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產業高層認為晶片缺貨情況將持續

作者 : Pablo Valerio,EE Times特約記者

針對全球晶片缺貨狀況,Arm執行長Simon Segars儘管對半導體產業健康狀況表示樂觀,仍認為要解決當前危機仍需要一段時間...

Arm執行長Simon Segars於11月上旬在葡萄牙里斯本(Lisbon)舉行的Web Summit大會主舞台上談論了全球晶片缺貨的問題;儘管對半導體產業健康狀況表示樂觀,他認為要解決當前危機仍需要一段時間。

Segars當時提到,距離聖誕節還有53天。「53天怎麼了?」他對台下聽眾表示,「如果在這個時候你還沒完成聖誕節禮物採購,而你打算採購的都是電子裝置,我恐怕得告訴你要有失望的心理準備,因為你可能買不到任何你想買的東西。原因是這次全球半導體缺貨,而你可能在最近已經從新聞媒體上聽到很多相關訊息。」

 

Arm執行長Simon Segars

 

「我已經在這個產業好一段時間,從來沒見過目前這種極端的狀態。我們以前經歷過一些供應過剩,也遇過供不應求,但從來不是像現在這樣。今天,我想要談談我們怎麼會遭遇這樣的情況,以及哪些因素造成此狀況發生,還有如何有效花投資數十億美元的經費來擺脫窘境。」

Segars表示,造成當前危機的罪魁禍首是供應端與需求端的不平衡;他指出,將晶片製造產能轉到電腦、遊戲機以及其他家用裝置,為其他業者造成了瓶頸。

「在疫情蔓延之初,有很多公司的反應非常快速,停止生產它們認為人們不需要的東西;」他解釋:「汽車實際上就是其中一,所有晶片供應商聚焦於人們真正需要的東西,包括那些能讓我們在家工作、在家學習,並持續與親友聯繫的通訊裝置。那些或許也是你當時需要的,而且類似的裝置仍有龐大需求,沒人能預測像是汽車這種東西的需求會重新啟動。」

Segars認為,要擺脫眼前的窘境並且將未來遭遇類似情況的機率降至最低,很重要的一件工作是加強產業生態系所有業者之間的合作。

「我們需要整個供應鏈上的所有業者更充分合作,如此一來,能確保我們了解瓶頸所在,並在穩定且運作正常的狀態下為供應鏈建立彈性。但是當你遇到突發狀況的時候,就像很明顯是一個『黑天鵝』事件的疫情,那與其他狀況不同,一切都凍結,而且是很難恢復的。」

Segars對於當前和與未來的投資可望舒緩供應鏈嚴峻情況表示樂觀,但是他也謹慎地不抱持過高的期望;「在接下來幾年,每週會有200萬美元的資金投入提升產能與建立新製造據點,這會在未來五年內帶來50%的額外產能。」

問題是,要在什麼地方增加產能?因為目前大多數晶片生產仰賴亞洲,許多人認為這是在其他地方開始增加更多產能的好時機。但是晶片的供應鏈──產出的構成單元──是相當集中的,設立新的晶圓製造據點是困難度更高的任務。

「有一個生態系是圍繞著那些材料和眾多化學品,在半導體生產過程中幾乎會用到整個化學元素週期表上的元素。你需要為那些工廠導入工業等級、純化程度非常高的化學品,還需要進行測試、封裝、運輸,所以供應鏈問題不只有一座晶圓廠,還需要更多東西。」

為車輛等應用打造邊緣AI與機器學習晶片的無晶圓廠半導體業者耐能(Kneron)創辦人暨執行長劉峻誠也同意以上說法。

筆者在Web Summit期間與劉峻誠談到晶片缺貨問題,他認為罪魁禍首是來自北美市場的需求增長,而且當人們再次開始採購車輛,有些車商因為無法交貨而感到沮喪,然後開始重複下單以取得優先權;這通常會需要付更多錢。

這也對生產規劃帶來一個嚴重問題,因為晶圓廠必須要花很長時間進行生產線調整。他說還有其他影響因素,例如原物料取得困難,以及疫情造成的貨運能量降低等等。

Arm的Segars預估,明年的聖誕節或許對送禮者來說會好得多,但是消費者可能仍得考慮早一點開始購物,而且物價可能會有好一段時間不會下降。他表示,最重要的是保持耐心、合作和投資。

「明年聖誕節的時候我們會怎麼樣?我期望那些供應鏈的困境能有些許改善,但是它們不會完全解決,因為這不是一個有短期解決方案的短期問題。未來幾年需要投入數十億美元的資金,而我們今日所做的這些決策,會影響未來幾十年這些活計、關鍵材料和半導體的供應。」

「我們能做對嗎?花的錢夠嗎?我們已經付出那麼多,但意外地破壞了這個產業?這一切還有待觀察,這是產業界正加緊面對的挑戰;」他總結指出:「透過供應商、客戶以及政府部門之間的合作,我們一定要往正確的方向走!」

本文同步刊登於《電子工程專輯》雜誌2021年12月號

責編: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The Chip Shortage Will Likely Linger,By Pablo Valerio)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