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晶片與疫情雙重夾擊 2021/2022手機市場如何突破困境?

作者 : 黃燁鋒,國際電子商情(ESMC)

從幾年前市調機構公開資料顯示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增速趨緩以來,「智慧型手機市場走向成熟,以及智慧型手機可能在數年後被新形態設備取代」的說法就不斷湧現…

新冠疫情(COVID-19)和缺晶片都讓智慧型手機市場的表現雪上加霜,不過這一市場的現狀,恐怕會比出貨量的單純變化表現得更複雜一些。舉個例子:2020年智慧型手機市場整體相當低迷,因新冠疫情導致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同比下降大約10%,將量級直接帶回到了2014年的水準。

但從智慧型手機供貨上游的例子來看,2020年第一季採用四顆攝影鏡頭的智慧型手機已經佔所有智慧型手機出貨量的大約20%,加上3D感知系統等新用例,這些都極大帶動了CMOS影像感測器(CIS)的出貨量,在此之前的10年間,智慧型手機CIS銷量翻了8倍。從資料來源來看,若以2020年第一季為基準,則2020年第四季的手機多攝影鏡頭帶來的CIS出貨量成長了32%。手機CIS 2020全年出貨量接近50億顆,對於Sony、Samsung、Omnivision、格科微這些企業而言,智慧型手機顯然仍是個相當火熱的市場。

2021是強勢反彈之年?

先前採訪過包括ams OSRAM、vivo、Imagination、Renesas等在內的企業,他們普遍認為智慧型手機市場仍然是大有可為。Imagination和vivo還都提出相關的資料證明,如Imagination產品管理副總裁Tony Smith就在採訪中援引了Strategy Analytics的資料,提及其研究報告預期了智慧型手機未來5年內的漲勢。

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則在採訪中說:「從今年二季IDC的資料來看,全球智慧型手機的反彈態勢得以延續,總出貨量同比成長13.2%,高於IDC先前預測的12.5%。」雖然「中國區方面,需求的確低於預期,同比下降約10%。」

不同統計機構的統計口徑和量級存在差別。必須明確的是,2021年預期的智慧型手機出貨量整體都將高於2020年——畢竟去年是這些年來這一市場真正的低迷期。且今年第一季智慧型手機市場回彈力度的確也比較大:全球智慧型手機整體收益突破了1,000億美元大關(達到1,130億美元),同比成長35%。這應該是Counterpoint Research有記錄以來,首次有第一季突破1,000億美元的紀錄。

而從出貨量的角度來看,2021年第一季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同比成長20%,達到了3.54億支,歐洲、中國、印度市場的表現都超過了預期。營收成長大於出貨量成長,基本可以說明,整體市場在往更貴的智慧型手機傾斜。

第二季的情況如胡柏山與Smith所說,其總體也仍在同比成長。預計出貨量同比成長了19%,達到3.29億支,但環比有下降。另一個重要資料是出貨營收同比成長25%,達到960億美元——環比資料下滑與缺晶片現狀仍是息息相關。

但中國的智慧型手機市場卻截然相反:2021年第二季成為自2012年以來,最糟糕的一個第二季。中國智慧型手機銷量同比下滑6%,環比下滑13%。這其中有一個重要因素:華為造成的市場空缺難以在短期內填平。事實上這一季度華為的手機出貨量因眾所周知的原因,在中國市場佔比下滑到了10%,跌幅達到了72%;實際上,華為手機出貨量走低是從去年第四季開始,到今年第一季其出貨量已低於1,000萬支——這是2016年以來的首次。

TOP 5的其他幾個智慧型手機品牌均因此有所斬獲,其中市場份額成長最快的是小米;Apple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這一季成長了43%。如果基於營收數字來看,Apple的增量恐怕會是最大。但即便考慮市場份額開始上揚的榮耀,華為掉落的市場空間依然未能在短期內被填滿——這應該是這一季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遭遇問題的最大外顯因素。

 

圖1: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2021預期下調)。

(來源:Counterpoint Quarterly Smartphone Forecast)

 

還有一個關鍵因素,部分OEM與供應商表示2021年第二季關鍵元件的走量僅達成預期的大約80%。與此同時,受制於缺晶片的大環境,第三季的情況應該會更糟,所以雖然上半年智慧型手機整體市場在上揚,但那也只是相較2020年。Counterpoint Research分析師甚至下調了全年智慧型手機出貨量預期:預計2021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將在14億支左右,年成長率6%——原本預期約在9%(圖1)。

