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維修權」:善意背後隱藏風險

作者 : Bill Schweber,EE Times/EDN/Planet Analog資深技術編輯

無疑地,捍衛「維修權」(RTR)的立論明確且強而有力。但是,外部的第三方人員可被授權修復到什麼程度,或者可以存取多少內容,誰來為後續發生的任何安全風險負責?

作為一名工程師,我喜歡修理各種電子產品,或者至少嘗試著修好東西。這在概念上可能像為電視轉換器中的AC/DC電源更換壞掉的電容一樣簡單,或者是像使用Dremel電動工具作為迷你車床,為玩具製作一個迷你新車軸一樣地精巧。有時候,為了獲得拆解產品、瞭解它如何製作以及測試新技術等經驗,我甚至還會試圖修理一些已知其實無法修復的問題。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在關注「維修權」(right to repair,RTR)運動的原因,而近來這一話題也引起了廣泛關注。你只需要Google搜尋一下就知道了。目前有幾項立法行動正在進行中,還有一些正施行中的行政法規,以確保消費者在幾年內都有權利維修自己所購買的產品(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或是讓製造商以外的第三方維修人員能夠維修其產品。

大多數媒體對於RTR行動的報導都是正面的。當製造商提出反對意見時——如汽車經銷商的大張撻伐——這些通常都會被描繪為自利的反對陳述;當然,這在很大程度上來說也是實情。

 

 

那麼,什麼是「RTR」?目前並沒有單一定義,而是取決於產品的銷售地點、購買者是誰以及其他因素。在某些情況下,這意味著製造商必須向公眾提供有關維修的資訊並可收取象徵性的費用。這些資訊可能包括零件清單和組裝/拆卸資訊,也可能意味著確保可在一定年限內取得備件,或者甚至提供物料清單(BOM)成本和原理圖。

無疑地,RTR的立論明確且強而有力。最明顯的情況是,考慮到價格、舒適度、地點或其他因素,你可能更希望選擇將愛車(除了其高科技電子產品)送至獨立的維修站而非汽車經銷商處進行維修。RTR倡議者以農民為例指出,農民們通常要等待數天,經銷商才會派來技師修理其花費數十萬美元購買的「天價」農業設備,而莊稼很可能早就已經必須種植或收成了,對農民們來說,每一天都很重要。

這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外部第三方人員可被授權修復到什麼程度,或者可以存取多少內容,也存在可質疑的空間。是否應該允許獨立的維修人員對軟體進行更改?他們能否將操作演算法寫入拖拉機中,以便提高性能;另一方面這也可能對於元件帶來壓力使其突破設計限制?您又如何「界定」允許維修的範圍?

即使是修理一個電解電容故障的20美元時鐘,這個問題仍然很棘手,因為我必須先拆解AC側安全外殼,才能到達低壓DC側。而如果我無法確切地將它兜回去該怎麼辦?誰來為後續發生的任何安全風險和可能的觸電意外負責?

在某種程度上,RTR與最低可替換單元(LRU)的決定相抵觸。以汽車的情況來看,其LRU可能是電路板或模組,而光是修復該電路板或模組就必須要將其送回供應商的維修站。

雖然我原則上支持RTR,但也注意到很多現實問題。誰來決定供應商應該支持到什麼程度才算合理?哪些資源必須符合RTR,以及達到什麼程度?它應該由官方或工程師來管理嗎?採用膠合而非擰緊的翻蓋外殼會被禁止嗎?產品是否需要通過RTR「認證測試」,就像許多監管法規和標準所要求的基本安全、EMI/RFI 和其他性能認證?

正如大家耳熟能詳的那句話,「魔鬼藏在細節中」(devil is in the details),通往苦難之路可能都由諸多善意鋪成——意即空有好的意圖卻不付諸行動,則不僅無用,還會給自己帶來問題。

無論如何推動RTR,我真正希望看到的是更簡單地取得可替換元件以及實際進行更換的便利性。例如,我有一台使用約3年的手持式吸塵器——Black & Decker Dustbuster HHVI320JR,它主要由12V鋰電池供電,但由於該電池的充電功能故障而無法再充電了。為其更換電池應該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事實並非如此,即使該電源組使用的是常見的18650電池。

…繼續閱讀請連結EDN Taiwan網站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