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供電源萬萬不能!

作者 : Rebecca Day,EE Times專欄作者

有時候我們的科技產品能夠順利運作,有時候它就是沒辦法正常運作。簡單地說,我又重新發現我能夠在沒有網際網路的環境下生活,但是我總是在尋找可用的電源。

我已經十七個月沒有搭飛機飛行了。當我先前走進紐約州的LaGuardia機場(LGA)的時候,這是我自新冠疫情爆發後的第一次的飛行,這感覺一切好像進入另一個次元般。在我沒有飛行的這些日子裡,LGA進行了大幅度的改裝轉換,它進行了包括技術升級在內的結構性的轉變和迫切需要的整容。這是開始重新迎接入境人們的好方法。

 

重新裝修過的LaGuardia機場。

 

上一次,在LaGuardia的時候,找一個可以替手機進行充電的地方,就好像大風吹的遊戲,許多失敗者不能在靠近椅子的附近,找到一個電源插座。在嶄新的聯合航空的航站大廈中,已經有所改變。我看到了許多可進行充電的高腳桌,配備了可供電源線和USB線所使用的插座,候機區則有許多排配備了杯架和電源插座的椅子。

我曾經是很挑剔的,記得我在新冠疫情前旅行的日子,安全專家還警告人們不要使用公共區域的USB充電站,因為可能有潛在的惡意軟體。洛杉磯的地區檢察官辦公室曾在2019年警告「榨汁」(juice jacking)的犯罪行為;犯罪分子把惡意軟體上傳到充電站或他們插在充電站上的電源線,它們可能讓未察覺的使用者手機或其他電子裝置受到感染。「這些惡意軟體可能鎖住裝置或者將資料和密碼直接輸出到騙徒手中」。

在需要維持社交距離的年代,社區型的充電桌已經盡可能地佈滿各地,所以當我要找一個比較不擁擠的地方來替手機充電,以備整天的旅行所需的時候,我在一個空曠的登機門找到一個座位區,在那裏我自己可以有一整排的座位。接著,我把電源線插在一個交流電(AC)電源插座,而不是USB插座,並開始檢查我的電子郵件和訊息。我注意到大概十分鐘之後,我手機螢幕頂端上的電池顯示,並沒有變成常見的綠色。然後我理解到為什麼我能有一整排的座位:因為雖然有很多座位,但是很多是沒有供電的。

當我聽到登機門的人員在背誦著被禁止使用的電子裝置——所以智慧型行李箱(smart luggage)到底是什麼?——我回想一下其他不受歡迎的技術。幾年前,三星(Samsung)的Note 7和爆炸的電池是不受歡迎的,現在Note 7已經不在市面上,對鋰電池的關注也更為普遍,而搭載不能將電池移除的智慧型旅行箱列在2021年禁止上飛機的物品名單中。

 

智慧行李箱到底是什麼?

 

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The 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提出了一個模糊而不明確的規則:「在航空公司的批准之下,超過100瓦時(watt hour)以上的鋰電池可以被允許放在手提行李當中。一顆額外的電池,如果沒有超過300瓦小時,或兩個額外的電池,每個不超過160瓦小時的情況下,也允許放在隨身行李當中。」我不知道我所擁有的各種電池是多少瓦小時。很幸運地,我並沒有帶額外的電池。

當我在波音737上10A的位置坐下之後,我很驚訝地發現自從2020年3月10日,也就是我最後一次飛上友善的天空之後,我已經不能沒有網際網路了。我提醒自己,我是在沒有網際網路的年代長大的而且日子一樣過得很好。當飛機在停機坪上,Verizon顯示一個單槓的網路訊號,但我卻不能連上Google找東西,我有種奇妙的感覺。我沒有Wi-Fi且沒有5G,甚至連4G也沒有。也許在其他的時間點,這代表著一種解放。

但是,我能夠收到來自聯合航空的一個訊息,它告訴我從LGA離開的航班因為「裝載餐飲服務的補給品」而有所延誤。聯合航空的通知已經變得很細緻,這是個好現象,另外一方面,這可以讓人處於被告知的路徑當中。但是,由於只有頭等艙才有餐飲服務,這是一個我可以忽略的通知。

在飛機升空之後,我決定瞭解機內Wi-Fi的費率,作為參考。聯合航空希望我透過Wi-Fi看到下列的訊息是免費的——航班、目的地資訊,信用卡優惠等等。但是當我想要檢查email、閱讀華盛頓郵報或玩紐約時報上的拼字遊戲,那個價錢是搶人的天價。我可以為整個航程或3,800英哩付18.99美元,或是使用一個小時付14.99美元或使用30分鐘付12.99美元。透過我的手機、Kindle,還有在我面前的椅背上的Direct TV,我有許多娛樂活動。我沒有為Wi-Fi付錢,而且我活下來了。

當我抵達休士頓,準備轉機前往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聯合航空又再次傳訊息給我,這一次是相當便利的報告,它提到我的班機將降落在E航站,然後必須快點到C航站,全是因為我沒有得到的餐飲服務所導致的班機延誤。訊息中提到航站間的平均移動時間是23分鐘。我是一個走路很快的人,我把這個視為一個挑戰,我設定好我手錶上的計時器,然後就開始出發。我在13:59滑行到達登機門,感謝IAH Skyway的絕佳計時功能。在那個時候,登機門已經變更了,而我的電子登機證也自動更新到新的登機門。

當我抵達聖安東尼奧飯店的時候,我先設定好工作區域。靠近桌子唯一的電源插頭不能用,這是今天另一個電源故障。我把電腦的電源線插在桌子檯燈上的一個插座,然後把USB集線器充電器移到床頭櫃上,這麼一來我的電話、Kindle、耳機和手錶就能夠在晚上的時候進行充電。

至少我是那樣計畫的。隔天,我的Apple Watch在下午之後就變黑,這一定是從擁擠的床頭櫃上的磁性充電器滑下來的結果。我腦袋裡頭一個古老的聲音告訴我,一個類比的手錶在這個時候還能夠滴答作響地運作著。當我的手錶接到一個有關於這個區域新冠疫情的嚴重程度的通知時,腦海中這個聲音稍後就變得安靜了,老式的Timex手錶可做不到這件事情。

我不記得上次用飯店的鬧鐘是什麼時候了。我的手機有效率地用我選擇的曲調,作為提醒(wake up call)音效。但是我被房間裡的鬧鐘所吸引了,因為它是一個帶有USB插槽和具備藍牙功能的音頻中心(audio hub)。它看起來相當吸引人,因為這樣我就能夠在不用我耳機的情況下,透過它來聆聽我手機裡面的音樂。但是,它的這兩個USB插槽沒有任何一個能正常運作(希望它不會讓我的手機感染到惡意軟體),而且它也不能透過藍牙與我的手機進行連結。所以,我又回到老派的作法:我在它的調頻(FM)收音機上發現一個爵士樂的電台,聆聽了享受一下,然後也聽了後一些具有地方色彩的音樂。誰說收音機已死?

所以,我發現現在的旅行世界和我離開那時的情況很類似。有時候我們的科技產品能夠順利運作,有時候它就是沒辦法正常運作。簡單地說,我又重新發現我能夠在沒有網際網路的環境下生活,但是我總是在尋找可用的電源。

(參考原文:Power, Power Everywhere…,by Rebecca Day)

本文同步刊登於《電子工程專輯》雜誌2021年11月號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