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年虧百億到重生 旺宏董座吳敏求靠「跳躍式創新」

作者 : 蔡銘仁,EE Times Taiwan

記憶體大廠旺宏成立之初可說是極其風光;然而邁入第二個10年,竟陷入迷航、意外跌落低谷,2002年甚至一年虧掉百億元,遭逢生存危機。眼見旺宏遇難,大病初癒的吳敏求決定重出江湖。其後,他不僅成功讓旺宏轉虧為盈,更搖身為ROM跟Nor Flash市場龍頭...

記憶體大廠旺宏於1989年成軍,成立之初可說是極其風光;然而邁入第二個10年,旺宏創辦人吳敏求因心臟問題暫別戰場後,公司竟陷入迷航、意外跌落低谷,2002年甚至一年虧掉百億元,遭逢生存危機。眼見旺宏遇難,大病初癒的吳敏求決定重出江湖,不但奇蹟似的讓公司起死回生,且至今在快閃記憶體(Flash Memory)市場占有一席之地,NOR Flash市占率更是全球第一。他之所以能扭轉乾坤的其中一個關鍵策略,就是「跳躍式創新」。

免費申請領導者傳記:《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新書上市!

旺宏董事長吳敏求傳記《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新書上市。 (來源:業者提供)

 

「公司如果穩定成長,或許可以循序設立目標,但旺宏當時是落後者,產品已經失去競爭力,很多技術都必須跳躍式研發。」吳敏求在其新書《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中提及當下的情況,已經差到園區很多人認為旺宏要不見了,但落後者要比領先者更大膽創新,得跨越現有技術與現有競爭者,直接思考五年以後的市場競爭力,才能生存下來。

現任旺宏產品設計及工程開發副總的洪俊雄,當初就參與吳敏求的跳躍式創新大計。他回憶道,當時吳敏求要求不只要降低成本,還要提高市場價值,無論是市場或成本端都不能只是慢慢改善,必須要有跳躍式的改善,因為吳敏求認為按部就班沒有用,只會越差越遠,最後死路一條,要有競爭力就要製程「跳級」,才有可能超越。

吳敏求所謂的製程跳級,就是跳過50幾奈米,直接從75奈米跳到36奈米,再從36奈米跳到19奈米、再到3D。這樣的目標,起初讓所有人都很害怕,但吳敏求深具信心,「落後者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競爭者已經幫你證明很多事。做到對方還沒做到的事情,才叫研發。」那段時間,早上5點到公司上班、直到深夜才離開的生活型態,儼然成為他生活的日常。

除了跳躍式創新,吳敏求也定出三個「Focus」計畫。第一個Focus,是明定每個人最多只能參與兩個專案,重新檢視80幾個專案,要求內部重新思考專案的目的、競爭力等面向,將資源妥善安排;第二個Focus,是專注在記憶體,守住旺宏最珍貴也最大的資產;第三個Focus就是從2003年到2005年,每年只聚焦一個特定目標,陸續集中火力在研發、銷售等面向,並全力做到最好。

吳敏求大刀闊斧的改革,重新聚焦研發方向後,旺宏營運漸有起色,2003年起虧損逐漸收斂,至2006年轉虧為盈;營收規模也自原先大多在200億元上下徘徊,到2006年起年年都能超過200億規模,並重返獲利軌道。去年(2021年),旺宏把握住半導體缺貨契機,更一舉衝破500億關卡,寫下年營收506億元、稅後純益120億元的歷年最佳成績。憶起那段絕地救援經歷,對比現在,吳敏求至今仍感觸良多。

「當時科學園區很多人認為旺宏要不見了,但旺宏是我創立,不能眼睜睜看它消失!」吳敏求表示,美國很多有名的Turn Around專家,公司出問題雇用他們去救,做法卻都是把所有研發、不賺錢的產品砍掉,幾年後公司就關門了,因為沒有新產品,這次救火也讓他學到很大的教訓,就是要如何用跳躍思維把好的東西做出來,「要想辦法了解真正原因並去解決問題」。

吳敏求表示,第一個跟第二個十年各有各的困難,第一年是創業,一直往上爬大家覺得很好,第二年虧損,每年虧錢大家都嚇壞了,兩個過程讓他更清楚如何管理跟凝聚信心,「聰明人要笨的人來帶,當我證明我可以做到,聰明人就相信工作是有價值的,唯有犧牲自己才能讓他們看到『我是跟你們一起的』,每個人負擔的責任不同但人人平等,我也想灌輸這樣的觀念給同仁們」。

旺宏第二個十年走得相對顛簸,第三個十年不僅轉虧為盈,如今更在ROM跟NOR Flash市場雙雙坐穩龍頭寶座。來到第四個十年,吳敏求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要做甚麼,也希望向內部傳遞理念是,「因為他們(指員工)的努力,讓公司變得更好」。談及接下來的布局,他幽默的說,很多事情還是得藏一下,但自己做事情一定要做第一,「人家講說要有幾把刀,我一定要多準備幾把刀」。

免費申請領導者傳記:《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新書上市!

《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

《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新書上市!

電子工程專輯申請中心提供限時免費申請,點此前往>>>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