倖存者偏差

從2021年第二季的資料來看,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份額目前最高的是vivo。胡柏山也說:「我們這兩季一直是穩中有進的。」這讓筆者在收集採訪資料時感覺,本次選擇的幾個主要採訪對象,略有倖存者偏差的意味,他們大概不能代表智慧型手機平均市場水準,但其中趨勢觀察,依然讓筆者收穫不小。

ams OSRAM大中華區應用總監徐冰在接受採訪時說:「去年新冠疫情對整體智慧型手機產業帶來了不小的影響,更多的是對中低階市場的衝擊。由於消費者業務主要以中高階智慧終端機為主,因此疫情對ams OSRAM的消費業務而言,整體影響不大。」徐冰甚至提到預計ams OSRAM手機業務佔比仍會有持續成長的態勢。

另一方面,以GPU/NPU IP為主要業務的Imagination對手機市場也十分看好——如今其GPU IP較多出現在了紫光展銳的SoC晶片中。Smith說:「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相信隨著Imagination推出具有光線追蹤(Ray Tracing)等功能的領先產品,我們在手機市場的收入將繼續增加。」

目前,手機GPU尚未加入光線追蹤特性,但業界普遍認為光線追蹤在手機上的應用是遲早的事。去年Apple與Imagination再度簽署合作協定,亦有分析師認為是Apple對Imagination光線追蹤技術的看好——這一點也將是近未來高階智慧型手機遊戲特性的必選項。

這種「倖存者偏差」,以及徐冰所言疫情對於高階手機市場影響不大,可先針對這一點,談談市場的外在表現。大方向上,目前智慧型手機市場營收成長率是大於出貨量成長率,這已經能夠很大程度說明手機平均零售價(ASP)在往上走。

頗有代表性的一則資料在於2021年第一季,Apple iPhone 12系列的銷售額佔整體智慧型手機市場銷售額的大約1/3。依照總銷售額來排序,除了iPhone 12和iPhone 11以外,表現最好的還有Samsung Galaxy S21系列。銷售額前10的智慧型手機,佔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營收的46%,但如果依出貨量來算,這些機型僅佔總量的21%。

更具體的資料是,高階手機(定義為>400美元的機型)在2021年第一季營收佔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的65%。當然這一點與包括vivo在內的中國手機製造商如今正在往更高定位的市場做探索有關。事實上,全球智慧型手機應用處理器/系統單晶片(AP/SoC)於2021年第二季的出貨量成長了31%。受到5G的驅動,以及聯發科(MTK)更少受制於缺晶片問題,包括RFIC、PMIC在內晶片產品,這一季聯發科的業績表現相當不錯。高通(Qualcomm)方面雖然受到供貨緊張的影響,但5G數據機及其先發涵蓋射頻系統和全套解決方案,亦令其受益頗多。

從這些贏家的層面來看智慧型手機市場發展,加上上游和下游不大一樣(上游晶片企業因為技術革新,受到下游出貨量的影響會顯著更小;CIS市場就是個典型的例子,還有如RAM、NAND等需求量的提升),這些資料還真可能存在著比較嚴重的「倖存者偏差」影響。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上下游對智慧型手機市場的看好是一致的思路,雖然下游競爭早就步入了白熱化。

高階市場的意外發展

不過這不是全部。要瞭解高階手機在市場上表現出強勢——或高階手機基本沒有怎麼受到疫情的影響,需要從多個維度探討。2021年第二季全球高階智慧型手機銷量同比成長了46%,比整個智慧型手機市場走快了26%。其中,Apple拿下將近六成份額,iPhone的銷量表現也水漲船高。

如果對這塊市場做更細緻的考察,僅看>800美元零售價的機型,則會發現其市場增幅達到了182% (圖2)。在>800美元的智慧型手機市場上,Apple掌握著大約75%的份額——而在一年以前,Apple在該價格段的市場份額是54%,這些都能看出更多消費用戶傾向於購買高階機型。與此同時,5G機型在高階設備中出貨量滲透率已經達到了84%,去年第二季還只有35%。當然包括Samsung Galaxy Flip/Fold等在內的折疊螢幕裝置也在其中有少量刺激作用。

 

圖2:2020上半年與2021上半年全球智慧型手機不同價格區間的銷量佔比。

(來源:Counterpoint’s Smartphone Market Pulse Service)

 

要理解這一市場現象,首先還是需要理解COVID-19為什麼對智慧型手機市場產生了影響。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對於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產生了相當大的打擊,2020年第一季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同比下降13%,也是在這一季智慧型手機出貨量自2014年以來首次跌破3億支;中國這一時期智慧機出貨量同比下滑27%。

