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起飛:Imagination執行長的冒險旅程

作者 : Nitin Dahad,EE Times歐洲特派記者

在2020年10月接任Imagination Technologies CEO一職的Simon Beresford-Wylie是這家公司在6年內上任的第六位執行長。距離他上任近9個月,筆者終於有機會在Imagination改裝後的總部與這位CEO面談...

Simon Beresford-Wylie在2020年10月接任Imagination Technologies執行長(CEO)一職,他是這家公司在6年內上任的第六位執行長。如同前幾任CEO,Beresford-Wylie致力於發揚該公司的GPU傳統,但挑戰在於他這次是否能出奇制勝。

 

Imagination執行長Simon Beresford-Wyliey在改裝後的公司總部大廳留影。

(攝影:Nitin Dahad)

 

距離Beresford-Wylie上任近9個月(EETT編按:本文採訪時間為2021年6月),英國因疫情的封鎖政策放寬,筆者終於有機會造訪位於倫敦北方大約20英哩的郊區Kings Langley,在Imagination改裝後的總部與這位CEO面談。

Beresford-Wylie來自電信與廣播產業,他完全意識到自己目前的職位有很高的流動率,但在開始介紹自己的時候,他開玩笑說:「我是一個很有韌性的人,我會待在這裡。」

通常每一位新任CEO都會為公司訂定轉虧為盈的計畫,Beresford-Wylie也不例外。筆者在2019年1月曾經訪問Imagination前任執行長Ron Black,他當時亦有相同看法。所以,這一次有什麼不一樣嗎?

因為公司成本獲得控制並在2020年轉為獲利,Beresford-Wylie信心十足;此外,公司對於如何利用GPU與行動技術有明確的規劃,也有投資者支持包括未來10年RISC-V核心策略在內的長期計畫。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個與他在公司改革策略上有志一同的高層團隊。

確實,筆者在Imagination總部遇到的每一位高層主管,不是都很了解狀況,就是真的相信公司的新策略並全心全意支持;我感覺更偏向後者,因為他們可以看到初期的正面成果。舉例來說,營收長Steve Evans看好業績成長,特別是中國的電動車(EV)市場;最近從Arm挖角的總工程師Tim Whitfield也準備好運用自己超過20年的業界經驗大顯身手。

Beresford-Wylie也熱心展現他正如何嘗試改變Imagination的辦公室文化。例如,現在該公司辦公室採取全開放式設計,包括CEO在內的所有員工都沒有自己的小房間或是指定座位;他還取消了過去特別為高層主管保留的公司停車位。

如果任何人想要一個安靜的工作場所,有一些封閉式小隔間可以使用;此外,為了迎合跨地理區域的混合辦公模式,他們也大手筆投資視訊會議設備…這些讓Imagination改裝完成的總部辦公室感覺很像新興的共享辦公室,不過因為疫情關係,公司仍讓員工自由選擇是否進辦公室,目前大多數時間都很空曠。

以下是筆者與Beresford-Wylie的對談內容。

百日計畫

在訪談一開始,筆者讓Beresford-Wylie對他上任9個月來的這段時間發表感想。

Simon Beresford-Wylie我們已經在獲利方面扭轉局勢而且表現很好,我們在2019年度就是以獲利終結。我們的公司策略審查已經完成,並獲得董事會在2021年3月簽署通過,目前正在為此努力,也有一個很好的開始。整體來說,我對於獲得新客戶、贏得眾多設計案非常開心,我們的銷售管道相當強勁,在多個應用領域與區域市場都呈現成長。

EE Times:你提到過有一個「百日計畫」(100-day plan),這指的是什麼?

Simon Beresford-Wylie我們的「百日計畫」在我於2020年10月1日正式接任之後就已經生效;去年的上半年是一個相當動盪的時期,因此該計畫有不少元素。第一個部分是要填補管理團隊的多個空缺,例如我們延攬了Tim Whitfield加入、率領工程團隊,還有Tim Mamtora負責實驗室環境;還有Mark Logan擔任財務長,以及Nick Merry負責人事。所以我們真的就是把團隊安頓好。

作為一個團隊,我們需要做的第二件事情是穩定Imagination的近期財務狀況。我們有許多年沒有獲利或產出任何現金應該不是什麼秘密,而無論是何種企業都得養活自己、支付員工薪水。當然,這個過程在我加入之前就已經開始,我們一直專注於取得利潤與現金,而且很令人高興的是我們在2020年結束時不僅有小幅獲利,也產出了現金。

「百日計畫」的第三個部份是有效執行恰當的「由下而上」策略審查:我們的公司該如何定位?我們想達成的業務目標是什麼?應該鎖定那些應用領域?哪些區域市場是我們應該耕耘的?我們的產品陣容中應該納入哪些IP?這些真的都是需要深思熟慮的課題。我們在去年11月啟動了相關計畫,並獲得董事會在今年3月簽署通過。

然後,我們圍繞著這個計畫做的第四件事情,是與管理團隊一起重新檢視我們的任務──像是我們的定位、目標──以及重新檢視我們的願景,然後將所有這些與公司策略結合,並將之傳達給員工,同時重新整理價值觀。所以那實際上幾乎是為整間公司「重開機」,我們現在已經完成了。我認為「百日計畫」成效良好,讓我們能目標一致地進入執行模式。

瞄準朝向異質運算的市場轉變

EE Times:這些聽起來很棒…不過在你們的公司定位、願景與產品陣容與目標市場等策略上,重點是什麼?

