰兒潮從工程師職場上退休的因素之一,因為衰退讓企業只能選擇以高於景氣蓬勃時期的比例讓員工休無薪假(furlough);在這段時間內,專案被擱置甚至完全取消,不再需要更大的團隊。

雖然有一些戰後嬰兒潮退休工程師仍參與公司的領域專家(Subject Matter Expert,SME)活動,或者是擔任顧問、教學職務,甚至是接兼職工作,但2019與2020年的調查顯示,有更多退休工程師完全退出社群;這可能會在疫情消退之後留下一個難以彌補的缺口。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Engineers and Retiring Trends: Does COVID-19 Play a Role?,by Cabe Atwell)

 

 

 

 

 

加入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