先前《國際電子商情》採訪瑞薩電子執行副總裁暨物聯網及基礎設施事業本部本部長Sailesh Chittipeddi時,他特別談到了智慧型手機市場的這一轉變。「智慧型手機的購買基於體驗、觸控感受,還需要看看拍照等特性用起來如何。」所以大的市場方向對線下購買手機的這種模式仍有較大的依賴性,顯然新冠疫情在一段時間內阻斷了這一管道。「不少市場研究資料都顯示,智慧型手機需求下滑比較大。不過到2020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5G手機及更大螢幕機型會推升市場的重要性。」Chittipeddi說。

不過管道不通不是全部,畢竟同期PC銷量就因為數位生活轉變而上揚。之前有分析師認為,購買智慧型手機屬於自由可支配購買行為,在歷史特殊時期,人們總是會首先控制自由可支配購買行為。新冠疫情的出現,導致人們換機週期變得更久,甚至在新冠肺炎所致的城市禁令解除的一段時間內,人們的消費行為模式都會發生轉變。

小品牌此時更難以生存,因為某些小品牌的銷售管道普遍線上下,當時幾乎所有的主要OEM均出現了出貨量下滑。2020年第一季,Samsung手機出貨量甚至下挫了18%,到第二季更是再度承受一波暴擊。

這一時期低階手機市場受到的影響明顯更嚴重。除了數值可直觀反映外,與社會經濟秩序恢復的不平均也有很大關係。尤其疫情期間,可在家辦公人群更偏高收入人群——或者說這類人購入高階手機的傾向性更顯著,他們的消費行為更多受到的是線上線下銷售方式的影響。

OEM在此期間都著意於線上銷售方式,如胡柏山告訴我們:「疫情的確對線下用戶的互動帶來了些許不便。但透過無接觸銷售、延後售後服務、網路直播銷售等創新的方式,滿足使用者的購機需求,保證服務不被疫情中斷。」

對於更多的收入並沒有那麼高的人群,如需要在工廠從事生產工作的或服務業從業者,他們無法享受在家辦公的便利,有時可能需要面對停工停產的窘境。Counterpoint Research資料顯示,2021年第一季北美市場低於100美元機型的銷量相比2019年下滑十分顯著,其恢復尚需時日。

更有趣的是,如Verizon、AT&T等北美營運商眼見智慧型手機市場疲軟,今年年初還開始進行iPhone 12、Galaxy S21等機型的降價促銷——iPhone 12的價格降幅達到700美元。當然前提是使用者需要使用更高額的月話費套餐,這實際上進一步促進了高階機型的銷售。

說到底,宏觀經濟趨勢乃是我們所見高階手機需求變大,而低階機型出貨量降低的主因。但這也不是全部。

缺晶片成為一大變數

徐冰在接受採訪時說:「疫情對智慧型手機造成的影響主要有幾個方面:一是上游的製造業停工,導致晶片、元件產能、供應鏈的支持等不足。代工廠進行組裝生產,由於疫情、產業鏈重構調整等原因出現產能不足,影響廠商的出貨量。二是消費端需求下降,尤其是線下環節,手機廠商營運成本加大,線下管道受阻。」

線下管道受阻前文就已經提到了。而疫情導致電子產品供貨受影響,尤其半導體元件供遠少於求,也是導致高階智慧機供貨壓力更小的原因;低階機型顯然就沒有這麼好運。

「缺晶片」原本最不該影響的就是智慧型手機。因為與HPC、資料中心、汽車等業務相較,智慧型手機應用場景是半導體上游企業的大主顧,更是尖端製程走量攤博成本的一線市場。比如同樣的CIS晶片,汽車產品的需求量是完全無法與智慧型手機相提並論。但汽車電子等市場的缺晶片已無需贅言,智慧型手機如今也受到了影響,只是這其中的影響是不均衡的。

Apple對供應鏈管控的到位,自然是其最低限度受缺晶片大環境影響的關鍵。但Apple作為電子元件需求的大客戶,台積電(TSMC)等上游供應商總是考慮率先滿足這樣的大客戶;無論從利潤還是商業運作的角度,這也都十分符合直覺。

所以缺晶片影響到的首先就是中低階智慧型手機及其他消費電子產品,且缺晶片帶來的影響又是十分立體。當然,缺晶片不只是新冠爆發造成,今年5月台灣用水告急,穩定、高質的水源是半導體生產製造的基礎,台灣之前幾個月面臨了56年以來最嚴峻的缺水問題,以台灣在半導體製造與封測方面的地位,缺水也進一步惡化了缺晶片的問題。