Simon Beresford-Wylie這個問題很好。如你所知,Imagination是一家35歲的公司,有25年的GPU IP發展歷史,GPU IP也是這家公司的主要傳統,特別是最近主要應用於行動裝置領域,以及第二大市場是車用資通訊娛樂系統。這個傳統很棒,不過實際上現在市場有一個朝向異質運算轉變的趨勢。

舉例來說,車用市場的客戶表示:「實際上我們想跟你們採購的,不只有資通訊娛樂系統用的GPU IP。」隨著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與EV崛起,市場上也衍生對更強大解決方案的需求,乙太網路技術正取代車內的線束,有更多的資料圍繞著這些車輛並被分析。

實際上,車子幾乎成為有輪子的電腦平台,所以客戶們說:「我們需要與真正能提供乙太網路封包處理AI解決方案、CPU與GPU,或者是比純粹GPU做更多事的GPU夥伴合作;」這是解決方案導向,而且需要異質運算,因此我們的策略之一部份是檢視該如何支援各個應用領域,而不是單單只提供IP。

EE Times:有哪些應用領域是你們鎖定的目標?

Simon Beresford-Wylie第一個我已經提及的是車用領域,我們已經進入北美、中國,以及日本、台灣的車用市場。第二個已經崛起並為我們帶來快速成長的是資料中心、雲端與桌上型電腦(DCD)應用市場。

我們在行動應用領域的傳統實際上讓我們在DCD市場表現良好,因為我們在功耗、性能與面積(PPA)做得很好,也就是可達到非常有限的功耗、高性能以及非常小的佔位面積;而且你猜怎樣?這在資料中心應用領域獲得了很大的共鳴。

第三個應用領域是我們傳統的手機、行動裝置市場;我們曾在Apple iOS獲得成長動力,現在則看到Android領域對我們的解決方案有顯著需求。我認為這反映了我們在2019年在Canyon Bridge (EETT編按:Imagination背後最大股東)之下對更新GPU產品線進行的投資;那真的在市場引起了注意,因此我們贏得市佔率也看到來自Android高階與中低階裝置的各種商機。

第四個領域是RISC-V,這並不算是一個應用市場,不過今日我們已經在運算端的GPU使用RISC-V。更廣泛地說,我將之視為一個十年期的慢動作「市場不連續」(market discontinuity),就像是一家總部也是在英國的、非常大的處理器IP公司的糟糕替代品。

所以,我們雖然已經有RISC-V,但我們將在未來幾年投資更多,為想要採購RISC-V CPU的客戶同時提供高階與標準化的IP,同時也嵌入稍早提到的、我們銷售到其他領域的解決方案中。

EE Times:RISC-V市場還未起飛是因為還沒有夠大的廠商出現嗎?

Simon Beresford-Wylie我認為那只是其中一個因素。隨著圍繞著它們的生態系統發展,以及可持續性受到客戶與合作夥伴認可的業者開始出現並進入這個生態系統,這些東西需要花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獲得市場青睞。在RISC-V領域有許多新創公司活躍其中,但從看來目前還沒有一家留下提供高品質IP的紀錄。

Imagination是一家擁有悠久歷史的公司,我們確實擁有提供高品質IP的紀錄,你可以清楚知道我們何時說過將要提供,我們具備潛在客戶認可的工程能力,而我認為這會是我們進軍高階RISC-V市場時的優勢。

各有特色的區域市場

EE Times:你說公司在2020年轉虧為盈,你們是否已判別出目前最大的成長動力來自何處?例如是否為中國的EV市場?

Simon Beresford-Wylie對我們來說,北美是表現很好以及重要的市場,而中國無疑是一個高成長率的市場,特別是在車用領域;日本與台灣同樣是強勁成長的市場,還有歐洲。中國帶動了大量的成長,包括在前面提到的DCD應用領域。

我們在PPA表現上的優勢讓我們很順利地進入DCD市場,再加上2019年重整GPU產品線的投資已經開始獲益,現在真的已經受到市場注意,以個別市場來看,歐洲市場的比例下降了一些,美國市場成長顯著,而我們目前更倚重亞洲市場。

EE Times:讓我們轉向企業以及地緣政治;你們的投資人以及管理團隊明顯曾經有一段動盪時期,現在都已經解決了嗎?