缺晶片局面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台積電和Intel今年年中都明確表示過,半導體供需不平衡的局面至少要持續到2022年年末。今年9月,台積電對晶圓價格做了調整,從2020年到2021年第三季,成熟製程節點的晶圓價格上漲了25%~40%;預計2022年還會有10%~20%的上漲空間,而先進製程所受影響則更小。

晶片供應商會將這部分成本轉嫁給OEM——主要是中低階晶片產品。OEM是否會將成本轉嫁給消費用戶,這是個未知數——他們也可以透過其他方式來做BOM成本的均攤和最佳化,但如果OEM採用這樣的方式去營運,則將進一步影響中低階智慧型手機產品的銷量。

諸多因素的綜合也為今年下半年,乃至明年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增加了不確定性,尤其是中低階智慧型手機——中低階消費群體購買行為變化,且中低階智慧型手機相對受到缺晶片和供貨緊張的影響更大,以及這一價位段機型均價上漲(和手機整體ASP提升)等因素共同促成。即便大概像iPhone 13這樣的高階機型大賣,仍是意料之中。

 

圖3:2012~2026年智慧型手機ASP走勢與預測。

(來源:Strategry Analytics)

 

市場還有驅動力嗎?

除了高階機型以外,從中長期的眼光來看,智慧型手機市場仍大有可為。這一信心的根源是在刨除缺晶片、疫情這些客觀因素影響,智慧型手機如今的驅動力也仍然不少,這些驅動力都有機會促成較大範圍內的手機更新換代。

對於智慧型手機而言,「目前市場上『飽和』的說法,主要是指量的飽和,而不是質的飽和。」徐冰強調,「比起前幾年,智慧型手機市場增速有所放緩,接近飽和。但這不代表技術上的飽和。面臨豐富的未來應用場景,智慧型手機的功能、技術創新,仍有非常廣闊的空間。」

胡柏山則說:「這種『狼來了』的說法已經多年,但今年其實一直保持相對穩定的狀態。」……「手機技術革命的浪潮,是技術不斷快速演進的市場,不可能在短期內萎縮。因為新的技術會刺激新的需求。今年,隨著製造技術的升級,大多數用戶換手機並不是因為手機壞了,而是因為新技術的誘惑。」這樣的說法其實也部分佐證了高階機型依舊可以走俏的現實。

5G顯然是這兩年刺激智慧型手機銷量的關鍵因素。從2021年第一季資料來看,5G手機佔全球智慧型手機營收的2/3,出貨量佔比則在40%左右(這也表示目前5G手機還主要在中高階市場)。200~399美元價格段的中階5G手機於第二季的同比增速達到了193%。

而5G又會同步帶動手機內部其他組成部分的升級,典型如RAM、儲存,以及對應於更多資料的處理運算力需求等,這都是市場機遇。

「消費者對照片品質要求越來越高,智慧型手機供應商持續致力於提升影像品質,希望獲得差異化競爭優勢。」徐冰說。此外,,除了拍照的亮度和色彩品質外,感測技術和光學技術在智慧型手機上還有許多非常有想像力的應用場景,包括AR/VR應用,心率、血氧等個人健康管理,甚至光譜儀等技術的融合,實現對食物糖度、新鮮度進行檢測等功能。」徐冰補充。

遊戲方面,Smith從手機GPU的角度提到「4級嵌入式光線追蹤技術」,能夠「帶來明顯的性能/功耗優勢」。他指出,「高階手機方面,到2024年,光線追蹤可能會成為手機的必備功能。豐富更逼真的內容和遊戲機等級的視覺體驗將會激發消費者的興趣。對中低階手機產品而言,GPU的效率自然很重要。同時透過AI增強的攝影圖片、超解析度和儲存頻寬也是很關鍵的地方。」

以上都是各廠商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提及的一些智慧型手機未來可發展的亮點,實際可挖掘的技術點可能還有很多。胡柏山在採訪中提及:「隨著物聯網與生活、甚至生產場景智慧化的融合,智慧型手機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它將作為介面和控制平台、提供智慧辦公、智慧家庭、旅行、汽車駕駛等各種場景的解決方案,滿足用戶的智慧化要求。」

從質的角度,智慧型手機的功能、技術創新,仍有非常廣闊的空間。即便在半年到一年左右的時間裡,這一市場因部分客觀因素仍存在著相當的不確定性。

本文原刊登於ESMC網站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