Simon Beresford-Wylie是的,那是一段非常艱困的時期。這家公司在去年的上半年相當辛苦,但我認為充分展現了工程團隊的韌性──那時管理層的問題,以及關於董事會可能任命來自中國國新控股(China Reform Holdings)的新成員之相關評論圍繞著他們。

但那已經是一年以前了,我們已經跨越出去。我到職已經9個月了,這家公司現在給我的感覺就像其他公司一樣,有正常的董事會並指派了兩位新的非執行董事Peter Bonfield與Didier Lamouche,他們兩位都是半導體產業領域的老將。

 

Imagination的大多數管理高層都已回到位於英國Kings Langley 的總部辦公;圖中由左至右分別為:產品長Chris Porthouse、執行長Simon Beresford-Wylie、總工程師Tim Whitfield、行銷長David Harold、營收長Steve Evans、財務長Mark Logan

(攝影:Nitin Dahad)

 

我參與的董事會就像是我在Arquiva、Nokia等兩家公司時的董事會一樣,沒什麼差別。Canyon Bridge就像其他私募股權業者一樣;而至少在我看來,中國國新控股就像是投資私募股權業務的普通有限公司夥伴。

EE Times:你對於與中國做生意的地緣政治維度有什麼想法?

Simon Beresford-Wylie現實是這個世界已經改變了,而且我認為在實際上已經永遠發生變化;在中美關係上存在一個地緣政治維度,現在他們是競爭對手,用不同的眼光看對方。而我們就像任何一家想要同時在兩個市場上賣東西的公司,需要對於該怎麼發展、該在哪裡發展以及客戶對象非常敏感。

我們與所有其他競爭對手以及北美科技公司一樣,他們也還是在中國市場上銷售。有一些特定客戶被列入實體清單(entity lists),這會比較麻煩;我們對於某些特定IP可以或不可以賣給誰非常敏感,在英國也有一些我們嚴格遵守的出口管制機制。而儘管有實體清單,我們的業績仍然以驚人速度成長。

從電信、廣播產業到半導體產業

EE Times:你的專業背景有很大一部份是在電信網路領域,與半導體、IP相當不同;你認為那些經驗能為Imagination與這個產業帶來什麼?

Simon Beresford-Wylie這對我來說有一點挑戰,業務模式稍有不同,但實際上我發現這個領域主要是研發工程、撰寫程式碼、回歸測試、驗證以及程序管理,這跟我們在Nokia做的一樣;有一些不同之處也有相同之處。

這與我在Elster做智慧電表網路不同,但也有相同之處,有工程師撰寫程式碼、測試程式碼並產生解決方案,並訂定產品/技術藍圖等東西。不過商業模式是不同的,Imagination不製造東西,這是不太一樣的。

我能為這家公司帶來什麼?我認為我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擁有出色紀錄的主管。我是一個真正以價值觀為基礎的領導者,而且我認為建立現代的工作文化、言行一致非常重要。我超級熱衷於重回成長領域以及激勵成長,基本是扮演催化劑的角色,創造能量與我們可以做到、我們會贏的興奮感。

我們需要具競爭力的IP,我們需要專注於正確的市場策略,我們也需要敏捷地行動,而我認為我具備幫助公司做到這些的能力。

EE Times:當你聽到Imagination有一個CEO職缺時,是什麼因素驅使你產生「我要去試試看」的想法?

Simon Beresford-Wylie首先,這是一家全球性公司,這是我愛的;但它又是一家工程公司,我卻不是工程師。我很遺憾我不是工程師的事實;我想要成為一位工程師,我喜歡與工程師一起工作,因為工程師主導這個世界,他們創造、製作了很多東西,包括現在這個房間裡除了你跟我兩個人類之外的其他裝置都是由工程師設計打造的。

這相當不可思議,我們在Imagination做的事情如此複雜,不遜於太空科技;這讓我非常興奮,我對技術充滿好奇心,而這是一家標誌性的公司。我認為這也是一顆尚未打磨的寶石,我們正在努力讓它發光,讓整個公司的員工相信我們將成為勝利者。

隨著市場走向異質運算、GPU、乙太網路封包處理器(Ethernet packet processor,EPP)、人工智慧(AI)、神經網路加速器(NNA)以及CPU IP等技術,我們所擁有的能力將讓我們取得成為勝利者的絕佳優勢,而我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編譯:Judith Cheng

本文同步刊登於EE Times Taiwan Digital數位板雜誌2021年7月號

(參考原文 :Rebooting Imagination: A Heterogeneous Compute Strategy,By Nitin Dahad)

 

 

 

 

加入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